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使君上任 3
    “放开我!”那中年人慌忙大叫,却全然无用,被两个士兵挟到了张辽身前。他不知道,身为范先的亲信,他早在两日前就被盯上了。

    看到这个中年人被拎出来,底下众郡吏无不一惊,他们都认出来了,这个人赫然正是府门亭长赵德。

    最前面的卫固脸色一下子涨紫,在心中大骂范先和赵德,让他当众出丑!

    他一时间感到无数的目光都在偷看他,只能垂下双目,掩耳盗铃。

    张辽扫了卫固一眼,看向那个被挟过来的中年人,呵呵笑道:“赵亭长……真是巧啊,受了风寒,怎么不在家里好好养病,竟然跑到这里看热闹了?”

    底下卫固脸色由紫转黑。

    府门亭长赵德看着张辽,慌忙道:“回使君,小人……小人本是受了风寒,但听说使君驾临,特意抱病来迎。”

    “呵呵。”张辽笑道:“虽然赵亭长方才呼救声中气十足,不似受了风寒,但能和众河东父老一般前来围观迎接本太守履任,总算是心意到了,本太守领了。”

    赵德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新太守这话他没法接,只能低头干笑着。

    “赵亭长,”张辽突然道:“汝去辨认一下,府门前这几个阻拦本太守履任的护卫可是你属下?”

    张辽一挥手,几个猛虎士将八个鼻青脸肿的侍卫拎了过来,丢在赵德面前。

    赵德面色霎时间大变,额头冷汗直流,吃吃道:“这……”

    “是不是?”张辽淡淡的问了句。

    “这个……是……”赵德一咬牙,狠狠踢打着那几个侍卫,道:“是属下约束不力,他们不认得张太守……”

    张辽看了一眼毌丘兴,看毌丘兴微微摇头,他心里有了数,呵呵笑道:“赵亭长认为他们是汝手下护卫,本太守却觉得不是,该当如何?”

    赵德额头直冒冷汗,咬牙道:“小人这就把他们全部驱除!”

    张辽摇头道:“不能冤枉了无辜,这样罢,府中郡吏多半也认得府中护卫,那就让大家来辨认一下,觉得是的站到右边,不认识的就站到左边!”

    他一挥手,几个猛虎士又将那八个鼻青脸肿的护卫拎到了一众郡吏面前。

    张辽看着众侍卫,呵呵笑道:“请诸位擦亮眼睛,辨认一下吧,莫要教不法恶徒混入太守府中,伤及大家的安危。”

    一众郡吏面面相觑,不少人眼神闪烁着,更多的人则是下意识的看向功曹史卫固,尤其是赵德,偷偷看着卫固,神情紧张。

    卫固身子僵在那里,神色阴晴不定。

    “很难辨认吗?”张辽呵呵一笑,脸色陡然一沉,厉声喝道:“本太守府下不留首鼠两端之徒,弓弩手准备,三息之后,还留在中间的郡吏,一律射杀!”

    “喏!”人群中突然冲出来数十个击刹士,齐齐站到了郡吏队伍后面,一阵咔嚓响过,数十家弓弩上弦,森寒的弩箭对准了正中间的郡吏。

    那些郡吏一下子惊呆了。

    五官掾毌丘兴动作最快,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左边。

    郡丞王邑速度也不慢,紧跟着毌丘兴退避左边。

    有郡丞和一个纲纪带头,其他郡吏见状,霎时间拥挤着疯狂朝左边跑去,有几个昏头跑到右边的,见身边空空如也,不由脸色大白,急忙连滚带爬冲向左边。

    卫固见状也不犹豫了,快步走向左边。

    中间和右边霎时间一空!

    府门亭长赵德一下子傻在那里,面色惨白。

    “拿下吧。”张辽淡淡的道:“府门亭长本职是守护太守府,如今却来算计本太守……呵呵,如此胆大之徒,先打三十大棍,再交付有司问罪。这几个冒充侍卫的胆大恶徒也一并处置!”

    “喏。”典韦领了命,看四面没有大竹板,便摘了自己身上两杆青龙戟,反转过来,交给两个猛虎士:“以此行刑。”

    赵德和那几位假冒护卫见状,慌忙惨叫起来:“太守饶命!使君饶命!”

    张辽肃声道:“假冒公人,以下犯上,怙恶不悛,图谋上官,无视朝廷威严与律例,不论个斩刑,已是本太守留情!行刑!”

    一众猛虎士当即就将赵德和几个侍卫拖到了一旁杖刑,张辽扫了一眼围观的百姓,看他们的神情或是激动,或是无视,便知道这赵德确实如自己手下暗影调查的那般,平日里恶事做得多了。

    几铁戟下去,那边几人便有人扛不住了,大叫着“范家主救命”,又有人大喊着“是范贼曹指使的”。

    张辽面色不变,呵呵笑道:“看这些恶徒,居然诬陷起范贼曹来了,真是胆大妄为,不知所谓。”

    一众郡吏心中发寒,不敢接话,卫固更是脸色难看。

    张辽向前两步,走到一众郡吏面前,问道:“谁是功曹史?”

    卫固忙作礼道:“在下卫固,忝居功曹史。”

    张辽点了点头,看向众郡吏,道:“有一事本太守颇是不解,本太守今日辰时履任,昨日便已将消息传给诸位,为何今日紧闭府门?莫非不欢迎本太守不成?”

    众郡吏几乎同时看向前面的功曹史卫固、主簿卫朱几人。

    卫固看身边王邑要答话,急忙抢先道:“回使君,实是我等未收到诏令哪,不知真假,不敢擅自做主。”

    “哦?是了!”张辽呵呵一笑:“这个倒是怪本太守了,去年打了司隶校尉刘重宁,刘重宁监管河东郡,此番本该由他派人来知会郡府,多半是他阳奉阴违,暗中搞事。”

    刷!一众郡吏几乎是同时嘶声吸了口凉气。

    打了司隶校尉刘嚣……还到这里做了河东太守,这个新太守究竟是个什么人,什么来头!

    连卫固的脸色也彻底变了,他感到自己低估了这个新太守了。

    张辽看向卫固:“卫功曹,汝是管人事的,可要对本太守验明真假?”

    “不敢,不敢。”卫固忙小心翼翼的道。

    他将自己的跋扈暂且收了起来,他已经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的新太守手段很厉害,几乎每一句话都是陷阱,赵德就是被载了进去,再无辩驳机会,自己也要小心应对才是。

    偏偏张辽就盯上了他,和声道:“汝是功曹史,掌握府中人事,说说吧,府下共有多少郡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