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零七章 因何而杀
    安邑宫中,张辽与牛辅一边对饮,一边玩着六博棋。他现在虽然忙,但政令一下去,自己每日便跑到牛辅这里遛一遛。

    他如今在河东的一些动作太大了,难免惹来一些是非,牛辅可是大好的保护伞,能帮他抵挡不少来自董卓方面的怀疑和压力。

    何况牛辅此人能力平庸,但性格还算不错,他交朋友又不讲究能力,合得来就行,一来二去,倒是与牛辅很熟了。

    六博棋是春秋战国乃至秦汉以来王公贵族喜欢玩的一种兵法游戏,西汉时天子甚至在皇宫中专门设了博侍诏官,专门研究这种兵法棋盘。

    牛辅最喜欢玩六博棋,一来二去,张辽也学会了一些,一开始他在牛辅手下连连吃败仗,但他擅长兵法,后世为了拍马屁又学过象棋,所以几天下来就反占了上风,令牛辅大为不服,二人常常杀得面红耳赤,倒也是一番乐趣。

    “哈哈。”张辽一推棋盘:“牛兄,不要再负隅顽抗了,那是没用的。”

    牛辅盯着棋盘看了半天,忍不住骂道:“文远,非人哉!汝便不能相让一二乎?”

    张辽大笑:“酒可相让,财可相让,唯独这下棋不能相让,不然乐趣尽失矣。”

    牛辅是董卓女婿,不敢好色,却好财,张辽抄了卫、范两家,给牛辅送来一些珍稀的珠玉铜器,对他而言都是作用不大的,索性与牛辅交个好。

    牛辅听到张辽所说,不由慨然道:“吾自为中郎将以来,独文远可朋友相交也,他人见吾,无不小心翼翼,反倒没趣。”

    张辽不由失笑,这或许就是上位者的代价吧,恐怕自己到了某一天,也会是如此。

    牛辅又道:“文远,听人说,文和二子都有任用了?”

    张辽点了点头,道:“贾穆为西部督邮,贾玑为贼曹掾。”

    他当日在太守府前,除了北部督邮裴潜未动外,其他四部督邮都被免了,之后他又想起自己手下还有几个雪藏的人才,其中一个就是贾诩的长子贾穆,贾诩将家眷全部托付给张辽,贾穆就在其中,他行事稳重,颇有父风,张辽便任命他为西部督邮。

    牛辅不由赞道:“文远真重义之人也。”他对贾诩颇是尊重,因而看到张辽重用贾诩两个儿子,很是高兴。

    张辽呵呵一笑,沉吟了下,又道:“牛兄,小弟近几日要微服出访,查看下面各县情况,安邑方面还望牛兄招抚一二,郡府有郡丞王邑在,倒是不须多虑,唯有北部白波,仍有数股兵马,还要小心他们来袭才是。”

    牛辅点了点头,道:“文远不必担忧,不过汝要留下行程,若有变故,我立时知会于汝,破贼还是要靠文远才是。”

    张辽微微颔首。

    牛辅又道:“依为兄看,汝这太守做的辛苦,既得罪豪强,还要微服私访,着实太累,何不如作为逍遥太守,只要郡中不乱便是。”

    张辽笑而不语,他不敢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但人的志向确实是各有不同的,牛辅为人性格优柔,甘于现状,进取心不足,或许这才是让董卓放心的地方。

    但他却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到了这个乱世,总要做出一番功业才是。

    张辽托付了牛辅后,便离开了安邑宫,到了太守府,带上郭嘉,去看白波俘虏。

    当日在闻喜一战,张辽与牛辅联合击破三万白波贼,白波渠帅李乐逃走,韩暹却被捉了,张辽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政务,并没有过来查看情况,只交给了张郃处置。

    事实上,他可以直接收编白波贼,充实实力,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因为他准备改革军制,对未来的军事规划是走精兵战略,并非规模战略,宁可要两万精锐,也不要十万散兵。宁可训练出一支百战不殆、军纪严明的精锐,也不要动辄数十上万的规模。

    精兵战略有几大优势,一来机动性强,容易指挥,二来所耗粮草和军饷都少,对百姓的负担也小。如果是规模化,超过数十上万百,那每次行军粮草就是一个极大的消耗,无论对自己还是对百姓都是极为不利的。

    如此一来,实行了精兵战略,势必要提高将士的地位和待遇,包括军属的待遇,到时候士兵一职将会令很多人向往。

    如果将这些白波贼直接收编为士兵,那就会放纵很多人去做贼寇,因为做贼寇的代价太小了,而且投降之后就有做士兵的机会,还能享受高地位和待遇,何乐而不为。

    所以他不能开这个口子,他命张辽将这些白波俘虏整编成劳役兵,必须先服劳役一至三年,才能有机会作为正常百姓和士兵。如果劳役期间有立功的或表现优秀的,也可以转为士兵。

    至于他们所服劳役,可以是屯田,也可以是建设学堂、修路铺桥等,既是橙汁,也是为自己节省人力,可以一举双得。

    张辽与郭嘉来到城外军营,先去看了那近万数白波贼,军营如今是张郃坐镇,营中俘虏也没那么多,大多数都被拉去修建学堂、平整荒田去了,而后他又与郭嘉去见了被俘虏的白波渠帅韩暹和几个中层白波将领。

    韩暹很是俯首帖耳,不过看到郭嘉时,愕然了一下,要知道他们这次进攻河东,固然是自己野心勃勃,但近半也是混入他们内部的郭嘉鼓动所致。

    张辽与韩暹说了几句话,便带着郭嘉离开了,一出军营,张辽就吩咐张郃:“儁乂,斩了韩暹吧。”

    一旁郭嘉一惊,忙道:“主公因何如此?若杀了韩暹,恐怕后面白波不易招抚也。”

    张辽沉声道:“我从他眼里看到了恨意。”

    “恨意?”郭嘉一愣:“他兵败被俘,也是常事,未必会怨恨主公吧?”

    张辽看着郭嘉,道:“他怨恨的是奉孝你,所以不能留。我不能让你们处于危险之下,不能给你们留下祸端,否则就是我这个主公的不称。”

    “主公……”郭嘉心中感动,一时不知说什么了。

    张郃却抱拳沉声道:“属下这便去斩了他。”

    “恩。”张辽淡淡的道:“顺便将他传首郡县,威慑不法之徒。”

    “喏。”张郃领命,大步回了军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