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过年
    初平二年,正月初六,立春,天子刘协与相国董卓率三公九卿,到长安城东方八里之郊迎春,祈求丰收,大赦天下。

    与此同时,河东太守张辽在河东祭祀社庙。

    祭祀之后,张辽在太守府前向河东大小官吏和百姓举酒祝福,并在太守府、河东书院、安邑宫等地方首先推出了贴春联、锣鼓队、舞狮子等活动,这些活动对于此时的人来说,很是新奇,热闹而有趣的活动令百姓无不耳目一新,精神一振,比之往年,河东各县都多了一种新年的活气。

    与此同时,张辽也推出了饺子、馒头、包子、烙饼、烧饼以及羊肉汤、炒菜、刀削面等新食物做法,并在庙会前由军中一百多个庖厨当众展示。

    一连数日,庙会前的人越聚越多,新食物的做法传遍了各县乡,丰富了百姓饭桌上单纯的菜谱和主食,令百姓无不欢喜。

    民以食为天,张辽没想到的是,他的这次举动,甚至比先前所有仁政的效果都要好,影响都要大,令百姓无不称道,并广为传扬,直至关中、太原、冀州,甚至后来被不少庖丁和百姓尊为食祖,各种文远菜、使君汤层出不穷。

    而百姓崇拜的力量是无穷的,张辽此时根本没想到这一次举动对他的巨大好处,令他的名声在百姓中越传越广,凡是新食物传到的地方,都将有他的传说。

    正月初八到正月十二,张辽又亲自到各处军中演武联欢,鼓舞士气,军歌嘹亮,将士振奋。

    正月十五月圆之夜,张辽又宣布安邑子时前暂时解除宵禁,在太守府前举行了篝火晚会,舞狮子、舞龙、宫灯、比武、军歌、猜灯谜,各种活动,将河东郡的文人、军人和百姓融合在了一起。

    太守府前,锣鼓喧天,两排宫灯从府门口直向远处蔓延,灯火通明,一百多个郡吏都在,个个精神昂扬,过年时张辽给他们发了米粮布帛,令他们个个都是干劲十足。

    除了郡吏,还有军人,文士和百姓。

    府门前,两头舞狮在锣鼓声中过山爬台,纵横起跃,看的一众百姓拍手欢呼,须臾,狮子舞罢,狮头下一人出来,正是使君张辽,一身青衣劲装,英武不凡。

    张辽朝一众文士和百姓抱了抱拳,正要回去,两条火龙从安邑宫那边盘旋飞舞而来。

    火龙是用竹篾编成圆筒,形成笼子,糊上透明、漂亮的龙衣,内燃牛烛,十分威武,一条火龙头下钻出一人,正是兴奋的牛辅,在锣鼓声中朝张辽大喊:“文远,快来!”

    张辽哈哈一笑,当即上去,接了另一条火龙的龙头,与牛辅两条火龙穿插舞动起来,众郡吏、军士和百姓不由吼声更响,完全沉浸于前所未有的欢快之中。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张辽才大笑着回到了太守府前,旁边一个帐子下,张辽的妾室尹月、贾诩的妻子张氏、郭嘉的妻子宁氏、袁基的妻子韩氏、关羽的妻子胡氏、典韦的妻子李氏,还有更多的女眷和孩子都聚集在这里,观看着这一场闻所未闻、前所未见的盛会。

    一众小辈,如典韦的儿子典满、关羽的儿子关平,正在场中正比试武艺,打得热火朝天,却看得两个母亲紧张不已。

    而郭嘉、司马徽、徐庶、石韬、司马懿等一众文士和学子则在那边的宫灯下猜着谜语,一个个皱眉苦思,摇头晃脑,其中有不少灯谜都是张辽出的,这种新奇的活动,独特的思维,令他们一时间还真猜不出来。

    不多时,小袁诚在潘奉的陪伴下跑了过来,大声问张辽:“张叔父,见人就笑的谜底是什么?”

    那边徐庶等学子听到小袁诚的呼喊,也不由纷纷竖起了耳朵。

    张辽呵呵一笑:“竺。”

    小袁诚还没反应过来,那边的徐庶等学子却是个个恍然大悟,脑洞大开,急忙又去看其他灯谜。

    “有心得志,此必是士也。”一个声音哈哈大笑,却是徐庶听了张辽的启发,转眼之间便猜了一个出来。

    马上就有郡吏去给他发灯谜奖励。

    张辽呵呵一笑,到了府门前,那里还有不少老成持重的文士没有下场,只是兴致勃勃的观看。

    “州平兄,如何?”张辽看向一个面目清朗,器宇不凡的中年文士。

    那人连连颔首,道:“不想张使君除了沙场驰骋,还有这般才能,实令吾佩服不已。”

    张辽哈哈大笑。

    此人正是原西河太守崔钧崔州平,曾响应袁绍讨伐董卓,在河内被张辽击败,后来便一直留在河内,只是正因他的起兵,令其父崔烈被董卓押入大牢。前几日他也不知道怎的察觉了毌丘毅的动向,在毌丘毅悄然带兵进入河东的时候跟随了他来见张辽,只有一个要求,请张辽向董卓宽言救其父亲崔烈。

    对于这个赖上来的家伙,张辽自然大是欢喜,崔州平此人能与徐庶同列为诸葛四友,自然有大才,何况他曾担任河西太守,熟悉河西郡的地利人事,对自己下一步谋取河西可谓雪中送炭。

    至于救他父亲之事,张辽也颇有把握,因为历史上董卓便只是将崔烈下狱,并未杀害,等到王允复出时,崔烈再次复出,担任城门校尉,后来死于李傕郭汜之乱。

    如今张辽在,自然能有把握救崔烈出来。

    不多时牛辅过来了,崔钧急忙回避。

    牛辅瞪着张辽,急声问道:“文远,那个千里姻缘一线牵是什么字?”

    显然他也被灯谜闹得纠结不已。

    张辽呵呵一笑:“老牛,这个还是猜出来才有意思。”

    牛辅哼道:“要能猜出来,我还用问你?”

    张辽吐出一个字:“重。”

    牛辅一听,当即比划起来,旋即恍然大悟,又道:“如此说来,那个千里草,便是董了?”

    张辽哈哈一笑:“不错,牛兄真是聪慧过人。”

    牛辅摆了摆手,低声道:“文远,为兄恐怕不能在河东久待了,要赶去弘农了。”

    “哦?”张辽心中一动,看向牛辅:“为何如此?”

    牛辅道:“外舅大人将李傕、郭汜、樊稠、张济、文和五个校尉交由为兄统领,他们均在弘农,为兄在这河东,却是鞭长莫及,实在不妥。”

    “何时起行?”张辽问道。

    牛辅道:“就在明日,今夜这场盛会,便当是文远为我送行了。”

    张辽点了点头,叹道:“如此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牛兄。”

    牛辅拍了拍他肩膀:“总有见面之时,文远是我牛辅此生结交的最好一个朋友,也是我见过的最旷达最有能力的大才,他日成就不可限量。”

    张辽默然片刻,道:“凉州军中,也数牛兄为人最是诚挚可交。”

    牛辅哈哈大笑:“这话怕也只有文远说了,我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做这中郎将,皆赖外舅大人,我也就看文远对眼,对其他人可不如此。”

    张辽呵呵笑着。

    他知道,郭嘉的计策见效了,他下一步要谋划上党、太原和河西,牛辅留在河东却是不妥,难免察觉异常,反而坏了眼下的情分。

    因此郭嘉出计,策动了牛辅身边的巫女,言道牛辅不宜再留在河东,否则于他不顺。牛辅最信巫祝之言,恐怕去弘农也是他主动向董卓提出的。

    张辽心中感慨,无论如何,自己在河东与牛辅相处的还不错,他日当可救他一命。

    牛辅离去后,时辰也接近了子时,在张辽的命令下,众人意犹未尽的慢慢散去。

    就在这时,毌丘兴匆匆而来,低声道:“使君,卫家二公子半个时辰前去了。”

    张辽一呆,卫仲道死了?

    他心中怅然,纵然自己几番派军医诊治,卫仲道终究还是没扛过宿命,那蔡琰父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