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关平
    一路向西,雪越下越大,张辽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抵达解县之时,已将近黄昏,路上行人越来越少。

    张辽并没与入城,而是拦住了一位行路人,问道:“这位兄台,敢问常平里怎么走?”

    那人指了一个方向,道:“向西大约五六里便是。”

    张辽命毌丘兴带着两个书佐自去县府,自己则带着郭嘉和祝平继续向西。

    他看到解县的田地情况,对此地的县令便有些看法了,没有直接去县府,而是先去此行的另一个地方,二哥关羽的家。

    据他所知,关羽已经离家七八年,在雒阳时还提到想回河东看一看,但关东诸侯兵败,关羽的心愿就未必能达成了。

    张辽自做了河东太守,便早有过来探看一番的打算,只是前段时间忙碌,直到此时微服私访解县,才能公私兼顾。

    到了常平里,又问了几个人,他们才寻到了一处不算大的宅院,宅院门上无字,木门也颇是古旧。

    张辽敲了敲门,好一会儿里面才有脚步声过来。

    “外面何人?”一个年轻的声音在门里问道。

    张辽不由扬了扬眉,这个声音似乎充满了警惕,他和声道:“在下张辽,乃关云长结义兄弟,前来拜访。”

    “关云长?”里面的人声音诧异:“阁下莫非是找错了吧?家中并无关云长此人。”

    找错了?

    张辽一愣,随即他脑海中念头一闪,呵呵笑道:“关云长,便是关长生。”

    哐啷!

    大门陡然打开,一个少年探出头来,急声道:“阁下认得关长生?”

    张辽借着雪色,打量着眼前这个少年,大约十三四岁左右,小小年纪脸上却没有丝毫稚气,手脚粗大,面色微显赤红,眼里满是坚毅。

    不过此时少年的神情满是激动,又带有几分警惕。

    从他的脸上,张辽看到了关羽的痕迹,不由微笑道:“莫非是关平贤侄?”

    “阁下果真认得家父?他却在何处?”

    那少年果然是关平,不过此时陡然听到父亲消息,脸上神情颇是惊喜和焦急。

    “正是。”张辽呵呵而笑。

    关平却没有轻信,又问道:“却不知我父亲如今是何相貌?”

    张辽不由暗赞,虎父无犬子,这关平虽然年幼,却有几分机智,当即道:“身高九尺,丹凤眼,卧蚕眉……”

    张辽只说了两句,关平神情便激动起来,忙道:“果真是家父,贵客快请进来!”

    他带着张辽几人一进门,便大声喊道:“阿母!阿母!”

    很快,一个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妇人在一个仆妇的陪同下迎了出来,看到关平身后跟了三人,不由一愣,忙道:“平儿,这是……”

    关平脸色涨红,兴奋的道:“阿母,几位贵客是父亲的朋友,还有一位好似是叔父……”

    张辽上前两步,行礼道:“张辽张文远见过嫂夫人。”

    那妇人闻言,登时身躯一震,眼里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忙回了一礼,吃吃道:“贵客认得……认得拙夫?”

    张辽点了点头:“小弟与长生乃结义兄弟。”

    那妇人神情更是激动:“敢问拙夫他在何处?可曾回来?”

    张辽摇了摇头,道:“二哥在外一时难以回来,只是小弟如今路过解县,特来上门拜访。”

    那妇人眼里不由露出失望之色,旋即又忙道:“如此,贵客快请到堂屋一坐。”

    张辽点了点头,道:“嫂夫人但叫我文远便是。”

    那妇人道:“妾身姓胡。”

    张辽看她模样,就知道她还有几分怀疑,不过自己此行确实也有些唐突,而且眼下天色将黑,留在府中也不妥。

    他沉吟了下,道:“嫂夫人,小弟今日只是匆忙而来,且天色已晚,便不进屋了,明日再登门拜访。”

    他这么一说,胡氏反而去了大半怀疑,忙道:“如此大雪天寒,天色又黑,岂能让文远离开,若是拙夫知道,定要责骂妾身。”

    她不待张辽分说,便看向身边仆妇:“李嫂,且去将西屋收拾出来,留客人晚上休息。”

    张辽见状,反倒不好走了。

    到了堂屋,胡氏让关平上了酒,又询问了关羽的一些情况,几番落泪。

    张辽问起关羽的父母,胡氏说了这些年的苦楚。当年刚刚二十多岁的关羽杀了乡恶霸吕熊,逃走他乡,关平那时才四岁。只是吕家后来不知怎的勾结了县令,几番欺压关家。关羽父母担忧儿子,又不堪忍受欺吾,二老抑郁病亡,留下胡氏照看幼子。

    幸得胡氏娘家在乡里颇有些名望,加上县令不久后也换了人,她才与儿子勉强生活了下来。

    张辽听了,不由唏嘘,当即去拜过了关羽父母的灵位。

    胡氏看到张辽如此尊重关羽的父母,这才亲近了许多,加上张辽能说会道,几番话下来,胡氏便将张辽当作兄弟一般。

    而关平也喊起了叔父,听张辽说起父亲的勇猛,更是神情兴奋,俨然一个大孩子。

    不多时,又来了一人,却是胡氏的兄长胡明。

    张辽心中暗自松了口气,有了胡氏兄长在这里,他们三个男子留下来便没有了瓜田李下之嫌,显然胡氏也是这么考虑的,才暗中叫来了兄长。

    用了酒饭,打发了兴奋的关平去睡觉,胡明也安排了张辽三人到西屋休息。

    张辽却没有睡下,而是与郭嘉谈论着私访以来的一些见闻和想法。

    这时,却忽然听到院门外传来了敲打声,有胡明在,他们本不方便出去过问,没想到外面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张辽当即让祝平保护好郭嘉,自己提着中兴剑出了屋子。

    ……

    夜雪下,院门大开,二十多人冲了进来,领头的是个大腹便便、满脸肥肉的胖子,那二十多个人显然是家丁护院,个个手持木棍枪矛。

    胡明倒在地上,脸上多了一个巴掌,正被关平扶起。

    胡氏怒视着那个胖子:“吕义,你怎敢夜闯民宅!”

    “夜闯民宅?”那胖子看着胡氏哈哈大笑:“当年关羽杀我弟弟,今日我便要夺他妻,杀他子,以报大仇!以前有胡老儿护着你们母子,而今胡老儿已死,胡家衰落,我吕义又做了有秩,看还有谁能护着你们!”

    关平手持一根木棍,挺身喝道:“关平在此,看尔等谁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