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史督邮
    那胖子冷笑道:“关平,我知道你小小年纪就颇有武力,可是我这些护卫也不差,有二十二个,个个都是好手,你还是早早束手就擒的好,你母随了我做妾,我或许还能认你做个假子,否则,嘿!”

    关平听吕义辱及母亲,登时一声怒吼,手持长棍便冲了上去,一杆长棍如同怒龙出海,直奔吕义。

    吕义不由色变,急忙后退两步,大喝道:“拦住他!”

    二十多个护卫登时拦在吕义身前,不想关平力气极大,长棍左右横扫,一口气便打倒五六人,凶悍之极。

    “平儿小心。”胡氏看着被围困的儿子,神情焦急。

    吕义朝那些护卫厉喝道:“先捉他母亲!谁能捉到,赏钱一千!”

    一众护卫登时振奋起来,七八个缠着关平,另外七八个则是朝胡氏这边猛冲过来,连被关平打倒在地上的几个人也爬了起来。

    “阿母快回屋。”关平见状大急,急忙要回身救母亲,却被牢牢缠住。

    胡明见状,急忙拦着妹妹身前,却哪抵得过那些护卫,一下子将他打倒。

    胡氏手中握着一柄匕首,看着五六个护卫冲过来,咬牙便要与他们拼命。

    那边关平见母亲危急,来不及相救,不由嘶声大吼,长棍一转,猛冲向吕义,却是要先拿下吕义。

    胡氏手持匕首,正要与几个狞笑的护卫拼命,一只胳膊拦在了她面前:“嫂夫人退后。”

    却是手提长剑的张辽。

    那七八个护卫看到又有人拦着胡氏面前,登时大怒,纷纷喝道:“竖子找死!”

    胡氏见状,急声道:“文远,你快走,此事却是与你无关。”

    “嫂夫人这话就见外了。”

    张辽呵呵一笑,一把抓住打过来的一根木棍,向后一拉,抬腿就是一脚。

    通!

    那个护卫一下子飞出三四丈,挂在了墙上,长声惨叫。

    几乎同时,张辽中兴剑出鞘,几个横扫,击打过来的几根长棍和长矛就被斩作两截。

    七八个护卫都是一惊,不想张辽动作更快,长剑一抛,两手伸出,一手捉了一个护卫,抡起来就扔出了墙外,墙外传来扑通声和惨叫声。

    余下五六个护卫没想到张辽如此勇猛,慌忙后退,张辽却更快,借着雪地向前一滑,仍是一手一个,向外抛出。

    夜雪之下,一个个人影在半空大叫着飞出了院子,院子里转眼间便空了一半。

    “文远快……”胡氏的话刚说出一半,就惊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再也说不出话来。

    从地上爬起来的胡明也有些发懵。

    那边的吕义也看到了这一幕,又惊又怒,喝道:“尔是何人!莫非是这贱妇的姘……啊!”

    张辽看他嘴臭,半截木棍飞出,正打在吕义脸上,吕义惨嚎一声,跌倒在地。

    “叔父威武!”被围在护卫中的关平由惊转喜,兴奋大喊,这一声叔父喊得畅快之极。

    张辽呵呵一笑:“他们便交由你了。”

    “是!”关平兴奋大叫,手中木棍疯狂横扫,那几个护卫惊得连连后退,转眼又是两人被打倒。

    胡氏见状,有些着急的道:“文远……”

    张辽知道她担心儿子,摆摆手,道:“虎父无犬子,二哥武艺当世绝顶,平儿自也不会差了,总要成长起来。”

    胡氏闻言,不再说话,却仍是紧张之极。

    张辽拔了中兴剑,几步过去,将正要爬起来逃走的吕义又一脚踹到在地,冷哼道:“你是本地的亭长?”

    吕义额头被张辽丢出的木棍砸得肿起一个大包,怨毒的看着张辽:“不错,我正是此地亭长,你这姘……”

    张辽又是一脚踏过去,中兴剑落在吕义嘴边,声音冷厉:“若再吐出一个脏字,便割了你的舌头!”

    吕义不由面色惨白,嘶声道:“我是亭长,汝若敢伤害于我,难逃王法!新太守兵强马壮,杀人如麻,绝不会放走行凶之徒!”

    “你是亭长,我还是太守呢。”张辽淡淡的道:“亭长保十里安定,你夜闯民宅,行凶伤人,也知道王法?”

    吕义正要说话,突然门外传来马蹄声,一人翻身下马,进了院子。

    吕义一见到那人,登时狂喜大吼:“史督邮!史督邮!此人大逆不道,袭击官吏,又冒充太守……”

    不想那人径自走到张辽神情,躬身抱拳道:“使君。”

    吕义脸色一下子僵在那里:“使……使……君?史督邮莫非认错人,此人如此年轻,怎会……”

    他忽然想到了新太守的传说,正是一个年轻人,一颗心不由沉了下去。

    那来人正是史阿,他冷冷的看了吕义一眼,转向张辽:“使君,此人是否该杀?”

    地上吕义登时打了个冷颤。

    “阿衡,”张辽无奈的道:“你如今也是督邮了,要依律行事。”

    他当初手下缺少亲信的四部督邮,便将史阿任命为南部督邮,放了出去巡查诸县,而这解县正在史阿巡查范围之内。

    史阿认真的道:“依律,夜闯民宅,行凶伤人,可杀。他是亭长,知法犯法,更该杀。”

    “啊?”地上吕义慌忙向后退了两步,转向张辽:“使君,救……救命啊。”

    他发现,这个曾见过的南部督邮才是真正的杀神。

    张辽也被史阿堵得无语,看关平那边也将七八个护卫放倒在地,只能摇摇头:“先将他捉过来审一审,再杀不迟。”

    吕义心中不由更惶恐了,这一个督邮,一个太守,似乎都是杀神,与一般的官吏全然不同啊。

    院子里,胡明听到了史阿和吕义对张辽的称呼,呆呆的看着走进来的张辽,慌忙道:“小民胡明见过使君。”

    他先前一直举得张辽的名字有些熟悉,此时才突然想起,新任太守可不就是叫张辽,一时心中又惊又喜,不由局促起来。

    胡氏更是发懵,一时心中竟然不敢相信,丈夫何时结义了如此厉害的一个兄弟,不但武艺强的令人发懵,更是两千石大官,堂堂河东太守,一上任就免了功曹史卫固,斩杀了恶霸范先的强势太守!

    直到关平兴奋的喊了声“使君叔父”,她才回过神来,慌忙也要行礼,却被张辽阻止:“嫂夫人不可如此。”

    胡氏心中不由激动和欢喜,有这个丈夫结义的小叔子在,这下子自己母子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