<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五十二章 责难
    “文远!”堂外传来一个声音,却是保护太师府的吕布。天籁小说bsp;   紧跟着一个声音大笑:“哈哈,奉先兄,一年不见,小弟真是十分想念,不过看奉先兄如今可真是春风得意哪,这俏脸上春意如潮,犹如十八岁少年哪。”

    “文远……休要乱说。”堂外传来吕布急切的话语,连声音都变了。

    堂屋里众人听到这番话,脸上也不由露出古怪之色,李儒更是失笑,如今敢在太师府中这番说话的,恐怕也只有张辽了吧。

    “张文远,还不进来!”上董卓一声沉喝。

    很快,一个身影大步进来,躬身一礼,大声道:“属下张辽见过太师!”

    董卓面无表情的道:“文远,快有一年没见了吧。”

    张辽大声道:“是十个月零三天四个时辰,属下真是十分想念太师!”

    一旁李儒等人不由无语,尤其是李儒和田仪,本来是庄肃沉重的面,为何他们看到张辽这副姿态这番话语就想笑。

    董卓本来毫无表情的老脸也不由微微缓和:“老夫还以为汝不想来见老夫……”

    “怎么会!”张辽大声道:“太师对属下恩重如山,属下在河东,更是无日不关心太师贵体,本来还担忧太师日理万机,形销骨立,如今一见,却不用担心了!”

    众人脸颊无不抽搐,张辽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影射太师又胖了吗?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

    董卓面色也有些不悦,哼道:“汝何出此言?”

    张辽道:“太师日理万机而身体不减,令属下望尘莫及,属下一看到太师红光满面,顿时如拨开云雾见青天,得知垂拱而治之至理,虽是秋寒,却如沐春风,胜过苦练武功十年,可战关东群贼百万!太师实在是英明神武,无所不能,人见人拜,花见花开!”

    噗嗤!

    李儒忍不住笑出声来,忙低下了头,其他人脸颊开始剧烈抽搐起来,那些书佐想笑又不敢想,看着张辽,眼中无不露出佩服之色,这番阿谀奉承的话,他们真是说不出来,而眼前这张辽却说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董卓脸色也古怪了起来,肥胖的横肉抖动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但脸上那副阴沉之色却全然褪去了。

    张辽这家伙每次总能给他不一样的感受,令他心情不由舒畅。

    一旁杨定哼道:“真是妄言之徒,而今秋寒,何来花见花开。”

    张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秋来菊花凌寒盛开,正是太师的风骨!”

    杨定脸颊也抽搐起来,转头无语。

    董卓不由哈哈大笑,他明知张辽在拍马屁,但心中却是大为畅快。

    刘艾却突然开口道:“张文远,太师在一个月前传令河东,召汝来见,为何至此才来?”

    董卓也看向张辽,看他怎么说。

    张辽忙道:“属下正要为此请罪,只因河东有鬼面贼占据山林,为害地方,又与黑山贼勾结,属下恐其坐大,祸乱河东,为了剿灭贼寇,带兵深入山中,旬月不返,故而未曾接到命令。”

    董卓面色缓和,点了点头:“黑山贼确实不可小觑。”

    刘艾又道:“可是有人说曾在颍川……”

    张辽打断他,道:“属下还没说完,属下在山中剿匪,捉到关东奸细,得知袁术与孙坚攻打阳翟,属下妻眷正在阳翟,故而属下带精骑冲入颍川,破了袁术和孙坚,就回妻眷,这才赶回河东,收到命令,便急忙日夜兼程赶来长安见太师,一刻也不敢怠慢。”

    刘艾质问道:“张文远,汝为河东太守,却不该公私不分,擅离河东!”

    张辽沉着脸哼道:“某离开河东之时,只带了不过两千精锐骑兵,重兵留守河东,何谓公私不分?若汝妻子落入危险,恐怕汝更会着急!”

    刘艾铁青着脸道:“吾岂会似汝这般公私不分!绝不会为了家眷而罔顾公务!”

    “虚伪之徒!”张辽眼睛一瞪:“汝把汝妻子交给我,我将她丢进白波贼窝,看汝急不急!不对,汝能干出这事,我还干不出来,汝真是狼心狗肺!”

    “你!”刘艾气得脸色紫:“无耻之徒!自私之辈!”

    “滚!”张辽眼睛瞪得更大:“再出虚伪之言,乃公撕了你的嘴巴!”

    刘艾险些气得晕厥。

    众人看到张辽这副蛮横样,不由无语,不少书佐又感大块,实在是刘艾此人媚上而傲下,众佐吏都吃不过不少责骂。

    “文远不可无礼。”董卓看到张辽实在不像话,斥了一句。

    张辽抱拳恳声道:“太师,属下素来认为,人心一同,忠义相通,不能爱惜家眷,又岂能忠于太师,故而属下安置好河东之事,擅自前去颍川救人,又打了袁术与孙坚,还请太师恕罪。”

    董卓看到张辽说的如此坦然直白,却是其他人不敢说的,而且也确实是实情,不由赞许道:“文远忠恳之言,倒是不差。”

    张辽心下也松了口气,他就估摸着自己到颍川救人之事恐怕会传到长安,毕竟闹得不小,击败了袁术与孙坚,可不是小事。

    是以他上来就直接坦白,这也是他摸索出来应对董卓的手段,董卓此人出身羌胡,原则不强,喜怒由心,实话实说反而更能得到他的认同。他认为你说的有理,你便是丢了河东,他也不会过于问罪。当然,这也是自己一上来就厚着脸皮大拍马屁,缓解了董卓的情绪和堂中的气氛,收到了事半功倍之效。

    这时,杨定突然又道:“张文远,司隶有密信来报,汝勾结河内张杨,意图谋反,可有此事?”

    董卓也炯炯看向张辽,这也是他召张辽回来的一个原因。

    张辽先是露出愕然的神情,而后连连摇头,大声道:“真是无稽之谈!刘嚣那老家伙脑子进水了不成?”

    正在这时,外面来报:“司隶校尉刘嚣奉命来见。”

    董卓唤了声,刘嚣铁青着脸进来,狠狠的看着张辽,显然正好听到了他那句话。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张辽神情更横:“说什么与张杨勾结,难道因为同是并州人,就相互勾结?你还与刘岱勾结呢!不说我与关东群贼不共戴天,单只说那关东一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我勾结他们作甚麽?自甘下贱麽?便是勾结,也是拉着他们来投靠太师才对。”

    董卓听了,不由大笑:“此言不差。”

    李儒和田仪也道:“正是如此,勾结之事,恐是无稽之谈。”

    杨定和刘嚣脸色难看,而刘艾却突然又道:“王司徒曾令河东将万卷书籍交由皇宫,汝为何不奉命?”

    张辽断然道:“不可能!那是我捡来的,岂能说交就交!除非太师下令,否则我又要落个勾结王司徒之名。”

    董卓脸上露出笑意,却没有开口,刘艾嘴巴动了动,说不出话来。他这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张辽根本不和他讲理,他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杨定眼睛一转,又道:“张辽,太师废五铢钱,铸造小钱,关中皆用,为何独汝河东不用?此岂非违逆太师之意乎?”

    张辽哼道:“当初我曾上书劝谏太师铸小钱,以免造成金钱贬值,听闻太师本已听从,却是你这小人从中作祟,鼓动太师铸钱,乃至而今一石粮数十万钱,钱不值钱,犹如粪土,实你这小人之过!还敢在此妄言!”

    “你!”杨定气得指着张辽,他什么时候鼓动董卓铸小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