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不妥之处
    关家的堂屋中,晦暗的烛光下,吕义浑身止不住颤抖,眼前这太守虽然年轻,但伏虎太守的威名绝不是说说而已,上任不过一个多月,定白波,免卫固,斩范先,平鬼面,度田编户,令诸多豪强噤若寒蝉,何况他一个小小的亭长。

    吕义绝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惹到了伏虎太守,他肥胖的脸上满是惶恐。

    张辽面无表情的看着吕义:“说罢,为何夜闯民宅?是谁给你的胆子?”

    吕义打了个哆嗦,看也不敢看张辽,慌忙道:“回使君,是那恶贼关羽害了小人兄弟,小人心中气不过,一时冲动,前来报仇,请使君念在小人报仇心切的份上,饶小人一命。”

    “哦?”张辽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七八年的仇,今日才想起来报?”

    事出必有因,张辽才不相信事情会有这么巧合,七八年的仇,今夜才突然来寻麻烦,而且如此明火执仗,肆无忌惮,其中必然有原因!必有倚仗!

    一旁的史阿若有所思。

    张辽盯着吕义,突然问了句:“你可认得本县县令?”

    吕义身子一抖,眼里闪过一丝惊惶,忙道:“本县县令,小人自然是认得的。”

    “嗯。”张辽不置可否的应了声,不再理会他,而是看向史阿:“阿衡,你怎会在此时赶来?”

    史阿道:“仆这几日正好巡查到解县,黄昏时在县府见到了毌丘掾,得知使君到了这里。”

    张辽点了点头:“在解县可曾发现什么不妥?”

    史阿道:“仆在解县东面看到大片荒芜田地未曾平整,也未曾度量,便到县府来查看,却是县令宋方因其母生病,这些日子无暇处置公务,才耽搁了下来。”

    “那片田地是何人所有?”张辽追问道。

    史阿道:“是范氏与其党羽名下田地。”

    张辽皱起眉头,转了话题:“宋县令名声如何?”

    史阿道:“仆已打探过,他是个有名的孝子,被县乡称道。”

    “孝子……”张辽沉吟着:“县里其他事务处理的如何?可有陈年积案?”

    “有积案,却并不算多。”史阿摇摇头,突然反应过来,惊愕的道:“莫非宋县令有什么不妥麽?”

    张辽想了想,道:“宋方可曾知道我来了解县?”

    史阿道:“使君微服私访,我等未敢泄露使君行踪。”

    张辽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看向一旁沉默的胡明,问道:“这位宋县令的风评如何?你可知此次解县的度田如何?”

    胡明忙道:“宋县令孝名远扬,只是……性子有些软,百姓与豪强讼,多劝其和。此次度田,宋县令并未出面,倒是……”胡明看了一眼吕义:“吕家趁机又买了不少田地。”

    一旁关平不忿的道:“便是他要强买我家的八十亩地,我与母亲不卖,他便几番强难。”

    吕义忙道:“小人家中有些资财,田产又未满了使君所设限度,关家不过一口男丁,却有八十亩地,不合一人五十亩之数,故而小人想买过来……”

    “荒田的价格很低吧?”张辽莫名其妙的问了句。

    吕义面色微变,忙道:“小人不知。”

    张辽看向史阿:“你明日便安排人去暗中查探宋县令,县丞与功曹史也查探一番,至于这吕义,将他这些家奴连同他的一些亲眷全部打入县牢,妇孺老人例外,切忌不要对宋方提到我的名字。”

    “是。”史阿应了声,忍不住问道:“宋方莫非真有不妥麽?”

    “我只是感到有些怪异而已。”张辽摇摇头。

    史阿问道:“不知有何怪异之处?”

    张辽笑道:“阿衡,身为督邮,监察数县官吏,与这些官吏天生就是对立的,你要面对的是盘根错节的关系,还有不少老奸世故的滑吏,因此要学会透过表层伪装的纱幕去看本质。”

    史阿认真的道:“请使君指点。”他对张辽很是佩服,知道张辽的见识和谋略远远超过他。

    张辽呵呵笑道:“便说这宋县令吧,如何能透过纱幕看他的本质是好是怀,就先看他两个特点,一是以孝闻名,二是他任县令一职,所以你便要从这两点入手。”

    看史阿若有所悟的样子,张辽继续道:“我为何怀疑这宋县令,只因为有一个最大的疑点,他孝敬母亲,无暇处理政事,倒也有情可原,但他属下还有县丞与县吏,如果他真有心,只要将命令传下去交由丞吏处理便可,根本不需要亲自动手,也不会妨碍他孝敬母亲,又怎会耽搁了政事?”

    “不错。”史阿连连点头。

    张辽接着道:“所以这里面便有一个很大的疑点,正是对于他本人而言。”

    史阿有些迷茫。

    张辽耐心的道:“阿衡,你可知朝廷数百年来为何要举孝廉为官吗?要知道,孝与廉,并不能代表能力。”

    史阿疑惑的道:“不是因为德吗?”

    张辽摇摇头:“德固然是一方面,但有德不一定能治好郡县。细细思量,孝与廉有一个本质的共同之处,便是孝廉之人多半都是有责任、敢担当的,于私如此,于公亦不会差,所以朝廷以此选拔人才,颇有成效。而自古以来凡是真正的孝廉之人,在家孝悌,在外为官亦多是尽职尽责,而这宋方,既以孝闻,却耽误公事,其性内外不合,故而我才有所怀疑。”

    史阿登时恍然,恭谨的抱拳道:“非使君教诲,仆实想不到此处。”

    张辽呵呵笑道:“督邮行监察之责,便是如此,要于违和与细微处反复思量,若他内孝老人,外勤公事,便是好官,若他耽搁了公事,纵然有任何理由,你也要去查探清楚,如此而已。”

    这时,一旁的吕义脸色已经完全发白了,别说张辽,就是史阿也注意到了,他心中一肃,当即便道:“仆这就去查探。”

    张辽知道他的性格,心中有事便睡不安枕,当即嘱咐道:“一切小心,不要操之过急,打草惊蛇。若无事,便当无事,若有事,你可自行处置。”

    史阿抱了抱拳,消失在雪夜中。

    ……

    第二日一早,雪收云散,一片清冷,张辽与祝平扫了院子里的雪,便拉着郭嘉习练禽兽拳,正好关平也起床,在一旁看的眼热,张辽便也将禽兽拳教给了他,令关平大是兴奋。

    胡氏在院子里看到儿子如此开心,脸上满是笑容。

    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大喊:“关平!关平!快带你阿母去县里编户。”

    张辽闻言不由一怔,看向关平与胡氏,胡氏想到张辽身份,顿时有些赧然。

    关平还没反应过来,朝门外的少年奇怪的问道:“阿五,你昨日不是还不愿去编户麽?今日怎的如此性急?莫非有人逼你不成?”

    门外少年兴奋的道:“今日不同了,郡里来了个大官,说是编户之家的子弟,将来可以进入学堂读书识字,还有机会被举荐做官,今日一早,乡里的人都去了,听说县府已经挤满了人。”

    那少年急声道:“我就不进去了,要随父亲去编户了,你莫要耽搁了。”

    随着脚步声远去,关平这才反应过来,看着张辽,下意识的摸了摸脑袋,他也是突然想起,自己这个叔父可是太守,下达编户之令的人。

    胡氏忙道:“使君,因长生不在家中,家里拮据,我们只能……”

    张辽摆摆手,笑道:“无妨,嫂夫人的艰辛小弟自然知道,不过这编户将来于民可是大有好处。”

    胡氏忙道:“妾身这就带着平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