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盛事
    河东郡,张辽正在范氏堡中忙得热火朝天。

    当初抄了卫氏和范氏两大豪强后,卫氏坞被改作河东书院,范氏坞则被张辽改作了机械营驻地。

    张辽对机械营极为重视,又广泛召集民间能人异士,将机械营的扩编到了近五百人,又分作了两曲,一曲专门研制军事器械和装备,一曲则研制工用、农用和民用器物。

    在军事机器械上,张辽对马钧提出了连弩、霹雳车、望远镜、指南车等器械的构想。对其他器物上,张辽提出了雕版印刷、活字印刷、水泥、织绫机、翻车以及一些农具改良的构想。

    这些构想令马钧思路大为开阔,振奋不已,带着机械营几乎是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的疯狂研制起来。

    事实上对于发明而言,突破性的思路、构想和方向才是最重要的,这三点具备了,那发明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如果这些发明搞出来,张辽在军事、农业和文化上都将领先其他诸侯,发展速度会更快,后劲会更足。

    当然,对于这些发明,张辽也知道保密的重要,一旦泄露给敌人,那就是资敌了,自己的优势便会消失。虽然现在还没有人关注他,但他也没有懈怠,从一开始就采取了保密手段。

    他一方面严禁机械营人员泄密,另一方面采取隔离保密手段,将范氏坞中分隔成十数处院子,每处院子只研制一种器械,并且专配人员,不得相互串院子,除了马钧,其他人员根本不知道彼此研制的器械。如此一来,即便有一处不小心泄密,也不会影响到其他器械,损失会降到最低。

    除此之外,张辽又将河东郡的四处铁官全部统合起来,严格管控精铁,禁止精铁外输,除了部分地方打制农具外,其余的基本全部收归官府,全部用于铸造军械和农机。

    这已经是事实上的精铁官营,好在有两处精铁原本就在范氏和卫氏的掌控下,他们一死,张辽收回的很容易。

    ……

    初平元年十二月二十八,刚刚又一场大雪过后,寒风清冷,山岭树林间还有积雪层层。

    张辽正在河东书院的正堂之中,司马徽等数十名儒师围在他身边,郡丞王邑、主簿郭嘉、毌丘兴、司马朗几个亲信都在,正堂外还有数百名学子不畏天寒,围在门口,一个个神情兴奋而期待。

    今日,在这河东学院正堂中,将以雕版印刷出有史以来第一本印刷书籍。

    众人都很期待,这一日必然会被载入史册!

    正堂之中,张辽拿起一面雕版,在徐庶和石韬的协助下涂了墨,平平的压在一张纸上。

    徐庶和石韬小心的压着纸张四角,看着张辽缓缓抬起雕版,露出纸面上工整而均匀的文字,二人止不住激动起来,大喊着:“成了!成了!”

    一旁众儒师无不激动起来,就连一向淡泊名利、主张出世的司马徽身子也忍不住颤抖着,看着那满纸文字,忍不住喃喃道:“成了……成了……”

    张辽却神情镇定,平静的道:“元直、广元,取第二张纸来。”

    徐庶和石韬急忙将这张纸放在一旁晾墨,又取来第二张,张辽则拿了第二面雕版,涂墨,印刷,然后是第三张……

    大约半个时辰后,一本印制装订好的蓝皮封面《论语》出现在众人面前,郭嘉急不可耐的从张辽手上接过,先睹为快,看得忍不住咧嘴大笑。

    而后是一旁的司马徽,急忙接过,颤抖着翻开封面,露出里面一页页工整的小楷字,正是张辽亲自书写。

    “好!好!好!”司马徽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这三个好字,却不是平时那个好好先生的好,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激动。

    司马徽小心而不舍的将书递给了郡丞王邑,王邑翻看着新书,也激动起来。

    旁边一众儒师无不兴奋,期待,犹如一群新入堂的学子。

    张辽见状,呵呵笑道:“诸位不必着急,如今雕版已成,很快就会有第二本,第三本,乃至成百上千本。”

    这第一版意义非凡,所以由他亲自动手,印制的慢了些,实际上在真正的印刷中,数十面雕版同时开工,每三四人操控一版,每个页面印刷数百上千张,然后再统一装订,正如张辽所说,转眼就是成百上千本书。

    当然,雕版也有使用次数,用多了也会自己模糊,但比之手抄,无论是误差还是效率,何止强了千百倍!至于活字印刷,张辽也在搞,不过还没好,字模的制作太麻烦,活字和雕版各有优劣,完全可以结合着用。

    “主公,此千古盛事也!”郭嘉在一旁激动的道:“他日,将人人有书可读,天下不知有多少渴盼读书的学子会感激主公。”

    郭嘉相信,只要雕版书籍出去后,再宣传得当,张辽在儒林中的地位将会极为尊崇,令天下读书人仰望!他日开科举的阻力必然也会小很多。

    “不错。”王邑也是神情振奋:“从今往后,天下书籍出河东,河东书院必将名扬天下!”

    此时,众儒师传看着那本印刷论语,无不激动非常,看向张辽的目光多了尊敬和炽热。

    书籍传到外面,外面的学子更是一震狂呼怪叫。

    “使君盛德,泽及万千,我等幸何如之。”司马徽突然向张辽躬身一礼。

    其他儒师纷纷向张辽作礼,齐声道:“我等谢过张使君。”

    张辽呵呵笑着,心中大是开怀,从今往后,这些儒师和学子对他算是彻底归心了,只要培养出来,就是大批人才哪。

    他又想象着自己数年后开科举的情形,到时候必然会令天下学子更加沸腾,纵然是有世家阻力,自己也无所畏惧。

    终究说起来,东汉时期的世家还在起步阶段,并未尝过完全垄断政治的甜头,势力也远不如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强大,风气更是比魏晋南北朝好多了。

    自己有望破除阻力,扭转一切!

    张辽来到正堂外,看到一众学子激动的朝他行礼,一时之间兴致来了,当即又取了笔,让徐庶取来两卷长幅,挥笔写就了两列字: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虽然辞赋中多有对仗句,但对联对于汉代人而言,还算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文体,众儒师和学子看着那两列字,喃喃念叨着,心中登时感受到了一种洗礼。

    这是一种奋进的姿态,不同于时下日渐消沉的风气。

    张辽看着众儒师和学子,沉声道:“我期望众学子好好读书,胸怀经纶,腹有韬略,但我更期望诸位儒师和诸位学子能够体会世间百态,心系国家安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方不负平生所学。”

    轰!

    张辽的这句话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数百名学子一下子沸腾起来,个个看着张辽,无不振奋。

    最前面的徐庶和石韬眼睛直放光芒,徐庶看着那两列字,脑海里回味着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一时之间如痴如狂。

    康德看着张辽,喃喃的道:“此谓之大贤乎……”

    一向主张出世的司马徽怔在那里,微微失神。

    看着那些激动振奋的学子,见识广博的他知道,从今日以后,张辽将带起一股新的风尚,必然会有无数人附从。

    而这个年轻人才不过二十二岁!

    “此谓伏龙乎?”司马徽看着站在那里的张辽,喃喃的道:“不,他已是见龙在田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