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四十章 无耻
    看到沮授和审配沉默不语,再也没有先前激烈的态度,张辽心中大是松了口气,若是这两人以死相逼,他还真没办法,或许只能送他们回去了。

    还好两人都是有气度和风骨的,虽然刚烈,却还不至于随随便便以死相逼。

    张辽看到一旁沉默的训斥,又走了过去,呵呵一笑,仿佛毫不在意的问了句:“友若兄,汝可知韩文节为何突然变节?”

    这一直是他百思不解的,韩馥纵然反复无常,但突然变故,也绝不会没有因由,想不通其中缘由,他就睡不着。

    荀谌仿佛没有听到张辽询问,闭目不语。

    这时,从后面赶来的郭嘉突然开口问道:“可是郭公则?”

    荀谌眼睛陡然一开,诧异的看向郭嘉:“汝是何人?”

    郭嘉呵呵笑道:“在下郭嘉,字奉孝。”

    荀谌动容道:“汝出身颍川郭氏?”

    郭嘉摇摇头:“勉强算是吧。”

    荀谌登时明白了,郭嘉是颍川郭氏旁支出身。

    而张辽也明白了,他看到荀谌的神情,就知道郭嘉猜对了。

    他心中不由苦笑,忍不住想要大骂郭图,但又有些无奈。

    他来冀州之前虽然曾让暗影联络郭图,得知了袁绍图谋冀州的大致时间,但他到了冀州后,却没有告知郭图,包括袁基做冀州牧的事,郭图也不知情。

    当初袁基与郭图虽然同样被软禁在小平津,但袁基在左慈手中,而郭图在贾诩手中,是以郭图从来也不知道袁基与张辽有关,此番冀州行动,张辽又做了些伪装,郭图虽有怀疑,但袁基却做了最好的掩护,郭图根本没想到曾经的太仆袁基居然投靠了张辽。

    所以,才闹了个这么个乌龙。

    说起来,还是张辽对郭图有些不信任,以防万一,怕被这厮出卖给袁绍,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如此,他还能说什么。

    郭嘉与荀谌说了几乎话,趁着沮授几人没注意之际,凑到张辽身边低声道:“那五百万石粮草果真要还?”

    张辽咧了咧嘴:“还什么!哪能便宜了袁绍,不过暂时不能带回上党了,便分成三批吧,全部向北运,一批暂且交给中山甄氏保存,稍后再讨要。另外两批,便卖给张世平和苏双两个马贩子,全部换成战马,记得,要换上好的战马,驽马不要。”

    郭嘉对于张辽的无耻行径很是佩服,感到很对路,他嘿嘿一笑:“交给中山甄氏,不怕袁绍追索发难于他们?主公莫非是要图中山郡不成?”

    张辽呵呵一笑:“知我者,奉孝也。来了冀州一次,哪能空手而回,常山国与中山郡毗邻并州,正好占据这两地,坐观袁绍与公孙瓒争斗。”

    郭嘉啧啧道:“从常山与中山,亦可自太行山井陉攻入太原郡,一路从上党进发,一路从常山进发,主公思虑,可谓远矣。”

    张辽摇头道:“不远了,太原郡必须立刻夺取,安定之后,须早早布局关中。”

    如果没记错的话,历史上董卓死于明年春夏之交,距离那个时间不足一年了,而要安定太原郡,也需要花费不少功夫。

    而且他要在占据太原郡后,立时扩编骑兵,而从张世平和苏双那里换马,也是为此准备。

    因为还要护送粮草,所以队伍行进很慢,在涉国县内行了三四十里,突然有斥候快马来报,从邺城方向追来一支兵马,大约五千人,装备精良,旗帜为麴和颜,距离他们不过十里路。

    麴义和颜良!

    张辽立时反应过来,不由脸色微变,追来的这两支人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麴义不用说,从凉州发展起来,转战南北,历经大小战事,手下都是能战之士,历史上更是击败了气势汹汹的公孙瓒三万兵马,重创白马义从,他绝不敢小觑。

    而颜良素为袁绍所倚重,带领的必然也是袁绍手下最精锐的兵马,战斗力只能高估而不能低看。

    但自己身边此时实力空虚,虽然有高览的五千人马,但这支人马大多数也是韩馥临时凑起来交给高览的,未曾经过操练与整合,护送运粮还成,要与麴义和颜良战斗,却是不行。

    除此之外,还有随行的五百击刹士和五百猛虎士,战斗力不差,但要保护粮队和沮授等人,却是严重不足了。

    他立时唤来,问道:“三子,典校尉现在何处?”

    忙道:“方才暗影刚传来消息,典校尉沿着太行山脚赶来,还有二十多里。”

    张辽皱了皱眉,又问道“赵浮和程奂呢?到了何处?”

    道:“赵浮与程奂手下皆是疲兵,也是绕道太行山脚,还有三十里远。”

    看来赵浮和程奂更是一时指望不上了,而且他们到了恐怕也要费一番口舌,张辽当即道:“传信,令典韦加快行军速度!”

    “得令!”急忙领命。

    张辽又道:“再传信滏口陉,命那里的破虏军和鬼面军速速赶来支援!”

    “喏!”应了声,疾步赶去传信。

    滏口陉距离这里也有三十多里,那里驻守着五千鬼面军和两千破虏军,一来是协助陉道运粮,二来是保护安全,防范贼寇。

    此时,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将他们也调来了,谁知道袁绍还有没有后续的手段。如今可出不得差错,尤其是有郭嘉、袁基、沮授、审配和荀谌都在,绝不容有失!

    暗影专门训练有鸽子,而且早已在冀州建立了多出据点,飞鸽传信,速度很快。

    只是从行程上看,麴义和颜良来的必然更快!

    张辽看向郭嘉,郭嘉抚须道:“主公,情况紧急,不可迟疑,有三个计策,需要并用,一者,可令高览分出两千士兵和五千青壮,腾出一些空车,拦截在道路之上,作为障碍,阻拦敌人追击,拖延时间,等候援军赶来。”

    张辽点头,拖延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郭嘉又道:“二者,主公可再寻岔道,分出一些粮车走岔道,引诱敌人分兵,若敌兵果然追上,令那些人放弃粮草逃走便是。”

    郭嘉一口气说了下去:“三者,主公带兵护卫着沮授、审配、荀谌和他们的家眷,脱离大队伍,借着掩护,加快行进,只要进入滏口陉,据陉关而守,麴义和颜良则无可奈何也。”

    张辽听了郭嘉所说,当机立断,召来高览等将领,下了拖延和分道命令,而后看向史阿,沉声道:“带着三百击刹士,速速护送奉孝与几位先生及家眷进入滏口陉,不可有差!”

    “喏!”史阿应命,又道:“主公要小心。”

    他对张辽很了解,知道他要留下来断后。

    “主公!”郭嘉见状,也知道了张辽的安排,忙要反驳,却被张辽一口否决:“听命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