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使君上任 5
    看着贾逵,张辽心中虽然很是高兴,但脸上却没表露出来,而是沉声问道:“汝为决曹史,决曹掾何在?”

    每曹之中,掾为正,史为副。如今他喊决曹,身为副手的决曹史贾逵出来,决曹掾显然不在。

    贾逵朗声道:“决曹掾外出。”

    张辽突然想到昨晚毌丘兴提到的诸曹情形,决曹掾正是卫固亲信,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卫固的堡坞里做事。

    他心中当即有了决定,指着那四个督邮,看向贾逵,沉声道:“汝可敢审理此四人?”

    贾逵双目有神,朗声道:“决曹职责所在,只要是罪吏,有何不敢?”

    “好!”张辽沉声道:“本太守便擢汝为决曹掾,审理此四督邮!”

    一众郡吏闻言,无不大震,看着年轻的新太守,还有那个十七岁的决曹史,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对于大多数郡吏而言,他们根本没有做六百石以上官员的机会,终其一生都在为了郡吏而奋斗。而掾与史,一正一副,却是天壤之别,正如郡丞之于太守,可望而不可即。但眼前这个十七岁的贾逵竟然一下子被新太守提为决曹掾,实在令他们羡慕不已。

    贾逵听了张辽的擢拔,不由一怔,但神色依旧沉定,恭谨作礼道:“属下领命!必恪尽职守,不负使君托付!”

    “正该如此!”张辽哈哈大笑,看向那些郡吏:“本太守喜欢实干的官吏,也敬佩为州郡和百姓做实事的官吏,只要尔等勤恳做事,本太守自会不吝重赏与擢拔。”

    众郡吏闻言,不少人眼里泛起了神采,他们忽然对这个新太守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观感,这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使君,没有什么妥协,敢作敢为!

    他们心中不再是单纯的畏惧,更多了几分前所未有的期待,尤其是那些自认为有能力而不得志的郡吏,一股勃勃生气和干劲从他们心底倏然涌起。

    当然,那些尸位素餐,凭着结好卫固和范先上位的郡吏心中却惶恐起来。

    周晖、郭嘉、司马朗几人在张辽身后看的暗赞,如果说先前张辽一连串举动是雷霆震慑的话,那这一个举动就是画龙点睛之笔。

    威加全部,不偏不倚,恩泽一人,擢拔任事,效果绝妙。

    卫固的脸色却一下子阴沉如水,他感到了巨大的威胁,当即反驳道:“张太守,决曹掾尚在,只是有事暂离,并无过错,何以随意代之,恐人心不服。”

    张辽没有理他,而是看着那四个督邮,喝道:“全部押下去,配合贾决曹审判,依律论处!”

    “喏!”几个猛虎士大声领命。

    至于那四个督邮,早已是面如死灰,他们在家中被捕捉时,罪证就被收集了大半。督邮权重,他们基本都是卫固和范先的亲信,平时里没有太守约束,横行惯了,哪能干净。

    贾逵又问道:“使君,却不知北部督邮?”如今五部督邮都不在,但张辽只捉了四部督邮,他不知道余下的那个督邮该如何处置。

    张辽和声道:“北部督邮裴潜在闻喜巡视,本太守曾亲见他协助县乡防御白波贼,是任事之人。”

    “属下明白,使君处事公道,令属下佩服。”贾逵恭谨一礼。

    “张太守……”卫固看张辽无视他,顿时有些发怒。

    张辽目光凌厉的扫过他,卫固陡然一惊,本要斥责出口的话不由噎了回去,他方才只是利益被触犯而一时激动,难以自制,此时才想起,眼前这个太守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不看那边的府门亭长和八个侍卫已经被打得奄奄一息了!

    张辽目光又扫过那些郡吏,缓缓道:“汝等今日皆在衙署,可算本分守职之吏,本太守也不为难,不过今日没来的府吏,从此以后就不用来了!该睡觉睡觉,该种地种地,太守府的薪水从此不必他们再领!”

    众郡吏闻言无不一惊,又大是庆幸。他们知道,还有很多同僚都是响应卫固和范先的号令,今日故意没来,恐怕他们要倒霉了。

    与此同时,他们也着实佩服这位新使君的魄力,要知道,今日在场的郡吏不过九十四人,还有一百二十人都不在,已然超过了半数!

    张辽顿了顿,声音更是冷厉:“至于从来没来府中干事的,查明之后,追回薪俸!杖责三十!绝不允许任何不法之徒侵害郡府的威严!更不能肥了一群蠹虫!百姓交纳赋税于府库,要取之于百姓,用之于民生,不可损公肥私,肆意侵吞!”

    本来四周的百姓只是来看热闹,但听到张辽这掷地有声的话,他们心中不由涌起了一股激动,尤其是那句取之于百姓用之于民生,却是他们前所未闻的。

    后面的周晖、郭嘉、司马朗等人,下面的王邑、毌丘兴、贾逵和不少郡吏听得也是眼睛一亮,他们细细的玩味着这句话,只觉得这句话几乎近乎于圣人之言,只有那些心怀天下的博学大儒才能说出来,可为治国之纲!

    卫固下意识的看向身后那些郡吏和百姓,他身子微微颤抖着,他再次真切的感到,自己和范先这次好像提到了一块铁板。

    他不得不承认,如此之人,他望尘莫及,难怪年纪轻轻的做了一郡太守!却不知道自己和范先凭借两家的势力,再联合一些郡中县里豪族,能不能令这太守妥协……

    此时卫固心中甚至冒出了那个念头,或许,该用范先那个手段——刺杀。

    他绝不容许自己家族的利益受到侵害,真到了哪一步,只能采取这个手段!

    这时,郡丞王邑开口道:“使君,今日未至的府吏,有数人确有要务在身,还有生病暂休的……”

    张辽点了点头,道:“如有特殊情况,可亲自来找本太守言明,本太守也非不通情理之人。”

    卫固握紧拳头,他心中极为不甘,要知道,今日没来的郡吏大多都是他与范先的党徒,或者是给他们送过钱财的依附者,若真被张辽清退了,对他们而言,绝对是一场巨大的损失,致命的损失,足以令他们在郡府之中一败涂地!

    他咬牙道:“张太守,今日未能前来的府吏,超过半数,若是全部驱除,恐郡府诸曹,皆会陷入混乱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