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使君上任 7
    卫朱脸色涨红,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了,这个太守的嘴巴真是太毒了。

    张辽又看向金曹卫苟和仓曹范仕:“卫苟,汝的良心真的喂了狗了,范仕,汝犯事了,卫功曹这人用的不好,虽说豪族多才能,但不能把一些猪猪狗狗的也塞进来,祸害百姓,汝二人也听候审讯吧。”

    卫苟和范仕听到张辽的话,不由骇的面色发白,卫固暴怒道:“张辽,汝真要将这河东郡搅得天翻地覆不成!”

    张辽淡淡的道:“如果本太守没听错的话,卫功曹是在威胁本太守吗?”

    他看似神情平和,心中却极为愤怒,昨日他亦从毌丘兴那里得知,如今河东府库空虚,除了牛辅征用的粮草和军饷,大多数都被卫氏和范氏瓜分了。而且凡入库金钱粮米,他们先要刮取三成,入库之后,还要不断偷取,他们所养部曲,基本都是府库和谷仓供应的薪俸和米粮,完全是损公肥私!

    如今府库和仓谷之中,金钱不足百万,米粮不足八千石,发了郡吏俸禄,基本就空了,连自己手下兵马的军饷也没了,自己接手的完全是一个烂摊子!这些豪族就是要绑架自己,让自己不得不屈身向他们借粮。

    百姓遇到灾年,府库无力赈济,反倒是他们出力卖好,获得名声和威望,如此绑架郡府,着实该将他们一举扫荡!

    张辽又怎能不怒!

    卫固听到张辽森然的话语,咬了咬牙,正要说话,忽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大吼:“贼曹办事,闲人让路。”

    卫固眼睛一亮,看着张辽,缓缓道:“张太守处置的府吏,大多都与范贼曹交好,范贼曹手下有一千二百郡兵,唯他之命是从,太守行事还是仔细斟酌为好。”

    卫固说罢,死死的盯着张辽,观察着他的神情。如今他是彻底与张辽撕破了脸了,张辽今日犹如雷霆的举动,令他喘不过气来,险些崩溃。

    他知道张辽有兵马,恐怕不会惧怕郡兵,但他此时只想威胁了张辽,让他暂时妥协,只妥协一下也好,让自己喘一口气,迅速与范先回去细细谋划。

    他和范先的部曲都在堡坞里,他们的倚仗也在那里,除此之外,他们还能发动乡民,但一切都需要时间来筹划。这个张辽的雷厉风行着实令他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准备一切。

    他需要时间!卫固在心中嘶吼。只一天也好,索性发动民乱,让这张辽在河东无处可留!或者花重金去找牛辅对付张辽,一山不容二虎,挑动他们内斗。还可诉向长安,要么就暗中联合白波贼或匈奴。

    卫固一瞬间脑海里就闪过了数个手段。

    张辽没理会卫固,只是看着从西面大道浩浩荡荡而来的一千二百郡兵,惊得围观的百姓慌忙向东逃散,眉头紧皱。

    “何人聚在太守府前闹事!”当先一个大汉威风凛凛,左顾右盼,眼神凌厉。

    众百姓又往东面远处缩了缩,被看押着的郡吏中又有人大叫:

    “范贼曹救命啊。”

    “家主!”

    张辽不由冷笑,这些郡吏果然大多都是卫固和范先的党羽和宾客,郡府还真是被他们架空了。

    他隐隐记得,历史上杜戢就任河东太守之时,就曾被二人领兵逼迫威胁,如今的大汉真是糜烂到了极点,不过是一个空架子而已,豪强如此势大,为了一己之私,就可以绑架朝廷,难怪天下大乱,不可逆转。

    范先一马当先,带着一千多郡兵很快围困了太守府门前,他大步走过来,看了一眼卫固,又看了一眼被看押的众郡吏,转而盯着张辽,厉声道:“张太守,汝因何拘押郡吏,我等要讨个公道!”

    张辽呵呵一笑:“汝是何人?”

    范先大声道:“吾乃贼曹掾范先!”

    “哦?”张辽眉头一挑:“贼曹来了,吓了本太守一跳,还以为是贼来了。”

    范先怒道:“张太守却不可侮辱我等!”

    “侮辱?”张辽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厉声道:“汝等还知道自己是贼曹,手下这些兵是郡兵?且看汝带着这些郡兵,一个个横冲直撞,鬼鬼祟祟,人模狗样,丢人现眼,这是兵吗?比贼还贼!”

    范先面色涨红,他一挥手,那一千多郡兵登时围了上来,兵刃相向,典韦见状,冷笑一声,带着一众猛虎士迅速挡在张辽面前,杀气腾腾。

    远处的百姓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发懵,不少人吓得急忙要躲回家,这显然是要起大乱子了。

    范先自恃兵多,看着张辽,大喝道:“汝这太守,强横霸道,不合做我河东太守,速速退去,否则休怪我……”

    “哦?范贼曹是想要威胁本太守吗?”张辽神色不变。

    “不错!汝可以这么想。”范先毫不掩饰自己的强横霸道:“一个外来太守,莫要将自己看的太高了。”

    卫固没想到范先竟然如此大胆,事情一下子闹大了,他阻止已经来不及,一时之间只能任由范先行事,只想着或许这样能逼得张辽妥协。

    他为人多计而无断,这种人作为辅助还好,可以多方出计,但作为决策者,一旦遇到危急或关键时刻,反而是神思混乱,难以决断,无所适从,坏了大事。

    张辽看着范先,淡淡的道:“范贼曹,你也高看自己了,说实在,本太守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无力的威胁,实在是想怕也怕不起来。”

    张辽的嘴巴实在能气死人,尤其是范先这种脾气暴虐横行惯了的,当即面色铁青,指着张辽,一声大吼:“众儿郎,此贼冒名太守,残害府吏,速速将他捉拿,死活不论!”

    “杀啊!”一众郡兵本就唯范先之命是从,登时大吼着冲了上来。

    范先也抽出了腰间大刀,杀气腾腾,他本是武力过人,才做了贼曹掾,此刻便想亲手斩杀了张辽。

    张辽一挥手,典韦大吼一声,带着十多个猛虎士朝范先冲了过去。

    范先也是大吼一声,大刀朝典韦劈头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