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使君上任 6
    听到卫固隐晦的威胁,张辽呵呵笑道:“卫功曹莫要吓唬本太守,本太守胆子一向不大,不过好在本太守当年也做过郡吏,对这些门门道道熟悉的很,要诸曹运转,百吏足以,二百人的薪俸发给一百人,想必大家的干劲会很足。”

    卫固脸色一僵,其他郡吏却是眼睛一亮。

    张辽看卫固还要开口,厉声道:“本太守素来宁折不弯!宁可让诸曹停转他十天半月,也绝不用浊吏!卫功曹不必费尽心思,为那些浊吏出头!”

    卫固被张辽一句话呛得险些又一口血喷出,什么叫他费尽心思为那些浊吏出头?

    他转看四周,果然,那些郡吏和百姓都以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张太守莫要血口喷人!诬陷忠良!”卫固目若喷火,大声指责。

    张辽淡淡的道:“卫功曹多心了。”

    卫固被他轻描淡写的姿态又气得不轻,当即就拂袖而去,心中已然下定决心,要与范先带着那些被清退的郡吏去长安有司诉张辽恣意妄为,扰乱河东,定要将这张辽驱出河东!再不成,他心中涌起一股杀机。

    此时他在心中大骂范先,手下有一千二百贼曹,也不知去了哪里,让他一个人顶在这里,独木难支。尤其是这张辽狡诈的将处置场地放在了太守府门前,光天化日之下,他有了太多的顾忌,郡吏中的亲信也不敢妄动。

    张辽看卫固准备离开,没有理会,又看到不远处张健到了,不由点了点头,当即一挥手,张健带兵押着七八十个惶恐不安的人来到了太守府前。

    太守府前众郡吏不由哗然,本来转身要走的卫固也僵在那里,回过头来,看向张辽:“张太守这是何意?”

    被押过来的七八十个人赫然就是那些今日没有来太守府的郡吏,几乎都是卫固和范先的亲信。

    张辽肃声道:“本太守接到举报,这些府吏聚拢在一起图谋不轨!”

    快刀斩乱麻,在这吏治之上,他从来就没想过妥协,没想过舒缓,绝不给卫固和范先任何反抗的机会!

    他不待卫固说话,转头看向贾逵:“贾决曹,辛苦了。这些府吏全部交予汝审判,不要过激,不可枉纵,不要放过一个恶徒,也不好冤枉一个好人!若是任事之人,可交由本太守勘察,若是奸狡之徒,依律判处!”

    “是。”贾逵看着那一众同袍,也有些发懵,没想到自己刚上任决曹掾,就接了这么一个大案。

    “卫功曹救命啊。”

    “家主!救我!”

    那些郡吏中有人嘶声大叫。

    “张文远!”卫固低声怒吼,他实在压制不住自己的熊熊怒火了,只恨不能将眼前这太守立时刺杀!

    “这些只是捉到的。”张辽看了他一眼,哼道:“听说还有不少府吏在一些坞壁之中做奴隶,放着好好的府吏不做,偏要去做奴隶!也罢,索性便由他们去吧。否则大兵破了堡坞,捉过来也不过是顺手的事。”

    卫固愤怒的神情僵在脸上,他感受到了张辽话语中的威胁,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此刻只想迅速找到范先,二人连手,大举反击。

    众郡吏看着曾经位高权重、傲慢跋扈的功曹史卫固就这么败退了,下意识的让出了一条路。

    张辽瞥了一眼离开的卫固,又高声喝道:“金曹何在?仓曹何在?”

    金曹掌管货币和盐铁,仓曹则是掌管仓谷,此二人握着河东郡的钱袋子,整治了人事,接下来就是府库,财权紧次于人事。

    随着张辽一声高喝,众郡吏中两人眼皮跳了下,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准备离开的卫固,慌忙出来:“金曹卫苟,仓曹范仕,见过使君。”

    那边准备离开的卫固再次僵住了,他忍不住转过身来,他不能走了。张辽的连消带打太厉害了,他唯恐自己离开后,场面更加无法控制。

    只是他此时只感到浑身无力,脸皮发烧,自己几次要走,张辽没有阻拦,可是自己就是走不成,还要厚着脸皮留下来,实在是丢尽了颜面。他从来没觉得如此进退维谷。

    张辽看着出来的二人,问道:“府库中现有多少钱粮?”

    众百姓闻言,也不由好奇的竖起了耳朵,他们心中也很好奇。

    “张太守!”卫固沉声道:“此乃郡府密事,岂可当众言之?”

    张辽摇了摇头:“事无不可对人言,本太守都不急,尔急什么。”

    卫固有些焦虑,又口不择言道:“张太守,岂能如此不知轻重!”

    “滚!”张辽眼睛一瞪,暴喝一声:“汝一个功曹,如此张狂,欺压一郡太守,是谁不知轻重,再啰嗦,打汝四十大棍!”

    卫固一下子呆在那里,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下面卫苟和范仕却着实吓了一大跳,卫苟慌忙道:“回太守,库中有钱八百一十二万。”

    范仕也急忙道:“仓中有谷六万三千四百石,因讨伐白波,供应军粮,所以少了些。”

    张辽点了点头:“钱谷数目知晓得如此之清,汝二人也算恪尽职守了。”

    两人下意识的抹着额头冷汗,连声道:“使君过奖了。”

    那边卫固也松了口气,他下定了决心,回去立时偷偷补足府库,先应付了这张辽再说。

    底下不少郡吏看到张辽相信了二人的话,不由眼神闪烁着。

    不料张辽又道:“来人,随他二人去库仓查看一下罢,若是不错或多了,重赏!若是少于七成,嗯……便不用他们回来了,直接砍了罢,顺便抄了家。”

    “喏!”

    典韦大声应命,带着几个猛虎士,大步过去就要请二人。

    “啊?不要啊!不要!”

    卫苟和范仕几乎同时大喊,险些瘫倒在地,张太守那句砍头抄家轻描淡写,却令他们更是恐惧。这个太守究竟杀过多少人?怎的如此不把人命当回事!

    张辽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怎么?莫非汝二人所言不实?”

    “这……”二人一下子无话可说了,还是卫苟反应快,慌忙道:“兴许是小人计数错了,不如等小人数名了,明日再报于使君。”

    张辽没理会二人,又看向主簿卫朱:“卫主簿,汝可知道?”

    卫朱颤抖了下,忙道:“这个……小人不知。”

    张辽点了点头:“很好,主簿汝暂且不必做了,听候审讯。”

    卫朱不想张辽突然将目标转向了他,而且是轻描淡写的一击必杀,当即大吼道:“我不服!”

    卫固也怒吼道:“太守,此举不妥!”

    张辽摇摇头:“一郡主簿,掌管所有账目与文书,居然不知府库与谷仓情况,卫朱啊卫朱,汝这个主簿的脑袋真喂了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