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零二章 伏虎太守
    轰!

    那些百姓一下子振奋起来,也不知是谁吼了一声张使君,众百姓立时跟着大吼起来。

    郭嘉、周晖、司马郎等人此时对张辽可谓佩服之极了!

    明明是典韦毁坏了郡府大门,张辽却转眼将它变为了一件利民收心的好事,令河东郡百姓无不欢呼!

    看这种效果,张辽此举多半会成为一个传说,甚至为其他州郡效仿,留名青史!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心思和妙招,他们是无论如何想不到的。

    ……

    新任河东太守已经上任数日,就在这数日间,发生了一件震撼河东郡诸县的大事,横行郡县的贼曹掾范先被新使君雷霆斩杀,河东范氏的堡坞被顷刻攻破,家产籍没,还归府库!

    范氏堡坞里搜刮贮藏的金钱、布帛、珠玉、粮草、盐铁、牲畜,数目之巨,令无数看到的百姓深为震撼!众人知道范先平素横行霸道,搜刮乡里,但却没想到他居然搜刮的如此之多,远超过河东府库。

    还有很多百姓找到了自己被范先掳走的女儿,对范先可谓深恶痛绝,对张使君则是感恩戴德。

    死去的范先一时间臭名远扬,人人唾弃,拍手称快。

    与此同时,新任使君在太守府前带来的轰动与震撼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越传越烈,越传越广。

    新使君智辨假侍卫、扫除蠹虫吏、怒斩范贼曹、整顿恶郡兵、罢免卫功曹,折服众府吏、论罪白波贼、敞开郡府门的一个个事件被传得绘声绘色,成为佳话。

    尤其是他的一些言语,如“白波不平,无颜上任”,“太守府是养吏办事,不是养猪宰杀”,“宁可让诸曹停转十天半月,也绝不用浊吏”,“取之于百姓,用之于民生”,令无数人回味与赞赏不已。

    一个雷厉风行、强势无畏、嫉恶如仇、一心为民的年轻太守形象很快在百姓中形成,伏虎太守的威名很快传开,不止是因为他降服了一头猛虎,更是因为他上任便斩杀范老虎,为民除害。

    事实上,张辽的名声能这么快在河东传播开来,固然是他上任当日表现震撼,却也有他暗中推波助澜的缘故。

    张辽来自后世,曾在县府中混过,深知宣传和舆论的力量,怎么会不借用这个机会,更以范先之恶,来彰显自己之正。这些日子,他手下的暗影可没闲下来,他的名声能迅速传开,暗影居功甚伟。

    与此同时,卫固回去后也暗中令人传了张辽的恶名,但比之张辽的宣传手段,他可谓拙劣之极,全无作用。

    此时太守府前,围着不少百姓,其中很多人都是从大老远跑来看那敞开的郡府大门的,还有不少是来听郡府断案的。

    伏虎太守上任之后,第一件事便是会同决曹掾贾逵处理郡府积压的陈年案件,数日之间断案上百件,无论是新太守张辽,还是年仅十七岁的决曹掾贾逵,都令众百姓无不称道,他们才知伏虎太守既有神断之能,又有任人之明。

    看着一个个上诉的人出来,随着卫士出动,一个个恶徒被绳之以法,围观的众人看得大快人心。

    这时,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憨厚青年在府门口转悠,不断向里探望,一个早围观了多时的老者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柳孚哪,是来看贾决曹吗?”

    柳孚忙点了点头,叫了声:“李叔。”

    李叔啧啧称道:“真没想到,你这舅弟年龄不大,却如此了得,记得他小时候穷得还穿你的袴子哩,如今竟然都是一曹长官了,真是时来运转,还是张使君有识人之明。”

    柳孚咧嘴笑了笑,不知道怎么接话,李叔却是个健谈的,又指着那边一个刚被卫士押来的罪囚,道:“看到那恶贼没?张老五的儿媳便是被他糟蹋了,这恶贼也曾是郡吏,可是却放着府吏不做,偏要去范先堡坞里做奴隶,张使君明断,将他捉了起来……”

    柳孚道:“范先为恶不少。”

    李叔哼道:“那个恶徒,死有余辜,范先如此,嘿……那卫固与他关系最好,怕也不是个好货。”

    柳孚不由紧张的道:“李叔慎言,卫功曹的亲信和宾客很多,到处都是。”

    “怕什么?众人早已猜测,暗中都传得纷纷扬扬了。”李叔嘿声道:“任他卫固霸道,伏虎太守一来,他也只能缩起头来躲到坞壁里,你听没听说,曾经的主簿卫朱和金曹卫苟都改名了,嘿,还是伏虎太守了得。”

    这时,又有两个人从郡府中走出来,李叔一看,不由凑了过去:“赵大、赵二,你兄弟二人的争执断得怎样?怎么走到一起了?是张使君还是贾决曹断的?”

    赵大惭愧的道:“是张使君所断,他却是没受理,只是好生劝了我们一番。”

    “哦?”李叔登时眼睛一亮:“快说说怎么回事?仆还是第一次听说张使君不受理的。”

    赵二开口道:“张使君说,杀人放火盗窃,法理重于亲情,似俺兄弟这般纠纷,却是亲情大于法理,他不受理,让我们回去好好想想,若是不成,再来找他。”

    李叔一愣,随即拊掌赞道:“好一个张使君,有雷霆之威,也有仁慈之德,这是我们河东百姓之幸,依仆看,你兄弟二人便听张使君的教诲,回去好好过日子便是,同胞而生,有什么可争执的?反令张使君为难。”

    那兄弟二人急忙点头,张辽的亲和劝解,也令他们感触很深。

    ……

    黄昏,太守府中,张辽与郭嘉对饮。

    历经数日审理,终于将郡府积压的案子全部了结,张辽大是松了口气,这几日确实将他累坏了,难得清闲下来与郭嘉喝个小酒。

    当日清理了卫固范先及其亲信党羽之后,他又迅速补充了各曹郡吏,任周晖为功曹掾,周晖曾为雒阳令,有极为丰富的理政经验,任功曹掾反而是委屈他了,但张辽如今麾下就这些职务,一时间也只能委屈他们了。

    又任郭嘉为主簿,司马朗为户曹,贾玑为贼曹,五官掾毌丘兴代理金曹,周晖的兄弟周旷为仓曹,而王邑依旧为郡丞,总算是让郡府运转了起来。不过四部督邮暂时还没有着落,只能稍微缓一缓。

    “主公,”没有外人时,郭嘉还是习惯喊张辽主公:“如今要扫灭卫固等豪强,还要度田、编户,是不是太急太严了?度田、编户并非易事,汉武与光武都曾为之,颇是艰难,何妨先谋划他事,等主公在河东立稳之后,再行度田、编户之举,那时威望已立,阻力便会小很多。”

    张辽摇摇头,笑道:“奉孝哪,哪块骨头最难啃,我们就先从哪块啃起,这并非意气用事,而是因为人性。”

    “人性?”郭嘉有些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