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二章 离间
    张辽身后是审配和沮授,二人的家眷已经赶往滏口陉,但他们却是怎么也不走,要留下来查看情况,张辽无奈之下,只能将二人留下。

    不过他二人虽是谋士,却也能将兵。这个时代民风强劲,文人也不同于后世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儒生,而是精通君子六艺,除了读书,也都懂得一些射御之术。

    尤其是边地的文人,便如贾诩,虽出身文吏,却也能担任校尉统领兵马,而沮授和审配出身冀州燕赵之地,同样不差。

    相比起来,郭嘉和荀谌出身颍川,在这一点上却差了些,出谋划策不差,但将兵作战却不成,所以张辽坚决反对同样要留下来的郭嘉和荀谌,让他们二人先护送家眷去滏口陉。

    此时审配和沮授看着张辽这种无赖的做法,大是无语。

    不过他们对背叛冀州的麴义都很是反感,倒也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而且张辽这种做法虽然无赖,却能极大的打压敌人的士气。

    这也是一种战术。

    但审配看张辽神情自得,有些看不过去,哼道:“小心激过了头,引得他们同仇敌忾,适得其反。”

    “多谢正南兄关心。”张辽哈哈一笑。

    沮授淡淡的道:“麴义、颜良,虽然骁勇,精通战术,却是无谋之辈,麴义新叛归袁绍,两军齐来,可以离间。”

    张辽眼睛一亮,喜上眉梢,忙道:“多谢正南兄、公与兄指点。”

    事实上离间之计,郭嘉刚才也给他提过,但此时沮授提出来又代表着另一层意思了,至少是已经愿意为他出谋了。而审配刚才虽然说的是气话,但也算是一个提醒,而沮授的离间之计刚好可以弥补这一点。

    又近半个时辰之后,太阳即将落山之时,麴义和颜良终于逼近了十几步内。

    双方都警戒起来,麴义那边的士兵清理路障也小心了许多,数十人清理,其余人则严阵以待。

    在这一段时间里,张辽完全可以离开,但他却要为粮队断后,毕竟粮队行动缓慢,若是不断后,迟早要被追上,到时候就是惨祸了,估计那些运粮的青壮也要出现死伤。

    所以必须要将这些追兵拦住,激战不可避免,但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而这一处地方便是他选择的最佳阻击地点,既能吸引敌人,也不虞他们绕道。

    “击刹!”眼看敌人进入射程,张辽一声沉喝。

    除了史阿带走的三百击刹士,张辽身边留下的两百击刹士足以拦断道路。

    随着张辽一声令下,两百支弩箭立时激射出去。

    麴义和颜良的士兵不防“袁基”手下竟有弩兵,登时吃了个大亏,倒下数十个士兵。

    麴义虽然心中惊怒,但反应很快,立时喝道:“以车板为盾,小心掩护,向前推进!”

    张辽听到麴义的下令,不由眼睛一眯,这麴义不愧是擅长作战之人,应变很快。而且他手下士兵虽然死了数十人,但却每一个退缩,也没有任何混乱,即便是那些带着箭伤的伤兵,也毫不退缩,眼中杀气腾腾,极为剽悍。

    这的确是一支善战精锐,完全不同于关东那群乌合之众,绝不可小觑。

    恰在这时,沮授开口道:“麴义虽无忠义之念,惯行逆乱之事,但其骁勇善战,少有人能及,文远还是小心为是。”

    张辽点了点头,却又听到那边麴义朝身边一人喝道:“颜将军,此时已逼近敌阵,大道之上四千兵马难以展开,可带两千步卒下田,将车板扑在脚下,小心前进,从侧翼辅攻,必能令敌人分心。”

    很快,有一魁梧将领带着士兵下了田,将车板抛下田间,踩踏着逼近过来。

    张辽不由皱起眉头,沮授和审配神色也凝重起来。

    审配哼道:“不想这麴义不但骁勇,而且狡诈!以两千对四千,不易,不可冒进,与敌阵战,等候援军。”

    张辽点了点头,他估摸着,典韦也快赶来了,但前提是自己要抵挡住麴义和颜良的进攻。

    敌人逼近了最后十几步,随着麴义一声大喝,数百士兵直接越过最后的障碍,冲了过来。

    麴义手持长矛,冲在最前面。

    而侧翼田野之中,颜良带着兵马也逼近了。

    张辽手下,他带着猛虎士在前,高览带本部一千士兵在两翼,击刹士退至里面,一边保护沮授和审配,一边寻机射杀敌人将领。

    麴义和颜良手下将士个个怒火冲天,虽然疲惫,却如审配所说,转羞怒为战意。他们方才可是被张辽这边羞辱惨了。

    而张辽这边,猛虎士也蓄势待发。

    此时典韦的援军还没抵达,但这里转眼就要爆发最激烈的厮杀。

    这时,张辽却看着敌阵,陡然一声大喝:“麴义!竟然是汝!”

    正要进攻的麴义不由一怔,看向张辽,喝道:“汝是何人?”

    果然他就是麴义,张辽看着那个开口的深目鹰鼻将领,喝道:“鞠义,莫要装傻!汝这反复无常的小人!本是奉命伪作叛变冀州,投靠袁绍,趁机杀了他,以绝后患,没想到汝却作假成真!真是无耻之尤!”

    张辽此言一出,从两侧田野毕竟的颜良却是神情一僵,下意识的看向麴义,他手下那些士兵也是攻势微微一顿,气势稍减。

    他们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麴义盯着张辽,面色铁青,喝道:“汝是何人?竟敢在此血口喷人!某不屑为韩馥所用,投靠袁车骑,何来伪作!”

    张辽哈哈大笑:“休要瞒吾,吾非是指韩馥,乃董相国也,汝出身凉州,本是董相国奸细,前来祸乱冀州,如今又怎的投靠了袁绍?”

    “一派胡言!”麴义怒叱一声,当机立断,不再听张辽多说,厉喝道:“杀!”

    他带着数百名精锐士兵,朝张辽冲杀过来,手中长矛直指张辽:“先杀了汝这妄言之徒!”

    麴义手下士兵勇猛向前,但进攻两翼的颜良却有些惊疑不定了。

    张辽又是哈哈一笑,手中钩镰长刀一挥,带着猛虎士迎上去。

    铿!

    钩镰刀锁住了麴义凌厉的一矛,张辽纵声大笑:“老麴,你我本是旧识,我连你打小喜欢光屁股不穿内衣都知道,你知我手段,我亦知你手段,何必再打?何况你也打不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