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七章 颍川
    颍川郡,阳翟城,唐府宅院之中。

    一袭淡黄衣裳的唐婉又在看着手中的玳瑁钗,怔怔发呆。

    唐母进来,看到女儿这番失神的神情,眼里露出怜惜,开口道:“婉儿,阿母病已经好了,儿也不便在家中久留,便让你兄长送你去河东罢。”

    唐婉蹙眉道:“可是阿母刚刚病愈,儿又怎能离开?”

    “阿母没事了。”唐母笑道:“儿却不能再留在唐家了,再留下来要成怨妇了。”

    “阿母!”唐婉俏脸微红,微嗔了声。

    唐母摇头道:“儿毕竟已嫁作人妇,再留在母家便是失礼了,也亏得文远性情敞亮,爱惜于你,换作他人可没这么气度,你父当初将你送入宫中,阿母就对他很不满,心中只怕再也难见我儿,如今却好了,文远是个不错的男儿,阿母看人不会差了,儿可要珍惜呢。”

    唐婉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听到母亲夸赞夫君,她心中也甚是喜悦,而且心中也突然期待起来,想要立时赶去河东见张辽。

    唐母又道:“儿到了张家,要勤俭持家,不可奢侈华丽,此非长久之道,我儿品貌不差,亦不须如此。”

    唐婉点头,她自幼受母亲教诲,在这方面却是不差。

    唐母想了想又道:“汝父不过个郡守,也有二妾,文远非是寻常人,他日多半还有姬妾,我儿也不要怨忿,要宽容谦让,儿是嫡妻,他人不能比,要有气度。”

    唐婉点了点头,她本就觉得自己对张辽有亏欠,影响了他的名声和前程,当初还要让张辽休妻来着,却被张辽霸气的拒绝,她心中感激,却是绝不会争什么名分了,何况正如母亲所说,她是正妻,根本无需争什么,只需要帮张辽打点好后堂便是。

    母女二人正说着话,唐翔大步走进来,神情不虞。

    唐母道:“我儿又怎的了?”

    唐翔躬身向母亲行了一礼,才叹了口气,道:“九江太守周昂昨日带六千兵马进入颍川,夺取了孙坚的驻地阳城,颍川怕是要乱了。”

    唐婉蹙眉道:“周昂是什么人?他既是九江太守,为何要来颍川夺取阳城?”

    唐翔哼道:“他是丹阳太守周昕的弟弟,多半是袁本初所派,攻打孙坚,便是与袁公路争锋。”

    唐婉登时明白兄长为何那般生气了,当初正是袁绍派周昕强夺了他的丹阳太守,而今又派周昕的兄弟周昂来颍川境内,兄长自然不喜。

    唐翔道:“孙坚本就是头猛虎,先前便几番逼迫为兄供他粮草,如今周昂又来,实不知是福是祸?”

    唐婉想了想,道了句:“兄长可去询问荀姊夫,他定有主意。”

    唐翔先是眼睛一亮,随即又有些郁闷的道:“小妹,你倒是夫唱妇随,学了文远几分性格,当初荀氏要背上冀州,你私下差高校尉将荀氏全族捉来,却栽在为兄头上,文若虽然性情温和,但见了为兄,恐不会多说。”

    唐婉抿嘴笑道:“兄长多虑了,荀姊夫可是夫君都夸赞的大才,器量大得很呢,颍川有难,他必不会坐视。”

    唐翔只是摇头。

    ……

    距离唐家不远的一处大宅院里,一个身着月白长衫、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儒雅男子正在书房里看书,一个美貌妇人敲门进来,轻声道:“郎君,婉儿妹妹来了。”

    儒雅男子收了书,温声道:“小君自去见她便是,为夫去却是不妥。”

    “郎君莫非还在怪罪妾身族兄麽。”妇人轻叹了声,道:“婉儿妹妹说是要见郎君呢。”

    儒雅男子想了想,道:“也罢,便去见见罢。”

    到了厅堂,脸上蒙了一层轻纱的唐婉向儒雅男子行了一礼:“妾身见过姊夫。”

    儒雅男子端正的还了一礼,道:“却不知王妃因何来见荀彧?”

    这儒雅男子赫然正是颍川荀氏的这一代领头人荀彧!

    唐婉蹙眉道:“妾身已非王妃,如今更有夫君,姊夫却不可错称了。”

    荀彧沉默了下,礼道:“是荀彧失礼。”

    唐婉道:“姊夫,妾身此来,却是代兄长请教,而今九江太守被他人驱使,带兵带来颍川与豫州刺史争夺阳城,兄长恐颍川遭逢大祸,是以请妾身前来请益。”

    荀彧摇头道:“此兵革之事,彧素来不知。”

    唐婉正色道:“姊夫才名,州郡所称,更为妾身夫君敬重赞许,岂能有差,而今颍川有难,姊夫更不该袖手旁观,此非男儿所为,亦非颍川荀氏所当为。”

    荀彧闻言,诧异的看了一眼唐婉,这才沉吟道:“周昕与孙坚争,实乃袁氏兄弟相争,颍川四战之地,无险可守,西有董卓,东南北有诸侯,各不从属,战乱不可避免,是以吾方才带着族人北上,奈何被截留下来。”

    唐婉微微叹了口气,道:“不瞒姊夫,荀氏非是兄长拦截,却是妾身擅作主张。”

    荀彧沉默片刻,道:“却是为何?”

    唐婉恳声道:“只因夫君爱惜姊夫之才,昔日他来颍川之时,太过匆忙,恨不能一见姊夫,怀恨而去,妾身怜惜夫君,又认为姊夫必能与夫君性情相投,便擅做主张,还请姊夫见谅,更是莫要怪罪夫君,他可是丝毫不知此事,若知道了,恐怕责骂妾身鲁莽行事,令姊夫不快。”

    她说罢,向荀彧深深行了一礼。

    荀攸看到这般知书达理的女子,一时间还能说什么,微微摇了摇头,和声道:“小妹的夫君可是张文远?”

    “姊夫如何知晓?”唐婉不由愕然,随即看了一眼族姊唐氏,心中登时明白了,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她平时在族姊唐氏面前说过夫君不少好话,想必唐氏都说与荀彧了。

    荀彧看到唐婉的反应,也暗赞她聪慧,当即沉声问了一句:“却不知张文远何如人也?”

    唐婉肃然道:“夫君为人豁达,心地善良,忍辱负重,胸怀大志,心存百姓,欲安定天下,却苦无如姊夫这般大才相助。”

    听到唐婉如此夸赞张辽,一旁唐氏不由抿嘴而笑。

    荀彧却正色道:“雒阳迁徙之事,可是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