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使君上任 4
    卫固心中一个咯噔,这个新太守这句话想要问什么?他脑子里霎时间转过了无数个念头,终是咬了牙,硬着头皮道:“共……共有一百六十四……”

    “哦?”张辽若无其事的道:“本太守怎么听说是二百一十四人?”

    “这……”卫固额头一下子冒出冷汗,这个新太守怎么知道这么精准的数字?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低头装愚。

    张辽扫了他一眼:“卫功曹,一百六十四人也罢,二百一十四人也罢,转过身去,点一点今日到了多少郡吏,又有多少不在?”

    “这……”卫固不由发懵。

    “点!”张辽声音陡然转厉,吓了卫固一跳!

    “点!”两百猛虎士齐声大吼,众郡吏也有些脸色发白。

    卫固身躯微微颤抖,转过身去,只是翻来覆去的点,心中盘算着该怎么应对。

    看他点了好几遍还在装傻充愣,张辽冷哼一声,看向那些郡吏,

    张辽看向那些郡吏,淡淡的道:“都报上职务和姓名,卫功曹不会数数,本太守亲自点!”

    郡丞王邑看了一眼张辽,作礼道:“郡丞王邑,参见使君,今日失礼,请使君降罪。”

    张辽点了点头,第二个是卫固,不过他此时脸色阴沉,没有开口,权当没听到张辽所说。

    他身侧,毌丘兴开口道:“五官掾毌丘兴,参见使君。”

    接下来主簿卫朱没有开口,其他郡吏犹豫了下,纷纷报上自己的职务和姓名。

    不多时,一众郡吏报完,张辽点了点头:“嗯……算上装死的,共是九十四人,卫功曹,说说罢,其他人去哪里了?”

    卫固黑着脸不说话。

    张辽摇摇头:“你这个功曹做的不好,还是管人事的,实在不称职。如此,便由各曹自己说吧,各自手下郡吏有多少没来?为何没来?多久没来?挂名领薪吃空饷的有多少?”

    卫固被直言不讳的指责气得身子直发抖,只想拂袖而去,却顾忌张辽手下那些凶兵。

    张辽看一众郡吏仍是沉默,便看向郡丞王邑:“卫功曹装傻,王郡丞便先说说罢。”

    王邑看到这个新太守三两下便将一向跋扈的卫固打击的怒不敢言,心中颇是快意,更惊讶这个年轻太守的手段,闻言不敢怠慢,脑子里迅速过着一众郡吏的情形,开始向张辽说了起来。

    张辽默默的听着,事实上,他早在昨晚就与毌丘兴谈了一夜,对太守府内一众郡吏的情形很是了解了,无论是卫固和范先掌控的力量,还是郡吏吃空饷的严重情况,都令他颇是震惊。

    二百多郡吏领着薪俸,却只有不到一般人常来衙署办公,其他人要么是豪族的子弟挂空名领薪俸,要么就是跑到卫固和范先的堡坞中为他们处理事务!

    如此糜烂的情形,张辽若不政治,怎能让他的政令下达?所以他今日第一把火才烧向了郡吏!

    听完王邑上报,张辽点了点头,看向主簿卫朱,卫朱撇过脸:“我没什么可报的。”

    这是卫固的走狗,与卫固是族兄弟,一向唯卫固马首是瞻。

    张辽面色不变,也没逼迫其他曹掾,又看向卫固:“卫功曹,五部督邮俱不在此?却是去了何处?”

    卫固还要装傻,却看到张辽突然伸手握住了腰间长剑,与此同时,府门一旁的石兽后面突然窜出一头斑斓猛虎,嗷呜一声咆哮。

    “虎!虎!是虎!”

    “阿母啊,快逃!”

    一众郡吏无不惶恐大叫,疯狂逃窜,连卫固和王邑也慌忙后退。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张辽一声沉喝,一招手,虎牙奔到了他身边,摇晃着虎头,和张辽嬉闹着。

    一众郡吏见状不由瞠目结舌,一如先前围观的百姓一般。而那些百姓早就知道虎牙的存在,看到一众郡吏慌忙的模样,不由大笑。

    事实上,这些百姓看着新太守整顿郡吏,手段巧妙百出,无不看得入神振奋,早就把那头猛虎抛到脑后了。

    直到张辽再次一声吆喝,那些郡吏才安定了下来,还是小心翼翼的看着新太守身边的猛虎,唯恐它一个凶性爆发扑上来。

    连卫固也忍不住腿脚发软,他在最前面,自然离虎牙也最近。

    “说罢,五部督邮何在?”

    张辽又淡淡的问了一句。

    这下子卫固可不敢装傻了,忙道:“五部督邮皆出去巡查诸县了。”

    督邮是太守府下的监察官,共分东西南北中五部,按照分布方向,每个督邮基本能监察四五个县,位轻权重,凡传达教令、督察属吏、案验刑狱、检核非法等无所不管。

    张辽要整顿吏治,第一个是主管人事的功曹史,第二个就是五部督邮了。

    他听了卫固所说,看向卫固,眼里流露出不相信的神色:“果真如此?”

    卫固一看张辽这怀疑的神情,登时心中一宽,道:“正是如此。”与此同时,他在心中已然算计好,回头便立时安排几个督邮。

    不想他话音刚落,张辽便喝道:“来人,将几个督邮带上来!”

    人群中又冲出几个猛虎士,拎出了四个肥胖的家伙,正是太守府下东南西中四部督邮。

    卫固看着那四个督邮,脸色一下子涨红,死死看着张辽,几乎气的一口血喷出。

    张辽身后的郭嘉等人看的不由想笑,对张辽的手段实是佩服之极,当着这么多百姓和一众郡吏的面,将这卫固的脸皮打得啪啪作响,纵然卫固过去威望再高,从此也是一落千丈了。

    而张辽的名声和手段恐怕也要传出去了,他日恐怕就是一个传奇。

    这下子卫固彻底去装死了,下定决心在不开口了。

    张辽则看着四个被押上来的督邮,冷哼一声,看向一众郡吏,道:“太守府是养吏办事,不是养猪宰杀,看这几个督邮,一个个肥头大耳,民脂民膏刮多了吧,决曹何在?”

    决曹是太守属下的司法官吏,主管审理案件,不过最终都要报由太守裁决。

    “属下决曹史贾逵听命。”一个大约十七岁左右的少年出列作礼,声音晴朗,不卑不亢。

    贾逵?张辽看着这个少年,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难怪,刚才虎牙冲出来时,他就发现这少年颇是镇定,包括之前的左中右站列,他也是举止从容。

    竟然是贾逵!不错,这次竟然捞出来一个大才。历史上贾逵曾历任曹魏三朝,深得曹操父子的赞誉,军事行政皆能,是个精达事机、威恩兼著的全才。

    看来自己以后在郡中的决讼之事上有了可托付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