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突变
    看到田丰还是拒绝,张辽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张辽只与田丰论了一会实事、冀州风俗、名人和治理之道,便起身告辞。

    田丰将张辽送出门外,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良久才叹了口气,自语道:“此人杰乎,胸怀大志,又有韬略,然则名望不足,难以聚人,独木难支,其能成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世家豪强遍地,英俊豪杰亦多在世家,其能定之乎?政令虽好,乃得罪于天下,其能久乎?吾若随之,必为冀州乡党所指,其可为乎?奈何,奈何。”

    一连数问,显然田丰心里也在犹豫之中。

    张辽出了门,却看到外面郭嘉也来了,他诧异道:“奉孝,莫非有什么变故不成?”

    郭嘉摸着下巴微须:“张燕退入太行山,张杨、於夫罗也被袁本初调解,但袁本初却被逼得急了,以讨伐黑山贼名义进军内黄县,叛将麴义为其前驱,冀州方面,司马朱汉又暗通袁绍,都督从事赵浮、程奂抵挡不住,已退入邺县境内。暗影也传来消息,冀州各处世家豪强蠢蠢欲动,有不少已经暗中投靠袁绍,主公该退走了。”

    张辽皱起眉头:“可有办法应对?”

    郭嘉道:“办法虽有,然则邺城粮草已输走大半,主公又不能久据冀州,留此无益,继续与袁绍作战不过徒耗军力耳。”

    “不错。”张辽点了点头,道:“让袁本固准备撤退吧。”

    在这一点上,他与郭嘉有共同的认知。但凡举战,不论大小,必有图谋,必要斩获,否则宁可退避,也不打无谓之战,不虚耗一兵一卒。

    这时,郭嘉看了看张辽身后,眨了眨眼睛:“主公此番又是无功而返?就要离开冀州了,主公莫非就此放弃不成?着实可惜。”

    张辽嘿嘿一笑,看向一旁史阿:“阿衡,交给你了,田丰、沮授、审配、荀谌,这几日我都带你认过门路了,今夜就行动,伪作袁绍的人马,全部掳走!对了,多派些人手,将他们的家眷也一并带走,切忌,绝不能伤了人。当时候,我们来个半途救人。”

    史阿嘴角抽搐了下,郭嘉却哈哈大笑。他如今虽然在张辽手下混得如鱼得水,但一想起自己当初自投罗网的丢人经历,就想拉着几个同病相怜的,免得日后被人笑话。

    不过郭嘉想了想,又道:“田丰、沮授、审配、荀谌,皆是智谋之士,主公掳人救人,恐怕瞒不过他们。”

    张辽呵呵笑道:“先把他们带回上党再说。”

    反正这些大才,宁可烂在自己手里,也不能便宜了袁绍这个迟早的敌人。当然,他也有信心到了上党能拉拢住这几人,凭这几人的才能,磨他一年半载也值得。

    郭嘉又问道:“郭公则和辛氏兄弟呢?”

    张辽认真的道:“总要给袁绍留下两个吧。”

    开玩笑,郭图和辛氏兄弟他带走干什么,正要留下来给袁绍出点歪主意,树几个小山头,尤其是郭图,留在袁绍身边对自己用处更大。

    张辽想的很好,但事实证明,人算不如天算。

    黄昏,邺城一处宅院之中,张辽面沉如水,袁基连连摇头,连郭嘉也是一脸郁闷。

    就在方才,他们突然收到一个消息,原冀州牧韩馥暗中又去投靠了袁绍,声名将冀州牧让与袁绍!

    州牧府已然失控,被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数千部曲围了起来,还好张辽早安排了精锐保护袁基,将他救了出来,否则袁基也危险了。

    而另一个消息也传来,麴义和袁绍的主力仍在魏郡南线与赵浮、程奂对持。而袁绍自己,则不知何时已经带着五千精兵,绕道进入邺县境内,此时距离邺城已不到十里!

    韩馥的突然反水,犹如当头一棒,令张辽猝不及防,忍不住想要骂娘!

    他没想到韩馥这厮不但怯懦,而且反复无常!

    他不知道的是,这正是郭图给袁绍出的一计,郭图认为,韩馥耳根子软,缺乏主见,即便已将冀州牧让与袁基,也可以说服和恐吓他将冀州牧再让与袁绍。

    事实证明,比之张辽和郭嘉,曾跟随在韩馥身边的郭图更了解此人,他成功了,而韩馥反水了。

    “主公,大势已去,当速速退走!否则危矣!”郭嘉看着怒火冲天的张辽,急声劝道。

    如今典韦带着鬼面军还在南线,他们在邺城的实力空虚,邺城还不知有多少郡吏和世家暗中投靠了袁绍,他们再不走,只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张辽闭着眼睛,他心中实在有些不甘,粮草已经运走了,高览也跟着去了上党,但谋士却一个也没招揽到。

    韩馥背叛的太突然,出了这事,田丰几人未必会在家中,史阿潜伏在各处的人马也还没到位,如今要掳走那四人,怕是来不及了。

    张辽看向史阿:“阿衡,提前行动,先召集人手,召集多少算多少,去这四家查探,能掳走几个算几个,一个时辰后,无论情况如何,偃旗息鼓,暴露的立时撤走,没暴露的继续潜伏,却要小心。”

    “喏!”史阿也知道情况紧急,抱拳领命,立时出去行动。

    张辽看了看袁基和郭嘉,摇摇头:“韩馥这厮……终日打雁被雁啄,没想到却被他坑了,我们走吧,可惜只取了粮草,人才和兵马却无奈了。”

    袁基道:“主公此番在冀州借了五百万石粮草,又有五万青壮民夫,高览五千兵马,却是不少了。”

    张辽咧了咧嘴,叹道:“人心苦不足,既得陇复望蜀,便是如此罢。”

    郭嘉眼珠一转,道:“主公,韩馥突然变节,在魏郡与袁绍主力抗衡的赵浮、程奂未必知道此事,他们手下的一万弩兵皆是精锐,而冀州牧兵符尚在袁使君之手,可伪作一纸调令,将赵浮、程奂调往冀北,暗中收编。此二人先前与袁绍为敌,收编必然容易。”

    张辽当即道:“可行!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将这支兵马吞了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