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零四章 玉玺
    深夜,郭嘉离去后,张辽却在灯下看着一个打开的红匣子有些发懵。

    我去!怎么是传国玉玺!

    张辽刚打开时,惊得险些把匣子扔掉。

    这个匣子就是当初古采英在宫中随身携带的那个,后来唐婉离开小平津前留给了他,当时并没有说里面是什么,只说让他好生保管,或有用处。

    张辽只以为是古采英的东西,就没有擅自打开,只是一直存放在那里交给尹氏保管,后来到了颍川再见唐婉之时,唐婉又对他提过一次红匣子,随后在雒阳遇到孙坚,他突然想到了传国玉玺之时,那时候心中就有些古怪的感觉,后来忙于河东之事,一直疏忽了。

    直到这两日将家眷搬入太守府,他才想起了这个红匣子,没想到打开一看,居然是传国玉玺!

    张辽轻轻将匣子里的传国玉玺拿出来,眼前这传国玉玺大约四寸见方,通体玉质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瑕疵,上方雕刻着五条御龙,盘旋缠绕,最显眼的是玉玺一角有缺口,补了一块金子。

    他将玉溪转过来,只看到玉玺的正面刻有八个篆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至于传国玉玺的传说,他也知道一些,听说是战国时楚人卞和得了块极品宝玉和氏璧,后经楚流转赵,最终天下一统,归于秦。秦始皇命李斯篆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将和氏之璧精雕细琢,刻成玉玺。始皇二十八年,乘龙舟过洞庭湖,风浪骤起,龙舟将倾,始皇忙将传国玉玺抛入湖中,风浪乃平。八年后,华阴平舒道有人又将传国玉玺奉还祖龙始皇。

    也有说始皇丢了将传国玉玺抛入湖中后,又着人选上等玉石雕刻了一块。汉高祖刘邦灭秦得玺,登基时便佩带传国玉玺,自此才成为传国之宝,象征正统。

    西汉末王莽篡权之时,索要玉玺,太后怒掷玉玺于地,被摔掉一角,王莽令工匠以黄金补之。其后玉玺几经转手,落到光武帝刘秀手里,并传承下来。但在去年十常侍之乱中,传国玉玺丢失,不知所踪,之后董卓找了无数次也没找到,没想到居然辗转到了自己手中。

    张辽咧了咧嘴,好东西啊,就是不称帝,拿着收藏把玩也是一件快事哪。不过这东西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就是大祸。

    至于交上去……怎么可能!别说怕牵连了唐婉,就是不牵连,到了自己手中的宝物,怎么可能送出去。

    这东西现在没用,但以后或许有大用,实在没用,也能当作张家的传家宝啊。

    中兴剑,传国玉玺,张辽心中美滋滋起来。

    ……

    次日,张辽下达了度田与编户的政令,措辞严厉,不从者惩处极重,下面诸县与地方豪强登时骚动起来。

    黄昏,安邑县城西面数十里外,斜阳照射在卫氏坞上。

    卫氏坞建在夯土高台上,东西长两里多,南北也有一里多,坞墙高两丈有余,四角都建有角楼箭塔,坞内还有一座近五丈高的望楼。

    堡坞墙外四周挖有丈许宽,丈许深的壕沟环绕,正门有门楼,门楼外设有吊桥,可谓一座小型军事堡垒了。

    堡坞之中,卫固的两千部曲刚刚操练完毕,他们皮甲、戈矛、弓箭俱备,四面还有战鼓、滚石、油锅、巨木等防御物资。

    自范氏坞被破之后,这几日卫氏坞内防备森严,每时每刻都有人在五丈高的望楼上观察四面情形,随时准备作战。

    而此时,卫固正与十多个地方豪强主事者在厅堂中密谈。

    “诸位,”卫固神色冷厉,恨声道:“张辽此獠,在河东肆意妄为,先是残害了范氏,而今又要度田与编户,他不过是一个河东太守,焉敢行此国计,分明是要打压我等,夺我等田产,夺我等宾客、佃农与部曲,置我等于死地,我等绝不能束手就擒!否则便如范先一般,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其中一个豪强附和道:“张辽此举,确实不妥,只是他手下有精兵,非比寻常外来太守,难以抗衡哪。”

    另一人道:“吾等便交出一些田产与佃农便是,总好过落个家破人亡。”

    卫固斥道:“此幼稚之言也!张辽此人手段狠辣,事事做绝,若是妥协,家破人亡,悔之莫及!何况尔等便甘愿交出田产与佃农乎?”

    其他豪强闻言,纷纷沉默起来,让他们放弃田产与佃农,哪怕是一些,也如同割肉一般心疼。

    又一人道:“卫家主可有妙计,若有妙计对付张辽,我等自当遵从。”

    卫固冷笑道:“张辽虽然有兵马,但终究不过一个外来之人,岂能比得我等?吾在这数日之间,已多次派人前往关中司徒府申诉,说张辽在地方横行霸道,肆意妄为,抄家灭族,斩杀忠良,素闻王司徒嫉恶如仇,张辽这太守岂能做久乎?”

    众人眼睛一亮,道:“正是如此。”

    卫固又道:“吾又派人去安邑宫牛中郎处进言,又送去厚财,一山难容二虎,张辽跋扈,牛辅也不差,二人必起龃龉,牛辅为董相国女婿,张辽岂能久留于此乎?”

    众人更是振奋。

    “还有一法,”卫固眼里闪过阴毒之色:“我等可派刺客刺杀张辽,无论成否,嫁祸于白波贼,必然无虞。”

    “卫家主真是妙计如神!”一人开口道:“却不知要我等做什么?”

    卫固嘿声道:“为保万无一失,必须多计齐用,诸位在乡里都颇有能力,如今我等便联合起来,鼓动乡里民众作乱,再命部曲伪作贼寇与匈奴,劫掠其他县乡,只说是要驱赶张辽,诛杀张辽,如此一来,河东大乱,民众岂不怨恨张辽乎?长安岂能不调走张辽乎?”

    “挑拨民乱?”一个豪强犹豫起来:“我等岂能与朝廷抗衡?”

    卫固哼道:“我等只对张辽,不对朝廷,何所惧哉!何况如今董相国苦于关东战事,无力顾及其他,河东乃他后方,一旦生乱,他必然力求安稳,岂能问罪我等。”

    众豪强闻言,大是松了口气,纷纷道:“卫家主之计可行,便依卫家主之计行事。”

    “很好!”卫固沉声道:“我等部曲联合起来,足有上万,吾又能掌控不少郡吏与县吏,汝等回去,再联合其他大族与县官乡吏,将声势做大,一举将张辽除去!”

    “正是!”众人精神振奋。

    就在这时,卫固一个亲信急忙进来,报道:“禀家主,南山鬼面帅送来一封信。”

    “南山鬼面帅?”卫固皱了皱眉,脸上露出狐疑之色,道:“占据南山的不是黑虎贼李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