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三百章 使君上任 9
    “鹰扬卫拜见使君!”

    三千将士阵列在太守府前大道上,领头的正是韩浩、韩却和牧寒,在三人的带领下,一众将士高举兵器行礼,吼声如雷,整齐划一,气势凛冽。

    范先手下那一千郡兵退缩在包围圈里,一个个面色发白,神色惶恐,面对如此军阵,他们心胆俱裂,根本不敢有丝毫妄动。

    张辽看着在几次战斗中迅速成长起来鹰扬卫,心中亦是自豪,他两手抱拳,缓缓高举,朗声道:“将士们辛苦了。”

    “使君!使君!使君!”

    三千鹰扬卫连着张辽身边的猛虎卫,举着兵器,齐声大吼,声势震动整个安邑县城。

    一众郡吏和百姓见到张辽麾下如此声势,不由大为震撼。他们再次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使君的强势和强大,看着站在太守府大门前台阶上的那个年轻太守,心中再也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和怠慢,包括那些暗中观察的豪强!

    卫固一颗心沉了下去,似张辽这般人物,有如此精锐的兵马作为后盾,有如此雷霆果决的手段,他们怎么抗衡?

    张辽看着激昂的众将士,微微颔首,昨日在闻喜大破白波之后,他为了大计,快马赶回安邑县,而这些将士也不辞作战之苦,在后面押着俘虏连夜赶回安邑县,如今依旧精神昂扬,令他感激而满意。

    他转而扫过王邑等一众郡吏,缓缓道:“河东郡太守府贼曹掾范先,残暴凶恶,荼毒百姓,聚兵作乱,围攻太守府,意图残杀郡吏,威逼朝廷两千石大吏,与谋逆无益,即刻斩首示众!”

    众郡吏没想到这个新太守竟然果决,连审讯也没有便直接下令斩杀范先,无不大惊。卫固面色惨白,死死的看向张辽。

    被典韦拎着的范先身子一颤,面如死灰,嘶声道:“张辽!我与汝势不两立!”

    张辽没有理会他,接着沉声道:“河东范氏,私藏部曲,聚兵自重,为害乡里,侵吞府库,损公肥私,着猛虎、神射,即刻破范氏堡坞,收其部曲,籍没家产,还归府库!”

    “啊——张辽!吾恨不能喝汝血食汝肉!”

    范先一听到张辽要抄他的家,登时疯狂起来,对张辽破口大骂,典韦挥手就是两巴掌。

    “行刑!”张辽只吐出两个字,掷地有声。

    卫固在那边慌忙大喊:“张太守手下留情!”

    张辽面无表情,范先既然自己作死,他岂能放过,何况如此凶暴之徒,却是一刻也不能留!

    典韦二话不说,拎着范先大步走到一旁,将他掼倒在地,两个猛虎士立时将他挟住,一个猛虎士抄起了大刀。

    范先终于惊慌起来,嘶声大喊道:“使君,饶命!饶……”

    大刀落下,范先一句话没说完,那颗头颅就滚落在地,颅腔鲜血狂喷。

    众郡吏无不大骇,看着那颗滚落的头颅,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卫固一下子瘫倒在地,范先的那些党徒则是面如死灰!

    此时,县里越来越多的百姓也围了过来,看到这一幕,都是心中大快,振奋莫名。

    张辽看向典韦:“带着猛虎、神射,即刻破范氏堡坞!凡其部曲,全部俘虏,有旧恶者交付决曹论罪!”

    他顿了顿,又缓声道:“不可伤其家眷无辜者。”

    “喏!”

    典韦抱拳大声应和,留下一百猛虎士护卫,将其余猛虎士全部带走,去会和神射营,攻打范氏堡坞。

    众郡吏和百姓悚然,他们知道,从今日起,跋扈一时的河东范氏要烟消云散了。

    张辽又看向范先手下那些惶恐的郡兵,肃声道:“尔等身为郡兵,食郡府俸禄,百姓粮米,本该缉拿贼寇,保一方安定,如今却做出大逆之事,罪不容恕!”

    他看向韩浩、韩却和牧寒三将,沉声道:“将他们全部押起,反抗者格杀勿论!余者会有司审查,平素为恶有罪者加重论处!无罪者好生操练,让他们知道怎么做郡兵,怎么捕贼捉贼!”

    “喏!”韩浩一声领命,立时指挥兵马将一众郡兵全部拿下,范先的亲信贼曹史带着数十人反抗,被鹰扬卫直接刺死,余下郡兵登时再无抵抗意志,纷纷束手就擒。

    张辽点了点头,有很多事他并没有完全安排到位,比如这些郡兵该如何断其罪恶,他将主动权交给了三个将领,要观察和磨练他们的处事能力。

    此时的卫固看着张辽的威势,很想服软,但他却又不舍得放弃自己的利益,心中权衡挣扎,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与张辽对抗,看着张辽那些精锐的兵马,足有三千,他当即嘶声大喊:“张辽,汝为河东太守,本该讨贼保郡,如今白波贼在闻喜肆虐,汝却将兵马调来荼毒忠良,汝实不配为河东太守!”

    他要让张辽在河东失了人心!

    众人几乎同时看向了站在台阶上的张辽,包括郡吏和越来越多的百姓。

    张辽沉默了片刻,突然呵呵笑起来,喝道:“擂鼓!”

    咚!咚!咚!

    鹰扬卫军中战鼓擂起,越来越快。

    在众郡吏和百姓不解的神情中,大道东面,应和着鼓声,又来了一支兵马,竟然绵延看不到头。

    这支军队步骑皆有,一千多步兵手持大戟,一千多骑兵人强马壮,他们个个衣甲染血,更特别是,他们押着数千俘虏,这些俘虏个个头裹黄巾。

    看到那些俘虏,不少人惊呼:“白波贼!”

    白波贼虽然号称白波,却是因为起于西河白波谷,他们是黄巾分支余孽,仍然保持着头裹黄巾的习惯。

    数千垂头丧气的白波贼被押到了太守府前,而押送贼兵的步骑两军则是整齐阵列,一如先前的那三千兵马。

    此时,太守府门前大道上已经极为拥挤了,但仍然汇聚了越来越多的百姓,他们都是闻风而来,要看新太守就任的一场盛事。

    一众俘虏押送到位,一身戎装的张郃大步上前,单膝拜倒在地:“佐军司马张郃前来缴令!”

    “儁乂辛苦了。”张辽下阶扶起张郃,携他站在台阶上,而后看向下面一众郡吏和百姓,振声道:“白波肆虐河东,逼近安邑,威胁百姓,本太守临危受命,来此上任,已到河东数日,然则白波不平,本太守便无颜来这太守府上任!”

    他指着张郃,道:“故而未到河东之时,本太守便早早分兵,命张儁乂司马带兵从东垣陉道,星夜奔袭绛邑敌后,而本太守昨日与牛中郎自闻喜发兵向北,鏖战整日,已然大破三万白波贼,俘虏万余,更追过汾水,令贼不敢南顾!如此,本太守方敢来这太守府就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