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常山
    邺城,赵忠故宅,奋武将军韩馥正对着两个儿子唉声叹气,他这几日察觉袁绍对他怨言不少,心中颇是恐惧。没想到他将冀州牧让给袁绍,袁绍非但不念及恩情,反而怨他借粮。

    他此时很后悔听信了郭图的话,将冀州牧转让了袁绍,令自己落入这般危险的境地。若是袁基还担任冀州牧,却绝不会害他。

    这时,突然从府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很快府门被撞开,一群士兵冲了进来,领兵的正是督管从事朱汉,曾与韩馥有旧怨,朱汉身边还有一人,却是许攸。

    韩馥看到朱汉带兵前来,还以为袁绍要杀他,不由大骇,急忙就要往屋里躲避,却被朱汉冲上来一把拎住了他,满脸冷笑。

    韩馥慌忙看向一旁许攸,道:“子远,莫非袁本初要害吾乎?”

    许攸抚须摇头道:“主公乃宽厚之人,岂会无缘无故害汝?吾此来,却是传主公命令,此前汝擅自做主,将粮草借予他人,如今追不回来,于冀州不利。凡有借,则必有还,还请韩将军前往上党,讨还我冀州之粮!”

    韩馥神情愕然,许攸眼神闪烁了下,又道:“如今黑山贼肆虐,主公特意派都官从事朱汉领兵一路相护。”

    “啊?”韩馥一怔,脸色霎时间惨白,他可不傻,让与他有旧怨的朱汉护送他,那路上……他不敢想下去,下意识摇头道:“还请换人护送……”

    不想他话音未落,朱汉便一把将他掼倒在地,捉起旁边一根木棍,便将韩馥身旁的长子双腿打断,韩馥长子倒地,失声惨呼。

    韩馥慌忙爬起来后退,朱汉狞声道:“使君有命,汝竟敢违抗,若再迟疑……”

    许攸对朱汉的行径视而不见,呵呵笑道:“韩将军,还是早日上路吧。”

    韩馥浑身颤抖,不敢说话,只能点头。

    ……

    太行山北起幽州,南至河内郡的王屋山,绵延八百余里,百岭互连,千峰耸立,万壑沟深,如同一道天险直接隔开了并州和冀州,又被并州高原流下的拒马河、滹沱河、漳河、沁河等河流东西横向切割,形成了八条峡谷通道,称为“太行八陉”。

    第一陉为轵关陉,位于太行山最南面,从河东郡的绛邑县经东垣县至河内郡的轵县,最窄处仅容一车通过,目前已被张辽掌控。

    第二陉是太行陉,陉阔三步,长四五十里,自上党郡的高都县南下,至河内郡野王县,直抵达中原,出口设有雄关,名天井关,被称之天设之险。此关在张辽占据上党之后,迅速掌控。

    第三陉是白陉,起自上党郡泫氏县,至河内郡山阳县,长达三百余里,其间铺设栈道,极为艰险。张辽占据上党之后,自然也控制了这条陉道。

    第四陉便是张辽所走的滏口陉,自上党治所长子县至冀州魏郡西北的涉国县,而涉国县又离冀州赵国与巨鹿郡不远,是以这条陉道极为重要,张辽自然也不会放过。

    算起来,太行八陉之中,张辽如今已经掌控了四条。

    张辽目前掌控的地盘是河东郡和上党郡,如果算上谋划中的西河郡和太原郡,整个地盘是一个从北到南的狭长地形,两侧分别是太行山和吕梁山高地,东侧太行山上是上党郡高原盆地,西侧吕梁山上是西河郡高原盆地,中间夹着几个珠状盆地,河东郡、太原郡等,南面还有中条山屏障,北面有雁门关险隘。

    而整个地盘与冀州和中原的要道主要有五条,也就是太行八陉中的五陉,轵关陉,太行陉,白陉,滏口陉,井径。余下的三条陉道,飞狐陉、蒲阴陉、军都陉则是并州更北部与幽州的通道,张辽目前还顾及不上。

    他的下一步目标就是五陉中余下的井陉,掌控了五条陉道,他对冀州可就完全占据军事主动,随时可以从任何一个陉道出兵。

    井陉西端在太原郡,东端则在常山国。

    两汉皆是郡县制与封建制并存,常山国是后汉刘氏封国之一,始于明帝之子刘昞,传了六世,至黄巾之乱时,常山王刘暠被黄巾围攻,弃国而逃。

    是以如今的常山国却是没有常山王,只有常山相孙瑾。

    初平二年六月,一支上万人兵马穿过冀州赵国,进入常山国境内,领兵的正是“冀州牧”袁基。

    常山相孙瑾先前曾受到韩馥将冀州牧让与袁基之事,更奉命调拨了百万石粮草,自然知道袁基,至于后来袁绍又做了冀州牧的消息还没传到这里,或者说一路都被截拦了。

    是以孙瑾看到冀州牧袁基前来,虽然有些诧异,却没什么过激的行为,接待了他,袁基以防御公孙瓒为名,在常山、中山和巨鹿交界之处的真定县东面暂时驻扎了下来。

    根本不需要孙瑾费心,很快有中山甄氏、苏双、张世平等边地大豪商为他打点粮草供应与扎营之事,再加上袁基的万数兵马军纪严明,操练有度,不扰乱百姓,与边郡的其他军队全然不同,倒让孙瑾颇是诧异,又不由松了口气。

    六月天已颇是炎热,此时的真定县城南的一处宅院中,不时发出铿锵铮鸣之声。

    一杆丈二银色长枪犹如蛟龙出海,翻起枪花朵朵,枪尖寒星点点,笼罩了数尺方圆,仿佛无处不刺。

    持枪的是一个青衣男子,身长八尺,猿臂蜂腰,一张方脸,天庭饱满,浓眉大眼,和善中带着几分威仪,颇有燕赵豪杰的风采。

    与长枪交击的是一柄七尺长刀,柄三尺,刃四尺,背有钩镰,正是张辽的钩镰刀,持刀的自然正是张辽。

    枪势凌厉,刀势开阔,一枪一刀犹如狂风暴雨,看得一旁的几人险些喘不过气来,院中已有数杆木桩被削断,刺裂,木屑飞扬。

    许久,一刀一枪铿然交击,方才停了下来。

    张辽收了钩镰长刀,哈哈大笑道:“子龙兄的武艺果真名不虚传,实属当世顶尖,这一战实在畅快,不过再战下去,小弟怕是要手脚发麻了,弃刀认输了。”

    那青衣男子也收了长枪,他双目神光清正湛然,露出敬佩之色,抱拳恳声道:“文远兄过誉了,文远兄的武艺亦是云生平仅见。”

    此人赫然正是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