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威逼恐吓
    一秒★小△说§网..】,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滏口陉外,超过两万黑山军被俘虏,缴了兵器,团团围困。至于后面山林中那数万黑山贼,面对着五千的严阵以待的弩兵,一时竟不敢冲出山林,只能在期间犹豫乱窜。

    中军之中,张辽打量着被擒拿的黑山贼头张燕和五六个渠帅,面无表情的道:“张飞燕,尔等可愿投降?”

    张燕浑身是血,却神情昂然:“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辽呵呵笑道:“莫非汝这飞燕子就不想知道是折在谁的手中麽?”

    张燕立时抬头看向张辽:“汝究竟是何人?”

    今日之败,张燕实在是憋屈无比,他坐镇太行山五六年,早已在冀州威名远扬,本是带着大军前来威慑那支假冒的黑山贼的,但没想到数万兵马刚冒出个头,就被那支兵马不分青红皂白、突如其来的发起进攻。

    而后自己就这么败了。

    面对张燕的询问,张辽呵呵笑道:“我是谁?不可说。只问你,可愿投降?”

    张燕眼里透出愤怒之色,冷哼一声:“不降!”

    历史上张燕曾投降曹操,但那是在他处处碰壁之后的绝顶,如今他麾下聚兵数十万,正是巅峰之时,即便被擒,一时之间又哪能轻易开口说投降。

    旁边一个被俘虏的渠帅也桀骜的吼道:“我黑山军足有百万之众,却不知谁能降服!可速速放了我等,否则大军一至,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如此也好,”张辽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道:“我记得,中平元年之时,张角三兄弟发起黄巾叛乱,附从者百万,而后左中郎将皇甫嵩在冀州平定叛乱,在广宗败张梁,斩杀三万,淹死五万,在曲阳败张宝,斩杀俘虏十余万,筑成京观……”

    张燕等渠帅听得面色有些发白,对于黄巾与黑山而言,皇甫嵩就是一个阎罗般的存在,当年黄巾军何等气势汹汹,却被皇甫嵩连战连败,前后斩杀超过二十万,威名足以令黄巾与黑山闻风丧胆。

    此时听闻张辽将皇甫嵩当年的战绩婉婉到来,他们不由心中发寒。

    张辽说罢,突然呵呵一笑:“而今听闻黑山贼有百万,若我能将这百万黑山贼全部斩杀,筑成京观,想必名声将更胜皇甫义真。”

    “你这恶贼!”几个渠帅几乎忍不住同时嘶声大骂,连张辽身后的沮授、审配几人也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液,不知道张辽说的是真是假,他们虽然恨黑山贼,但将百万黑山贼筑成京观,却是他们想也不敢想的。

    张燕却是面色不变,哼道:“百万黑山军皆在深山之中,汝有能耐,先走遍这八百里太行山再说。”

    张辽摇摇头,道:“飞燕哪,何须那么费力,吾听闻贼寇一般都讲些义气,若是将你等这贼头和几个小贼头关在这涉国县中,而后放出消息,不知道那些黑山贼会不会出山相救呢?若是他们来救,我等便来个守株待兔,以逸待劳……若是他们不来救,我等便再放出消息,张燕已死,攻下涉国县,为张燕报仇者为黑山渠帅,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来呢?……啧啧……莫非是我想的有些简单了?”

    沮授和审配听了张辽这计策,不由暗自点头,张燕在手,张辽这两手计策确实极为厉害,黑山贼多半要上当。

    张燕闻言,面色更是骤变,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眼里露出骇然之色,如果真按眼前这少年所说,那他们号称百万黑山军迟早灭亡。

    他嘶声道:“汝究竟是何人?为何如此狠毒?”

    “狠毒?”张辽呵呵笑道:“对于贼寇,也有狠毒之说吗?我的仁慈,只对于百姓。”

    张燕怒道:“我等虽为贼寇,却也是义气之人,正是官府欺压百姓,我等才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张辽哼道:“官府欺压百姓,尔等揭竿而起,复来劫掠百姓,比之官府更甚,百姓何辜,尔等不事生产,只是抢掠,所谓义气,不过自私自利之谈,也敢妄言义气二字?”

    张燕闻言,不由愕然,随即低下了头,再也没有刚才的昂扬。

    事实上黄巾军起兵之初,也是为了推翻官府,救助百姓,但起兵之后便失去了控制,为祸甚烈,所过之处,一片焦土!黑山军虽处于太行山中,但也时不时出来劫掠郡县,是以张燕闻言,无力反驳。

    张辽看到将张燕的气势打压了下去,这才转了态度,沉声道:“我再问一句,可愿投降?”

    张燕面色变幻,沉默不言。

    旁边一个渠帅大吼道:“不降!”

    张辽二话不说,拔出腰间中兴剑,一挥而过,那颗人头滚落在地,脖颈鲜血喷出,尸体倒地。

    其他渠帅没想到张辽说动手就动手,无不大骇,慌忙躲避。

    便是沮授几人也不由脸色微变,他们这些日子见到的是张辽的温和与嬉笑,此时才见到了他果断与凶悍的一面,对张辽又多了几分认识。

    张辽看着那颗人头,摇了摇头,淡淡的道:“我问的是飞燕子,哪有你说话的份,多嘴多舌,该杀!”

    那几个渠帅更是面色发白,浑身发颤,噤若寒蝉,对他们而言,死在战场上与死在这里,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张辽又看向张燕:“飞燕子,我只再问一句,可愿投降?否则,便要用刚才所说之计了,百万黑山贼消亡,皆你不降之过也,到时候将他们的京观就堆在你的故乡真定,让你看一看那副壮观的情形,看一看他们对你的愤怒。”

    其他几个渠帅看着张辽的神情,如看阎罗,这一刻张辽在他们心中的可怕,超过了皇甫嵩。

    张燕浑身颤抖起来,看着张辽,眼里露出惊惧之色,看到张辽眼神渐渐凌厉,就要转身下令,他嘶声道:“愿降!”

    这两个字一说出来,张燕仿佛浑身失去了力气,一下子瘫倒在地。

    “很好。”张辽脸上露出笑容:“飞燕子做的决定很英明,相信他日百万黑山军也会感激飞燕子今日的决定。”

    张燕抬头看着张辽:“我等既降,汝要如何处置?若是……”

    张辽摆摆手,道:“迷途知返,犹未晚也,我只恨贼寇,却不害百姓,百万黑山军,说起来可战之兵不过二十五万,余者皆是家眷。汝等归降之后,选出精锐作为士卒,守护一方安定,余者全部安置屯田,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皆可饱食,相信比之每日抢掠,担惊受怕,有一顿没有一顿要好的多。”

    张燕没想到张辽对黑山军了解的这么多,不过听到张辽所说,他神情不由一松,又道:“黑山军虽众,但渠帅众多,有三十多人,遍及八百里,我所掌控着不过十余万兵卒,加上四十万家眷。”

    张辽点了点头:“余者不必问,汝先命所控兵马与家眷投降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