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使君上任 2
    “衙署侍卫,本为公人,而今竟敢置天子诏命于不顾,一众郡吏,紧闭大门,在里面装扮死人,本太守倒要看看,他们还能做出些什么来!这河东郡究竟还在不在天子治下!”

    张辽面色冷肃,高喝道:“典司马!”

    “喏!”

    太守府东面发出一声应和,典韦带着两百猛虎士大步行来。

    这些猛虎士个个虎背熊腰,背插两杆铁戟,戟刃尚带血迹,杀气十足!

    尤其是领头的典韦,面相凶悍,身侧居然还跟着一头斑斓猛虎,人群见状,不由大惊,纷纷避让。

    猛虎到了太守府前,突然一个猛蹿,朝信任太守张辽扑去。

    众人见状,无不骇然惊呼,胆小的吓得闭上了眼睛。

    不想那猛虎扑倒新太守面前,却亲昵的用虎头蹭着他,新太守摸了摸虎头,那猛虎还在地上打了个滚,显然是与新太守嬉闹。

    众人一下子看得傻了眼,这太守也太……神奇了吧?伏虎太守?

    典韦带着两百猛虎士到了张辽面前,齐齐行礼,恭敬听命。

    张辽沉声道:“去将太守府中的郡吏全部请出来,不要伤害家眷。”

    “喏!”

    典韦恭敬领命后,一挥手,一百猛虎士立时各分五十,呈八字摆开,整齐的列在太守府大门两侧,个个身板挺直,面不斜视。

    那森严而肃杀的气氛,绝不同于郡兵,令一众围观的百姓不由肃然,看向新太守的眼神多了几分敬畏。

    典韦自己则带着余下一百猛虎士冲向太守府大门,不想府门却在里面闩上了,推不开。

    典韦怒了,一声大吼,两手朝着大门猛力一推。

    轰!两扇大门向后倒去,露出里面的影壁。

    众百姓看得不由咂舌,只觉得今日的一切都是令人目眩,这个新太守猛,不想他手下也如此之猛!实在是让他们大开眼界。

    人群中的贼曹掾范先见势不妙,急忙去调手下郡兵。

    张辽看着轰然倒下的太守府大门,对典韦的雷霆举动很是满意,敢作敢为,与自己配合的很好。此时典韦他们越威猛,就越能助涨自己的威势。

    他今日便要将这些郡吏全部请出来,当着一众百姓的面,整肃一番,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下马威!也让河东的豪强和百姓知道他这个太守是个怎样的人,明白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

    他来到河东的第一把火,就是整顿郡吏,要在此时烧起来!烧的很突然,直接烧在了根结上。

    太守府中,王邑看卫固阻拦,不由长叹,他可以预料,这卫固与新任太守必然要生冲突了,从此河东郡不宁了,除非能换个太守。

    卫固看着叹息的王邑,慢条斯理的道:“王郡丞勿忧……”

    他话音未落,就听到轰的一声。

    卫固还没回过神来,就看到一群背负铁戟、气势凶悍的兵士冲了进来,一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盯上了他,一挥手:“全部请出去。”

    “喏!”一众凶恶的士兵齐声大吼,惊得府中郡吏无不色变,胆小的更有些脸色发白了。

    卫固身子颤了下,看向那个大汉,厉声道:“尔等何人!胆敢擅闯郡守府!”

    那大汉自然就是典韦,他看着卫固:“你是何人?”

    卫固大声道:“吾乃河东郡功曹史卫固……”

    典韦一听他的名字,冷笑一声,二话不说,一伸手便将他拎了起来。

    卫固急忙挣扎:“汝要作甚……”

    不想他话音未落,典韦便是一巴掌呼了过来,卫固一下子被打蒙了。

    典韦嘿声道:“奉张太守之命,请诸位出去。”

    主簿卫朱急忙要上来阻拦,却被又一个猛虎士直接拎走。

    王邑和毌丘兴看到卫固脸上的巴掌印,脸颊不由抽搐了下,他们没想到新来的太守行事如此强势凌厉,又看那些士兵朝他们冲来,忙道:“我等自行出去便是。”

    典韦点了点头,挥手让猛虎士退下,其他郡吏见状,也急忙跟上王邑和毌丘兴,唯恐这些粗莽的士兵动手。

    太守府外,张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虎牙却跑到了一旁的石兽边上龇牙咧嘴,倒让一众百姓看得有趣。

    郭嘉在一旁看的暗自点头,虽然张辽没有按计划行事,但他在郡吏和安邑百姓面前展现出如此强势的风格,或许能另收奇效。

    这个主公平时很亲和,但在关键场合所展现出的气场和应变能力,却是他人所不能及的,也令一众手下心服。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张辽上任的第一把火是整顿郡吏,要强势的将郡吏全部掌控在手中。这一步如果能成,张辽就初步掌控了河东郡,余下的就是与地方豪族的博弈了。

    不过片刻,太守府中的一众郡吏便全部被带到了太守府前,看到肃然而立面无表情的新太守张辽,他们大多都有些惶然,包括卫固的不少亲信。

    这个太守的杀气太重了,他们忽然想到了太守的来历,不由打了个冷颤。

    看着一众郡吏被士兵押着站到了台阶下,张辽扫了一遍,淡淡的道:“本太守初来乍到,尔等不出府迎接,本太守只好热情一些,将尔等请出来,尔等不会怪罪吧?”

    围观的百姓听这个年轻的新太守说的有趣,不少人暗中发笑,但那些郡吏可丝毫没有笑意,一个个低头不语,冷汗直流。

    这个新太守的话他们没法接。

    “张太守……”功曹史卫固抢在了郡丞王邑前面开口。

    张辽却一口打断了他的话,沉下脸来问道:“府门亭长何在?”

    太守府下有府门亭长,主管太守府护卫的,看守府门的八个侍卫便属于府门亭长统领。

    众郡吏在出门之时就看到了门前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有几个昏迷不醒的侍卫,此时听新太守一发问,心中顿时一个咯噔,不由偷偷看向左右四方。

    “张太守,”还是卫固先发话:“赵亭长受了风寒,这两日在家中休息。”

    “哦?”张辽眉头一扬:“这倒是巧的很。”

    他倏然抬头,看向围观的人群一处,人群中一个中年人面色大变,急忙后退,想要逃走,却被他身后两个士兵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