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五内俱焚
    张辽此言一出,他手下众将士无不大笑。

    连麴义和颜良那边的士兵也有不少人下意识的看向了麴义。

    军阵之中,审配和沮授也不由同时失笑。他们当然知道这是张辽在使离间之计,但没想到他竟然将麴义说的如此不堪。

    审配哼道:“袁本初失策,他若派一将领五千兵马前来,张文远未必能轻易对付,而今却派来麴义与颜良,虽能相互制衡,却也易被离间。”

    沮授道:“麴义本是反复之辈,派别将监看制衡,倒也非袁本初糊涂,袁本初最大的错误在于不知道所追何人,张文远可是数次击败关东诸侯的悍将,观其勇猛与战术,皆在麴义与颜良之上,否则麴义一举破敌,倒也不惧离间。”

    审配点点头:“麴义作战凶悍,但他打不过张辽,颜良又不信任于他,他自然就陷入窘境了。张文远将离间之计使得如此奇妙,又消减敌人士气,倒也有些手段。”

    “*!”

    沮授和审配在悠哉点评,对面麴义却面色涨红,目若喷火,再也没了那副冷静的近乎冷酷的神情,嘴里急的骂出一段脏词,却是听不懂。

    但显然此时的他,已经是被张辽的话气疯了。

    “颜良!还不进攻!此是敌人的离间之计!”麴义看到侧翼的颜良竟然迟疑不进,更是恼怒,不由大喝。

    张辽看到那边颜良果然上当,心中早已大乐,哪能给麴义辩解的机会,当即穷追猛打,哈哈大笑:“老麴,而今韩馥失势,袁绍这个冀州牧刚坐热了屁股,还名不副实,你我何不先杀了颜良,攻入邺城,共分冀州,总好过你卧薪尝胆侍奉袁绍,他日再叛乱!”

    颜良听了麴义的厉喝,本来便要进攻,听了张辽这话,一时难辨真假,只觉得那敌人的话竟然极为有理,又惊疑不定起来。

    他身边一员副将忙问道:“颜将军,我等……”

    颜良挥挥手:“且稍等片刻,麴将军武艺不在我之下,若麴将军果真杀了那人,则可证明其清白,我等便冲杀上去,若是麴将军不杀那人,我等便见机行事。”

    “*!”麴义口中连连大骂,怒视着张辽,目若喷火,一矛接一矛,猛冲狠刺,但他虽然骁勇,却哪是张辽的对手,反而被张辽杀得节节败退。而他手下那些凶悍的士兵,却被同样凶悍的猛虎士缠着厮杀,难以分身相助麴义。

    要知道,张辽身处冀州险地,典韦虽然不在张辽身边保护,但却坚持给他留下了最精锐的五百猛虎士,都是参加过颍川与雒阳大战的,加上严格操练,个个都能以一当十,是张辽手下三万士兵中最精锐的五百人!

    麴义手下士兵虽然精锐,却也难占上风。

    “看,我就说你打不过我,你还非要打,你那两招,我闭着眼睛也能抵挡,还是先杀了颜良,你我好好谈一谈吧。”张辽哈哈大笑。

    颜良看到麴义竟然在后退,登时更是犹疑了,他可是知道麴义的武艺不在他之下,但此时麴义竟然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打得连连后退!难道真如那个年轻人所说,他们是旧识,所以熟悉麴义的招式?

    麴义已经快疯了,他心中怒火熊熊,但偏偏打不过张辽,更加憋屈。

    看颜良还不进攻,怒斥道:“蠢货,先捉了此贼,自见分晓!”

    “不错。”张辽大笑道:“先将颜良诱过来杀了,吞了他这几千精兵,你我合兵,正好大破邺城!此时邺城空虚,最好行事!”

    颜良握紧手中长枪,看了看手下一众士兵,一时间犹豫不定。他在内心深处,对于这个刚投靠主公的麴义还是很忌惮和警惕的,就在出发前,袁绍还曾暗示他监视麴义。

    鞠义暴怒之下,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战斗力,但仍是打不过眼前这个年轻的敌将,他心中又惊又怒,尤其看到颜良中计,不由大骂蠢货,又看向张辽,咬牙切齿的厉喝道:“竖子,尔究竟是何人?且报上名来!”

    张辽瞥了一眼侧翼犹疑的敌军,决定再加一把火,他脸色陡然转厉,怒喝道:“麴义,你这不知好歹之辈,若你再不认我,只想独占冀州,我今日便要打得你丢盔弃甲,露出光屁股,也让众人知道我所言不差!”

    “”麴义咬牙切齿。

    但就在这时,后方远处陡然传来喊杀声,伴随着一只猛虎的咆哮声。

    张辽转头一看,只见斜阳下,一面描绘着黑色猛虎的旗帜烈烈飘扬,却是典韦带着伪装成黑山贼的三千兵马终于赶来了。

    张辽眼睛一转,当即纵声大笑:“老麴,大老黑来了,如今正好捉了颜良,莫在迟疑!”

    侧翼颜良一听,又看到后面人马赶来,而那面黑色猛虎旗帜他认得,赫然是前两日在河内袭击过他们的黑山贼。

    他脑海里陡然又想起当时麴义与张杨、于扶罗的混战,心中一个咯噔,面色大变,二话不说,急忙大吼一声:“撤!”

    “颜良蠢货!”麴义见状不由大骂。

    “汝究竟是何人?”麴义看到眼前突变的情形,不由再次厉声喝问。

    张辽大笑,声音传的很开:“哈哈,老麴,还装什么?颜良都逃远了,听不到了。”

    那边那边颜良闻言,跑得更快了!

    麴义气得五内俱焚,险些一口血喷出。

    而张辽手中钩镰刀不停,口中还在大笑:“老麴,装!接着装!”

    “啊!”麴义气得连骂也骂不出了,长矛狂扫,口中只发出惊天动地的嘶吼声。

    军阵之中,沮授摇头失笑道:“吾终于明白,关东诸侯为何如此仇视张文远了,只闻其名便怒不可遏,如对待麴义这般手段,关东诸侯岂能不恨?”

    审配点头:“张文远……这般手段,任谁也受不得。”

    后面典韦带人冲锋极快,转眼便在大道上阻拦住了颜良的兵马。

    颜良手持长枪,直冲典韦,一上手便用了全力,他曾在河内与典韦交过手,知道这个戴着面具的敌将的厉害,不敢有丝毫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