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长安秋
    八月中,已是秋分,天气微凉,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落下,原本凄切鸣叫的寒蝉也住了口,在这秋风秋雨的寒意中静伏无声。

    长安城,北阙甲第,蔡府后花园中,一袭月白衣裳的蔡琰怔怔的看着秋雨中那一簇簇金黄绽放的秋菊,人比黄花瘦,如今的她又消减了许多。

    每当下雨之时,她就会来到这里发怔,寒雨中,她仿佛又看到了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熟悉的笑容,那个清朗的声音。

    但一切终究还是化为虚有,仍是那一簇簇秋菊在雨中摇曳。

    “文……”蔡琰唇间轻轻呢喃着,幽幽叹了口气:“如果不是西迁路上那一次相逢,或许侬不会那么痛苦,可是,如果没有那次相逢,侬或许永远不会遇到他,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吧……”

    时下风俗,女子及笄而嫁,而她已经十七岁了,算是老姑娘了。父亲多番催促,可是她心中只是不愿,她心中总有那么一份念想,纵然知道这是杳不可及的。

    遇到了那个男子,再让她嫁给其他男子,她却是怎么都不愿意,宁可一直等下去,遥遥无期的等下去。

    蔡琰明眸中透着愁思……此生不知还能不能再相见?

    身后脚步声传来,一个声音叹道:“痴儿……”

    正是蔡琰的父亲蔡邕,他脸上满是心疼和慈爱,对这个自幼便跟着他辗转奔波了十几年的女儿,蔡邕最是疼爱,超过了小女儿蔡璎和藏在老家的幼子。

    “可恨的张辽!吾此番定不与他善罢甘休!”

    蔡邕一想起罪魁祸首张辽,一个慈善儒雅的老头却恨得咬牙切齿。

    蔡琰咬唇摇头道:“这是女儿的错,又怎能怪他?”

    蔡邕咬牙切齿了片刻,终究是不忍让女儿这么消瘦下去,哼道:“张辽应该是要来长安了!”

    “什么?”蔡琰娇躯一颤,蓦然抬头看着父亲,眼里露出惊喜和不敢置信的神色。

    蔡邕看到女儿这般神情,长叹了口气,哼道:“据为父所知,此番他这个河东太守是被人弹劾,董太师是召他来问罪的,他怕是讨不得好!”

    蔡琰轻摇螓首,俏脸上绽放出一抹许久未曾有过的嫣然:“他要么不来,但要来了,就定然有应对办法。”

    蔡邕看到女儿露出笑容,心中不由欢喜,一张老脸却黑了下来,颇有几分吃味的感觉,这张辽就有这般大的魅力?他这次倒要看看。

    一个已经娶妻的家伙竟然赶来招惹自己的女儿!他蔡邕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却也绝不善罢甘休!

    ……

    长安城,司隶校尉府中,司隶校尉刘嚣看着进来的亲信,沉声问道:“情况如何?可曾刺杀了那张辽?”

    下首那人忙道:“禀校尉……一百个高手都没了?”

    “什么!都没了?!”刘嚣神情一僵,脸色登时铁青,喝道:“据本校尉所知,张辽此番来关中不过二十骑,一百个高手,还是伏击,竟然全军覆没?!”

    那人低头不语。

    “真是奇耻大辱!”刘嚣忍不住大骂,脸上满是狰狞:“滚!”

    那从事慌忙退出。

    只留下刘嚣一人神色连连变化,低沉的声音在室内回荡:“本是要寻个理由将那竖子召回,途中暗杀了他,一劳永逸……如今暗杀失败,却要用第二个计策了,只要他留在长安,机会便有的是……哼!竖子,昔日汝为军将,司隶校尉监察不到,而今汝为官吏,却怎能逃得吾手!”

    ……

    几乎同时,长安城另一处住宅中,董璜面无表情的看着董六:“全死了?”

    “是……”董六也是紧紧低头。

    董璜握紧了拳头,拳背青筋毕露,嘴里吐出两个字:“张辽!”

    董六低头不语,那个谣言散发开来后,公子被太师几乎削去了所有权柄,若非董老夫人回护长孙,恐怕后果会更严重。自那以后,公子便低调了很多,除了这几个月又去蔡府外,其他地方几乎很少去了。

    但他却知道,公子暗中养着不少门客,此次刺杀张辽,便派去了数十人,没想到皆是无功而返。

    屋中静默如死,好一会,董璜的声音才传来:“用第二个计策吧,把张辽留在长安。”

    ……

    位于未央宫一侧的太师府中,后院一间侧屋里传来阵阵喘息声,还有女子如泣如诉的宛转娇啼声。

    良久,屋里静了下来,仿佛云消雨散,一个女子妩媚的声音传来:“好孩儿,可比太师厉害多了呢。”

    啪!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出,伴随着一个低沉的笑声:“美人儿,早些回去吧,免得被义父发现了,你我二人都性命难保。”

    那女子轻哼道:“你这义子做的好事,奴这身子软得走不动了,郎君抱奴回去吧。”

    那个男子声音有几分急切:“外面人多眼杂,务要小心。”

    “嗯哼。”那女子道:“也罢,郎君先离开吧,奴却要再躺一会儿,奴一个人,便是被发现了,却也不怕什么。”

    很快,屋门打开一条缝,一杆方天画戟露了出来,随即是身形高大的吕布疾步而出,迅速走向一旁廊道。

    ……

    太师府前院正堂中,董卓眯着眼睛靠在躺椅上,几个丫鬟在一旁小心的给他捶腿敲背,又有剥着水果,喂着蜜饯的。

    今年二月,董卓回到长安后,由相国进位太师,位在诸侯王之上,无论名份还是实权,都可谓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了。

    下面田仪、李儒、刘艾和杨定都在,却是在翻看着一些文书,还有一些佐吏。

    须臾,半躺在那里的董卓睁开眼睛,哼道:“命令传到河东已经快一个月了吧,张文远还没来吗?一个月,他便是爬也爬过来了吧。”

    下面一众人面面相觑,李儒和田仪眼里透过忧色,纵然如今的董卓越来越喜怒无常,但他们还听出来了,董卓对张辽很是不满,而且有了怀疑。

    恰在这时,下面杨定开口道:“早就听闻张文远在河东肆意妄为,又与河内张杨勾结,此番多半是他不敢来了吧。”

    董卓的脸色更加阴沉。

    李儒忙道:“张文远曾拼死相救太师,志虑忠纯,与关东群贼更是仇深似海,此番迟迟不到,必有因由,且等他到了再说不迟。”

    董卓脸上的阴沉却是丝毫不减。本来张辽曾拼死救过他,而且因为张辽酷似自己的儿子,故而他对张辽的忠心并不怀疑,但此番命令传到河东,已经一个月了,张辽还不来,他不由不心生怀疑。

    “太师……”

    杨定还要再说,突然外面一人来报:“河东太守张辽求见太师。”

    李儒和田仪脸色不由一喜,杨定和一旁刘艾却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