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借粮
    从冀州西望,绵延数百里的太行山巍峨高大。张辽渡过漳水抵达邺城时,看着戒备森严的邺城,心中并不奇怪。

    在这一带探查的暗影早传来消息,韩馥手下大将麴义叛乱。而韩馥带着手下兵马南下平乱,大败而回,缩入城中,好在麴义也有所忌惮,并未猛追。

    联想到先前暗影打探到袁绍暗中联合麴义的消息,张辽断定,其中必有袁绍作祟,袁绍已然磨刀霍霍向韩馥了。

    此时张辽的身边是袁基、郭嘉、典韦和两百猛虎士,此时典韦和两百猛虎士都解了面具,扮作寻常护卫,而其余数千兵马,都在附近山中。

    到了城门外,立时有守卫上前询问,袁基将自己的名帖交予士兵,让他转递韩馥。

    不多时,韩馥匆匆而来,先在城楼上观望,看到袁基相貌,不由神情震惊,很快疾步下来,带着人出城迎接。

    韩馥曾为袁氏故吏,他与野路子出身的袁绍没太密切关系,反而与袁基同为朝官,更是文人,颇是亲近。

    很快,韩馥接着张辽与袁基一行进了城。

    邺城中,张辽看到了史阿和一众击刹士伪装成百姓在附近徘徊,不由暗笑。史阿在河东巡查事了,先是被他调到了长子县谋夺上党,上党拿下后,张辽便在郭嘉的建议下,立时又派史阿带着击刹士提前混入邺城。

    如今邺城中,早有史阿带着同样扩编的四百击刹士混进来了,随时可以策应。

    一路上,韩馥却是神情震惊,根本没注意到其他,一直到了州府,他脸上震撼的神情仍然没有丝毫减少,直到府内,置了酒,摒退了众人,韩馥才迫不及待的看向袁基,问道:“太仆……吾听闻太傅满门被董卓所害……”

    袁基脸上露出伤感之色,摇摇头:“往事休提,总之是我当时不在府上,有幸逃过一劫。”

    “此上天之佑护也。”韩馥这才长舒了口气。

    袁基显然不愿意提这些往事,道:“文节如今倒是位高权重。”

    韩馥忙道:“在太仆面前,何敢言位高权重,却不知太仆是从何而来?莫非是从袁车骑那里……”

    韩馥说到这里,神色有些紧张。

    袁基摆摆手,脸上露出恨色,哼道:“休提那两个忤逆子弟,袁氏满门,皆是被他二人所累!”

    韩馥看到袁基怨恨袁绍,面色不由微微放松,叹了口气:“本初与公路,当初确实不该,如此,却不知太仆从何而来?”

    “文节还是莫称呼太仆了,”袁基道:“吾今为上党太守,此番前来有事相求。”

    “啊?太仆竟做了上党太守?如此正可守望相助。”韩馥面露喜色,随即又反应过来,忙道:“本固兄何来相求之言,有事尽管道来。”

    他也顺势下坡,改了对袁基的称呼。

    袁基犹豫了下,终究不好开口,看向一旁的张辽。至于郭嘉,此时早在一旁饮上美酒了。

    “韩使君,我等前来却是借粮。”张辽抱拳向韩馥一礼,呵呵一笑,他如今一副文士打扮,下巴粘了胡须,韩馥根本不可能认出来。关东诸侯虽然对张辽咬牙切齿,而且韩馥也被坑走了牵招,但实际上还真没几个人认得出张辽。

    “借粮?”听到张辽开口,韩馥抚着颌下胡须,颇有几分自得的看了袁基一眼:“不知本固兄要借多少?”

    冀州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州,地肥粮足,虽然在中平年间曾是黄巾贼侵害的要害之地,但随后在当时冀州牧皇甫嵩的上书下,免了几年赋税,已经休养生息过来,因而冀州不缺粮食,虽然大多数都储存在各大世家,但州郡县各处的府仓里储存的也不在少数,足以支十年只用。

    所以韩馥没有在意袁基的借粮之事,神情颇是自得大气,昔日位高权重的袁基能求上他,对他而言也是自得之事。在他想来,袁基既然开口,那借出十万石,甚至三十万石也没问题。

    看到韩馥的姿态,张辽毫不客气的开口道:“五百万石。”

    嘎?!正笑眯眯抚着胡须的韩馥手一抖,揪断了几根胡子。

    噗!正举杯饮酒的郭嘉一口酒喷了出来。

    连袁基的脸色也是一僵,眼角止不住抽搐。别说韩馥了,就连他也觉张辽的开口数目太离谱了。

    五百石是什么数目,足以令十万士兵两年之用!

    袁基这才想到,自己一路上并没有询问张辽想要借粮的数目,在他想来,能借五十万石就不错了,没想到张辽也开口就是五百万石!

    韩馥显然被张辽这个五百万石震懵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伸出五个指头:“五百万石?”

    张辽正色道:“不错,正是如此。”

    韩馥当即摇头:“没有,没有!邺城仓中,也不过两百万石存粮而已,更不可能全部借出!还要发放薪俸,供养将士之用。”

    张辽摇摇头,脸上露出一副悲伤的神色:“韩使君,非是我等狮子大开口,实是到了穷途末路,上党郡的数十万百姓而今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生死一线哪。”

    袁基面目低垂,连郭嘉也急忙低下了头。

    韩馥愕然道:“足下何处此言?上党郡莫非无粮乎?且上党郡不过十数万人口,何来数十万百姓?”

    袁基转过了头,郭嘉的头更低了。

    张辽暗中掐了下大腿,继续装出一副悲伤的模样:“去冬以来,匈奴在太原郡肆虐,十多万流民涌入上党,袁使君仁慈,将他们安顿下来,如今却是无粮可食,若是他们饿死,袁使君心中必然自责,无奈之下,只能来向韩使君借粮。”

    韩馥喃喃道:“匈奴如此厉害乎?太原郡也不过二十万人口,竟然逃过来一半……”

    咳!咳!郭嘉忍不住咳嗽起来。

    张辽在心中大骂,这韩馥怎的对各郡人口知道得如此详细?他却不知,韩馥当初在尚书台担任尚书之职,管的就是户曹,对这些数字又岂能不知。

    心中虽然大骂,张辽脸上仍是一副哀叹的神情:“太原、雁门,到处都是流民,原本豪强大族庇护的百姓也纷纷逃了过来。”

    韩馥这才点头,他管过户曹,自然知道豪强隐匿户口的严峻性。

    张辽见状,心中一松,又道:“更可恨的是黑山贼,黑山校尉杨凤,数次劫掠县乡,以致饿殍遍地,实在是……嗨!还望韩使君相助。而今袁使君已在上党屯田,一年之后,所借粮草必然如数奉还韩使君所掌冀州!”

    韩馥发了会呆,又连连摇头:“五百石实在太多,奈何仓中没有……”

    张辽忙道:“冀州乃天下有数的大州,下属九个郡国,更有县乡无数,所藏粮谷可支十年之用,邺城粮谷不足,韩使君可从其他郡县调取便是。”

    袁基和郭嘉不约而同的仰头饮酒,借着袖子遮住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