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各有谋划
    听到荀彧询问,唐婉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一喜,却不敢怠慢,忙正色道:“雒阳以西百姓,无人不知夫君恩德。天籁小说.|2”

    荀彧又问道:“他又为何要激将诸侯与董卓战于雒阳?”

    唐婉道:“夫君曾言,董卓羌胡兵暴虐,而关东诸侯各自内斗,无心西进,如此董卓羌胡兵必然深入关东劫掠州郡,荼毒百姓,是以他引诸侯入雒,阻羌胡东进。”

    荀彧点了点头:“他为何要留在董卓手下助纣为虐?”

    唐婉蹙眉道:“夫君虽在董卓麾下,却从未助纣为虐,他认为,中原必将大乱数十年,而世风亦日渐消沉,董卓如今掌控羌胡,却不会长久,数十年之后,西北羌、氐、鲜卑、匈奴必然崛起,汉人有灭族之难,是以他要留在董卓麾下,一为收服羌胡,二为习练强兵,于并凉阻胡人南下入侵中原,荼毒百姓。是以,妾身言夫君忍辱负重,心怀百姓,绝非溢美之词。”

    一旁唐氏听了族妹这番话,嘴角笑容也转为肃然,心中对那个未曾见过的妹夫也不由敬佩起来。

    荀彧闻言,沉默片刻,道:“张文远有大志,只是他不该……”

    荀彧说罢,看了唐婉一眼,没有说下去。

    唐婉却明白了荀彧的意思,认真的道:“当初董卓看重夫君大才,为了拉拢于他,将妾身强许于夫君,以使他自绝于天下,夫君智慧过人,岂能不知?夫君曾为了俘虏与百姓数次抗命董卓,又岂惧董卓强迫?可是他依旧娶妾身为妻,却是为何?”

    荀彧和妻子唐氏都看向唐婉,连唐婉身旁的古采英也不由看向她。

    唐婉双目微微红肿,哽咽道:“是时,董卓为了逼迫妾身嫁于夫君,以唐氏三族逼迫,妾身畏惧族人无辜见害,为此才请求夫君,夫君怜惜妾身与唐氏满门,才没有反抗董卓,娶了妾身,得罪于天下,他却从无怨言,是以妾身言夫君心地善良,亦非溢美之词。”

    一旁唐氏听得不由眼睛微红,看向荀彧,道:“郎君,妾身尝闻三人成虎,今日方才真知,而今妹夫恶名响于关东,谁曾想他却是如此仁义之士,难怪妹妹倾心于他。”

    唐婉道:“夫君之恩,妾身难报万一。”

    荀彧沉默片刻,道:“如此,便北上河东去见一见张使君罢。”

    “多谢姊夫!”唐婉欢喜的朝荀彧一礼:“夫君若是得知姊夫去河东,必然欢喜之极,妾身也相信,姊夫必不会失望。”

    ……

    雒阳南部,一支兵马一直在与董卓麾下的李傕、郭汜等精兵大战,这支人马便是孙坚。

    孙坚已经数次击败李傕郭汜,手下兵马也日渐强大,但此时他的脸色却是铁青,他刚刚得知了一个消息,他的驻地阳城被九江太守周昂袭取,断了粮草,而且周昂更是被袁绍任命为豫州刺史,却是褫夺了他的官职。

    他看向身边儿子孙策和几个爱将,叹道:“关东诸侯同举义兵,本是为了讨伐董卓,如今董卓连败,可是关东诸侯内部却如此争斗起来,某又与谁戮力同心,回天转日?”

    孙策怒道:“袁绍可恨,周昂可耻,我等回军,扫灭了他便是!”

    “正该如此!”黄盖、程普等众将齐声附和。

    孙坚点了点头,当即下令:“回军阳城!”

    他手下万数兵马当即向东折回,不想在途中又遇到一支人马,却是公孙瓒的从弟公孙越,被袁术派来相助孙坚夺回阳城。

    孙坚认得公孙越,知道他是公孙瓒派来与袁术结盟的,听从袁术驱使。

    “孙刺史。”公孙越一口辽东话:“袁将军有命,除了夺回阳城,还要袭取阳翟,捉了故弘农王妃。”

    孙坚面色微变:“夺取阳翟却是无妨,但弘农王妃……这却是为何?”

    公孙越道:“坊间传言,弘农王妃似与张辽有牵连……”

    孙坚登时明白了,他深知袁术对张辽的切齿恨意,只要与张辽有那么一点可能的关系,袁术也会不顾大忌去捉弘农王妃。

    当日,孙坚与公孙越便从轩辕关回军攻打阳城,不想周昂守城也颇有手段,手下弓箭手极多,竟然放箭射死了公孙越!

    公孙越手下大乱,孙坚不得不暂时收兵。

    第二日,孙坚再次攻打阳城,他手下将士奋不顾死,一鼓作气大破阳城,周昂仓皇而逃。

    而孙坚夺取阳城后,并没有立时进攻阳翟,而是派人去见袁术,说了公孙越战死之事,没想到袁术来令,只有一句,攻打阳翟,捉弘农王妃唐氏!

    ……

    冀州北部,河间国。

    “啪!”军帐中,公孙瓒一拍案台,怒不可揭的吼道:“袁绍!真小人也!竟敢算计于某!横插一刀,乘虚而入,某定要亲自取了他的狗头!”

    底下众将领也是面带不忿,他们大军南下,震慑韩馥,不料袁绍却暗中借他们的势,取代了韩馥成为冀州牧,他们千里迢迢就是为人所嫁了,如何能不怒!

    许久,公孙瓒才冷静下来,看向下的长子公孙续,沉声道:“续儿,你再派人去催黑山张燕,让他们出兵,与某夹击袁绍!”

    “是!父亲。”公孙续领命而出。

    公孙瓒忍不住又恨恨的拍了下案台,看向下面众将,厉声道:“传令!全军南下,攻打邺城,破了这小人!”

    ……

    邺城,州牧府中,袁绍皱着眉头,看向底下几个谋士,道:“不想颜良受伤,麴义也折损了许多兵马,如今却又该派何人去追回粮草?”

    袁绍话音一落,下面田丰便开口道:“将军刚做了冀州牧,郡县不附,当务之急,是安抚郡县,掌控冀州,而非去追粮草,冀州富庶,只要使君能安定下来,粮草不过年许可得,何必劳神费思?”

    田丰此言一出,袁绍微微皱眉,没想到下面郭图也开口道:“将军,田元皓所言甚是,不可因小失大。如今北有公孙瓒,西有黑山贼,早晚必犯冀州,将军不可耽搁了大事。”

    郭图心中正自打鼓,昨日他才知道袁基竟然是张辽的人,而自己出计让袁绍夺取冀州,无疑是坏了张辽的计划,此时听闻袁绍还要追杀张辽,当即附和田丰劝阻。

    袁绍听到郭图和田丰都这么说,不由微微冷静下来,点了点头。

    事实上,他只是被兄长袁基的身份困惑,冷静下来,便知道了轻重,眼下对他而言,掌控冀州才是最重要的。

    这时,许攸突然开口道:“主公,我等虽不能追粮,却可将粮草之事告知黑山贼,黑山贼必然动心……”

    袁绍眼睛一亮:“此计可行。”

    田丰与郭图却是同时皱了皱眉。田丰是不满许攸建议联合黑山贼,郭图却是怕张辽除了差错,责怪自己。

    “然则公孙瓒已兵进河间国,却该如何应对?”袁绍一想到公孙瓒,又不禁皱眉。公孙瓒的强大,是其他诸侯都不能比的,甚至不会比董卓的实力差多少。

    田丰道:“公孙瓒骑兵强悍,将军当整军,联合郡县,移兵向北,借助清河、磐河阻拦公孙瓒骑兵,否则公孙瓒一旦过河,一马平川,实难阻挡。”

    袁绍点了点头,认同田丰的建议。

    逢纪突然道:“主公可将渤海郡让与公孙瓒。”

    “这却为何?”袁绍皱起眉头,道:“公孙瓒野心不小,便是将渤海郡让与他,他未必肯干休。”

    逢纪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笑意:“主公曾为渤海太守,莫要忘了在渤海郡最担忧什么?”

    袁绍听了逢纪所言,不假思索的道:“自然是青州数十万黄巾,毗邻渤海,不可不防。”

    逢纪抚须笑道:“正是如此,主公将渤海郡让与公孙瓒,再暗中引青州黄巾攻入渤海郡,与公孙瓒大战,则公孙瓒当无暇顾及主公矣,主公可趁机行事,坐稳冀州。”

    袁绍闻言,不由大喜:“好计!”

    许攸和郭图眼里露出嫉妒之色,田丰却皱起眉头,纵青州黄巾入渤海,恐怕渤海会是一场大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