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追至
    午后的艳阳高照,涉国县境内,田野和林木处处苍翠,山地和丘陵很多,这里处于太行山余脉,整个县境内地势并不算平,西北高而东南低,除了几条大道外,余下的都是小路,难以行车行军。

    张辽将邺城的粮草北运,就是通过这里进入太行山陉道,道上留下了杂乱而明显的车辙,难以掩去。

    轰隆!轰隆!

    一支大约五千人的兵马进入涉国县境内,沿着大道上的车辙,迅速向北。

    这支人马正是袁绍派来追回粮草的麴义和颜良,包括两千骑兵和三千步兵,为了追过粮草,袁绍可谓全力以赴,将手下仅有的两千骑兵全部派出。便是这两千骑兵中,还有一千是麴义自己拥有的。

    颜良是个虬髯大汉,作战骁勇,而麴义则是鹰鼻深目,眼里总透着冷酷的神色,显然是个唯我独尊、自私冷酷的主。

    二人带着兵马一路向北,到得一处岔口,分出两条路,一条向西北,一条向东北,两个方向的道路上都有很多车辙,而东北方向更有损坏的车辆。

    麴义皱起眉头,不过他行军作战经验丰富,很快就做出了决断,看向颜良:“颜将军,道路分岔,看似均有运粮车通过,他们要运往上党,自然是走西北道,但东北方向也不能不防,我等却是一石粮也不能放过,你我二人带主力向西北追赶,再分出五百骑兵,追向东北,骑兵速度快,若是追错,也能及时赶回。”

    颜良想了想,道:“便依麴将军所言。”

    五千兵马登时分出五百骑兵,派出一将带领,追向东北方,而麴义和颜良则带着四千人追入西北岔道。

    走了一程,又遇到两个岔口,又是都有车辙,二人无奈又分出五百骑兵。

    随后第三次遇到了岔道,还是都有车辙,这下子麴义和颜良都察觉出问题了,不但路上没有遇到行人,而且几次车辙分岔,显然是中了分兵之计了。

    麴义当机立断,与颜良一商议,二人再也没有分兵,带着四千精锐朝着滏口陉方向的大道直追。

    途中,颜良看了一眼麴义:“主公派我二人来追回袁太仆和粮草,麴将军可知主公之意?”

    麴义脸上露出一抹冷酷的笑容:“某不懂,不过某向来是斩尽杀绝。”

    颜良大笑:“好一个斩尽杀绝,麴将军果然是明白人。”

    但他们很快笑不起来了,半个时辰后,他们看到了一大片车辆和树木石块,横七竖八堆在了道路之上,将道路完全阻拦,道路两侧一处是高地,一处是小谷,却也难以绕行。

    “既有阻截,他们必是在前面。”麴义冷哼一声,当即与颜良命令士兵清理路途。

    半个时辰后,他们继续起行,走了一程,又遇到一段阻碍。

    麴义和颜良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这次他们没有清理障碍,而是从低洼处绕了一段,战马难行,颇是无力,又过了半个时辰,才绕回大道,没想到走了一段,又遇到了障碍。

    麴义这才想起,参与运粮的青壮就有数万,布置这些障碍实在很轻易,但他们清理起来却难度很大。

    但不清理又无法通行,麴义和颜良只能黑着脸下令士兵清理,又过了半个时辰,他们才继续行进。

    而后又遇到岔口,他们却是不管不顾了。

    直到太阳西斜之时,麴义的四千兵马才远远看到了运粮队,一条长龙正在缓缓前行。

    这是一片开阔地,大道两旁都是田地。

    而此时,运粮队刚又在他们面前布置了一道车辆防线。

    带着精锐士兵干了半日的苦力,麴义和颜良早已是怒火冲天,麴义神情更加冷酷,指着大道两旁田地,断然下令:“无须清理道路,直接兵分领路,从田地绕道,杀过去,包括那些运粮贱民,一个不留!”

    “这里道路两旁都是田地,他们在道上阻截,却不能阻截田里,这次他们可是失算了。”颜良道:“不过这些民夫要留下来,还要将粮草运回去。”

    “冀州最多的就是贱民,何愁找不到运粮之人!”麴义神情冷厉:“将士们几番清理障碍,疲惫而有怨言,必须以血腥来激起他们的斗志!”

    颜良看向数百步障碍之外的运粮队和千数士兵,眼睛一眯,手中长枪一指:“正该如此,杀过去!骑兵先行,步兵在后!”

    “杀啊!”

    一千骑兵首先冲下了田地,然随之而来的却不是畅快淋漓的冲锋,而是人仰马翻。

    麴义和颜良脸色登时铁青,他们看出来了,这田野里赫然被挖了无数的碗口大的陷马坑!

    “下马!准备步战!”麴义当机立断,一声沉喝。

    于是一众骑兵也纷纷下马,与步兵一道前进,但随后下地的步兵也是一脚深一脚浅,跌倒惨叫的不少。

    田野土地松软,挖坑太容易了,而这一片田野里还不知有多少坑!有的坑竟然直接没了膝盖!

    随即他们又想起来,那可是数万民夫行动!

    二人当即又让士兵到四面田野一试,果然没有一处坦途,走进去没几步就是软坑,如此一来,他们根本冲不过去,踉踉跄跄过去也是送死。

    他们竟然被诡异的困在这一片田野和道路中!

    麴义和颜良咬牙切齿,只能又命士兵开始清理道上障碍。

    障碍另一边,张辽和高览带着两千士兵断后,看着追兵无奈的清理路障,不由哈哈大笑。

    “将士们。”张辽哈哈一笑:“慰劳慰劳他们,大声喊,勤劳的蚂蚁,尔等辛苦了!”

    他手下一众将士闻言,登时乐了,无不大笑,跟着大吼:“勤劳的蚂蚁,尔等辛苦了!”

    那边麴义手下正清理路障的士兵听到喊声,无不羞愧,下意识的停下了搬运。

    麴义和颜良两个主将更是脸色涨红,恨得咬牙切齿。

    “速速清理!冲过去!一个不留!”

    麴义脸上满是狰狞,他与手下士兵一向勇猛无前,何曾受过如此大辱。

    于是道路上就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一边的士兵在哼哧哼哧的清理道上障碍,另一边的士兵则在嘻嘻哈哈看着,大声喊着风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