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潜心发展
    “吕义的家眷可曾被放出来?”张辽又随口问了一句。??中文?

    一向天然酷的史阿脸上难得露出佩服之情,好奇的道:“使君是如何看出来的?吕义家眷进去不到两日,便被宋方下令释放,仆才以此为突破,查到了线索。”

    张辽呵呵一笑:“当时只是随口一问,现那吕义神情有异,又随便一试而已,成了便好,不成放了便是。”

    史阿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这个主公的手段便如他的作战风格一样,看似没有章法,却往往正打在妙处,或许这就是敏锐的直觉吧,正如自己对剑法的直觉一样。

    恰好这时张辽说道:“阿衡,你而今是督邮,对付下面这些滑吏,就要如同你使剑一般,既要凌厉,更要灵活,虚实相合,奇正相辅,要大胆猜想,审慎求证,不掺杂喜恶,不枉杀好人,奖优罚劣,却不容情。”

    史阿若有所悟。

    “治平者先仁义,治乱者重典法。”张辽沉吟了下,又道:“五部督邮作为督察之吏,是郡府的五柄出鞘利剑,必须要凌厉,且要从郡府的层面来看待和处置事务,正如眼下我们刚在河东打开局面,各项政令初步下达,就必须要用重手段震慑地方!所以,这宋方要重处,树立督邮巡查诸县的权威,使政令迅畅通。”

    史阿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

    初平元年十二月,关东诸侯兵马彻底退出雒阳,袁绍退到了河内,曹操依附其麾下,王匡、於夫罗、张杨、毌丘毅也到了河内,河内一时间兵强马壮,有近三万兵马。

    其余诸侯如袁术、韩馥、张邈、刘岱、袁遗等人则各自回了本郡。

    关东诸侯兵马退去后,董卓命中郎将董越屯兵渑池,段煨屯兵华阴,牛辅和张辽屯兵河东,又命李傕、郭汜、张济、贾诩、樊稠等校尉驻扎在新安和谷县一带,由牛辅统领,随时准备作战和扫荡,又任命朱儁为河萳尹,守在雒阳毕圭苑一带。

    董卓自己则带着中郎将吕布、徐荣以及皇甫嵩、盖勋等大臣回了长安。

    回到长安后,董卓为了聚敛钱财,将原本通行的五铢钱大量回炉,又将雒阳百姓当初无法搬走的铜人、铜钟和铜马打碎,重新铸成小钱。

    粗制滥造的小钱就是个破圆铜片,不仅分量比五铢钱轻,而且没有纹章,小钱边缘也没有轮廓,不耐磨损,唯一的一个特点就是数量增加数十倍了。

    河东太守、中郎将张辽听闻后,向董卓上书,提到了通货膨胀之论,董卓虽不以为然,但却在李儒的建议下,稍稍放缓了小钱铸造。

    除此之外,董卓大肆动关中民夫二十万,加紧了建造郿坞,又大肆搜刮金钱珠玉和粮草,以充实郿坞,令关中怨声载道。

    ……

    天下四处大乱之时,张辽却在河东郡潜心展。

    在扫清豪强、度田编户、彻底掌控了河东郡之后,张辽迅走出了第二步,强军、屯田、明,军事、农业和技术齐头并进。

    军事是张辽立足乱世的根本,而他的精兵战略更是少不了操练,为此他制定了详细的士兵操练条律。

    条律规定,士兵每日黎明卯时和黄昏酉时进行奔跑越野,锻炼体力和奔袭能力。每日上午辰时和下午申时进行阵战操练和骑射,练习旗鼓号令和兵种配合,包括攻城和野战,尤其是旗鼓号令,全军统一,以避免将领阵亡或轮换将领后的指挥混乱。巳时、午时和入夜后练习急行军就餐、学军规、诵军纪和休息。午后未时,则到附近县乡帮助百姓和老弱孤寡挑水、打扫,拉近军民关系。

    除了操练外,士兵每个月有三天休息和探亲假,实行轮休,战时取消。

    为了鼓励青壮踊跃参军,激励将士奋勇杀敌,张辽减轻了军户的赋税,凡七口以下人家,有一人入伍者赋税减半,两人入伍者赋税全免,富户豪强和大口之家则不在此例。

    张辽又将在小平津时设立的忠烈祠推广开来,凡是殉国阵亡的有功将士,他们的名字都会刻写入忠烈祠中,接受祭祀。

    同时,张辽在郡下各县设立专属住宅,专门安置殉国将士的遗孀孤寡。

    这一举措,直接为他收拢了军心,将士们无不对他誓死拥戴,少了后顾之忧,作战更是勇猛,从几次零星的战斗中就能明显反映出来。

    不过,在提高军户待遇的同时,张辽也提高了参军入伍的准入资格,凡是新兵入伍经历三个月操练不合格、而又无一技之长者,便遣送原籍继续种田,或作为郡府、县府、乡亭的巡捕和护卫。

    与此同时,张辽严申“三要九禁”军令,尤其是违反了九禁的,斩杀不饶,与临阵逃脱者同,并取消其家眷享有的军户待遇。这个处罚可谓极为严厉了,那些士兵无不肃然,几个月来没有一个胆敢违纪的。

    张辽对此很满意,他要的是精兵,可掌控的精兵,可纵横驰骋的精兵,而不是冗兵和乱兵,看似声势浩大,虚耗粮草却没多少战斗力,反而为祸百姓,自坏根基。

    除了军事训练外,张辽在河东郡开始全面屯田垦荒。

    屯田最早始于汉武帝在西域屯田,是安顿流民,统一垦种,获得粮食的最有效手段,也是三国曹魏率先强大的基础。

    张辽早就知道屯田,但他只是闻其名而不知其然,直到与韩浩经过一番交流,他才知道,屯田也不是那么简单。

    屯田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强迫百姓屯田,第二种是招募屯田。

    张辽自然不会强迫百姓,他采取的是招募屯田。

    接着便是组织屯田,屯户主要来自那些从豪强庇护下收回来的佃农、贼寇俘虏、受罚的罪囚和一些自愿参与的寻常百姓,并采取一种近乎军事化的管制,以五十人或百人为一屯,由屯官放工具和种子,集体劳作,接受监管。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收成分配,韩浩提出了三种分配方式供张辽选择:

    第一种是劳役屯田,每年的屯田收成除了供屯户食用外,全部交官。

    第二种是分成屯田,每年收成之后,分成收租,使用官牛的,官六民四;使用私牛的,对半分,即百姓留一半,上交官府一半。

    第三种是定额屯田,按每人或按每亩,收取固定数额的粮食。

    张辽放弃了第三种方式,定额收租太呆板,如果遇到丰年还好,遇到灾年屯民的负担就会很重。

    他采取了第一种和第二种方式。

    第一种劳役方式是针对贼寇俘虏和受处罚的罪囚,他们只有无偿进行一年至三年的劳役屯田,才能转为正常屯田。

    对于寻常屯户,则采取第二种方式,按比例分最为合理,可以激屯户的积极性,即便后世的很多领域仍然都是采用这种分成模式。

    不过针对韩浩的提议,张辽又放宽了分成条件,将比例定为使用官牛者,官民对分,使用私牛者,官四民六。

    先前编户齐民之后,河东郡足足多了近十万的编户齐民,数目之多令张辽瞠目。

    只是,虽然可用人数不少,屯田对无田无产的百姓和流民也大有好处,但那种近乎军事化管控,却让大多百姓犹疑却步。

    从各世家豪强释放出的十万百姓,只有不到三万无产者愿意参与屯田,其余百姓或是租借土地自行耕种,或是仍愿意托庇于豪强,做一个编户的佃农。

    三万屯民看似不少,却远远达不到张辽的要求,但他不能强迫,他已经得罪了世家,再得罪了百姓,可就彻底玩完了。

    不过张辽自然有手段,他迅布告了四条鼓励措施。

    第一条,屯户可以免除每年一个月的劳役。

    第二条,遇到灾年,屯户将优先得到官粮赈济,屯户家中的患病者将优先得到官家医馆的医治。

    第三条,凡屯田满五年的屯户,可免费获得五十亩自有田地,满八年的可免费获得一百亩自有田地,自行耕种,按律纳税。

    第四条,官府将建立郡学、县学、乡学,凡屯田满三年的屯户,允许家中一名子弟免费进入乡学读书,屯田满七年者,允许家中一名子弟免费进入县学读书,绩优者可优先擢入官府任用。

    这四条规定一出,参与报名屯田的百姓登时蜂拥而至,甚至有一些有田地的百姓也参与了进来,数目达到了十万人,只把韩浩忙得不可开交,张辽不得不给他增派人手。

    众屯民在韩浩的带领下,开始分田、复田、修田、垦荒,趁着明年初夏前,做好屯田耕作的一切准备。

    河东地区处于河谷盆地,气候相对于并州地方稍微暖和,并州由于气候偏冷,只能种植一茬,河东一年却可以种两茬作物。

    初夏耕种一茬,到了秋季成熟收获,整田之后,可以在秋季直接耕种冬小麦。冬小麦经历冬春,到了夏季六月收割,再种夏粮。

    如此循环,只要施肥得当,再利用武帝时赵过明的“代田法”,沟垅相间种植,加上合理施肥,灌溉得当,地力完全可以支撑,收成也有保障。

    军事和屯田是张辽这段时间忙碌的两大事项,除此之外,还有一项,就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