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反对
    傍晚,赵忠故宅之中,张辽、袁基和郭嘉坐在灯下议事。??

    郭嘉听到韩馥要让冀州牧于袁基,当即反对道:“冀州牧不可接,一者,而今主公兵力不足,新编士卒不足以战。”

    张辽点了点头,对郭嘉这个观点很是认同。他手下兵力,如今保护颍川、河东和上党还算勉强可以,若是加上冀州,恐怕会捉襟见肘。

    郭嘉又道:“其二,冀州豪强不依附,冀州不同于河东与上党,此处世家豪强遍地,地方势力强横,袁使君虽是嫡长子,名在朝堂,但在地方州郡,名望却不如身为关东盟主的袁本初,若强领冀州,难以收拢豪强,何况主公所行政令,损伤豪强利益,而今若仓促接管冀州,掌控力不足,势必引起反弹,而若不行政令,则主公之大志难图,河东、上党之成果亦毁于一旦。”

    张辽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一度还对韩馥让冀州牧颇是心动,此时听郭嘉一说,才知道这冀州还不是获取的时机。乱指之中,老实人没混头,袁基虽是嫡长子,名望却不如袁绍了,而且他从来没有小觑这个时代世家的实力,正如郭嘉所言,贪多嚼不烂的下场就是他连老巢河东与上党恐怕也会丢掉,大好的政策形势也会毁于一旦,优势尽去,随波逐流,又哪能争得过袁绍等世家出身的诸侯。

    郭嘉又道:“其三,而今关东,冀州、幽州、青州、兖州、豫州,诸侯混战,主公若参与其中,必然深陷乱战之中难以自拔,牵制人力与兵力,影响夺取并州与关凉之大计。并州为主公故乡,而关凉有董卓可恃,那才是主公立足之处。与之相比,冀州虽好,却犹如下毒之美酒,望之甚佳,饮之难咽。”

    张辽不由失笑,郭嘉这个好酒的家伙,竟把冀州比作了毒酒,不过这个比喻还真是恰当。

    这时,一旁的袁基诧异的看了一眼郭嘉,也道:“吾虽不通兵法韬略,却也觉得奉孝之言实是在理,冀州暂不可图。”

    郭嘉又道:“而今先将冀州交予袁绍,他与公孙瓒争夺,即便得到,其后必然也要与大河之南其他诸侯征战,到时候主公可谨守陉关,坐观争斗,积蓄实力,再图冀州,那是冀州世家为主公之地,主公政令纵然损了他们利益,也是理直气壮。”

    “好一个理直气壮。”张辽不由哈哈大笑:“奉孝之言,吾亦认同,不过眼下这冀州牧还是要接。”

    “主公!”郭嘉对张辽的决定大感意外。

    一旁的袁基也愕然看向张辽,在他看来,张辽还是个很明智的主公,而且对于郭嘉的建议一向都很听从,眼下莫非真被冀州这杯毒酒迷了心智?

    不想张辽嘿嘿一笑,道:“本固兄且接了这冀州牧,而后我等名正言顺的征调粮食,收走兵马,挖了人才,然后退回上党,给袁绍留个烂摊子!”

    郭嘉和袁基闻言,不由目瞪口呆,脸颊齐齐抽搐起来。

    他们这才现,这个主公的无耻还真是没下限。

    袁基脸一下子黑了,当即摇头:“这个冀州牧我不做。”他丢不起这个人。

    “无妨,”张辽咧了咧嘴:“本固兄到时不必说话,便由我来做恶人,实在不成,就将这冀州府吏一锅端了,全部请回上党。”

    袁基脸更黑了,真要这么干了,恐怕他这个做不了几天的冀州牧也会名响天下,成为笑柄。

    郭嘉不由哈哈大笑,乐不可支。

    “这个冀州牧我不接!”袁基直接撂挑子了。

    郭嘉也劝张辽:“主公,寻常府吏要来并无用处,这些府吏根植于当地,到了其他郡县便用处不大,反而会坏了主公的名声。”

    张辽摸了摸鼻子,讪讪一笑,他是被缺人吓怕了,占据上党之时,他就现人才奇缺,连未成长起来的徐庶也拉过来了,随后还要占据太原与西河郡,尤其是这两个郡的异族很多,太原面临鲜卑匈奴的威胁,而西河面临羌氐的威胁,任用府吏必须要得力。

    此时听闻郭嘉一说,他才冷静下来,的确,寻常府吏拉过去也没用,反而容易激起冀州官吏反抗。

    接下来,张辽开始劝说袁基。

    ……

    第二日,州牧府中,韩馥看着底下一众府吏,神情犹豫了再三,扫过一众郡吏,沉默片刻,缓缓道:“君子以度德量力为是,吾决意将冀州牧让于袁氏。”

    荀谌、辛评等人脸色露出喜色,耿武、闵纯却大声道:“使君不可!袁绍虎狼也,此来冀州,必会带来祸乱!”

    韩馥摇头道:“吾非是将州牧之位让与袁绍,而是让与袁绍之兄,汝南袁氏嫡长子,故太仆袁基袁本固也。”

    荀谌等人闻言,脸色不由一僵,眼里露出愕然之色。

    大声反对的耿武等人脸上激昂的神情也是一滞。

    座中的府吏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鸦雀无声。

    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个袁基?袁绍的兄长?!

    好一会,下面荀谌才开口道:“使君莫非错认了他人?袁氏满门被董卓戕害,太傅与太仆均未幸免……”

    韩馥摇头道:“天佑袁氏,太仆有幸躲过一难,我与他同朝为官,又岂会认错,本固兄,且出来罢。”

    荀谌本还要再问,后堂出来两人,其士,而另一人,却是一个儒雅的士,出来后朝众人行了一礼。

    韩馥急忙从座上起身,几乎是强行拉着袁基坐在了他的州牧席位上,又将印绶交给了袁基,道:“后堂已经准备妥当,从今日起,吾便搬出州牧府,住进赵忠旧宅之中。”

    难得韩馥处事如此干脆,底下一众郡吏还没回过神来,州牧便完成了交接。

    “且慢!”一人突然大喝道:“州牧之位岂可如此仓促让与他人!”

    反对的正是长史耿武,紧跟着别驾闵纯、治中李历几乎同时反对:“还请韩使君慎思!”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