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使君上任 1
    休沐之日,黄昏,安邑县城东一处宅院里,五官掾毌丘兴也在庭中树下徘徊。

    他本是闻喜人,但闻喜距离安邑有小半日行程,不过一日休沐,他来回不便,索性将家眷也接了过来,在安邑县中安了家。

    此刻他心绪难宁,一来他听闻白波贼已经攻打到闻喜,不知道牛辅能否应对,乡里和族人怎样,只想着是否应该将族人全部接到安邑避难。

    二来今日午后,卫固曾派人来请他,他知道卫固的意思,却并没有去。

    他为五官掾,太守麾下三纲纪之一,本该权力也不小,如果功曹史或其他郡吏空缺,他能代行其职。

    但卫固自担任功曹史以来,牢牢把握权力,代行功曹史他根本不用想,连其他郡吏的位置也是被卫固紧紧盯着,一有空缺便由族人补上,可谓贪权之极。

    他对卫固本就没有好感,又岂能与他同流合污。

    只是信任太守如何,他也没见过,难免有些忐忑,不知是福是祸。

    正在思量着,忽然传来敲门声,他不由一怔,抬起头来,却见去查看的侄子快步奔来,急声道:“叔父,是张太守来访。”

    张太守?毌丘兴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由一惊,急忙整理了衣服:“速速开门迎接。”

    他侄子低声道:“张太守只说是私访,不必……”

    毌丘兴登时出了一身冷汗,忙道:“正是,正是,我亲自去迎接,你速速安排备酒!”

    毌丘兴疾步走向门庭,脑子里霎时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对于太守的突然暗访,他有了一些猜测,一时不知是福是祸,却不敢怠慢。

    他的家族势力可不比卫固和范先,唯一的支柱父亲毌丘毅去了关东多时,不闻音信,他一直是谨小慎微,严守家风,不敢逾矩。

    过了影壁,他便看到三人在家仆的陪同下走来,三人都很年轻,都在二十岁左右,而最中间一人相貌堂堂,腰间悬挂一柄长剑,一副文士打扮,既有几分英武,也有几分儒雅。

    这就是新任河东太守张辽?

    毌丘兴有些不敢相信,却也不敢怀疑,急忙趋步上去,躬身礼道:“河东郡五官掾毌丘兴见过张太守。”

    中间那青年两步上来,一把将他扶起,哈哈笑道:“贤侄不必多礼。”

    贤侄?!

    毌丘兴一时有些发懵,看着年龄比自己还小一些的青年,愕然张大了嘴。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升起来的时候,张辽已然站在了太守府前,他换了戎装,着了一身宽袖黑色官袍,皂缘领袖中衣,头戴高山冠,腰悬长剑,配青绶银章,整个人气质不由大变,显得稳重成熟了许多,举手投足,颇有威严。

    张辽的身后是周晖、郭嘉、司马朗、史阿、祝平和五个猛虎士。

    此时太守府附近围了不少百姓,大多都是听说新太守上任,前来观看的,不过看到如此年轻的太守,大多数百姓还是大为惊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张辽朝四面百姓微微颔首微笑,带着一行走向太守府大门,太守府前八个护卫对他们视而不见,一个侍卫眼神闪烁了下,更是咬牙高喝道:“来者何人?胆敢擅闯太守府!”

    张辽一下子皱起了眉头,这些侍卫胆子也太大了吧,他这身官服,足以说明一切了,他们竟然还敢阻拦。

    他却不知道,这八个侍卫本就不是侍卫,而是范先手下的亲信,早得了范先的吩咐,正要当着一众百姓的面,在大门口给张辽这个新太守一个下马威。

    对于喝斥太守,这些侍卫也有些发虚,不过他们都是地方的游侠恶霸,也得了范先的许诺,事成之后拿着重赏离开,足以逍遥数年。

    ……

    太守府中,郡丞王邑和五官掾管毌丘兴看着眼前的卫固怒道:“卫功曹,太守驾临,岂可失礼,还不速速出去迎接,为何阻拦于我?”

    卫固摇头道:“我等未曾接到朝廷诏令,岂知他是真是假,若是接了个假太守,岂不为天下所笑?更会被朝廷降罪!”

    毌丘兴沉声道:“一郡太守,谁敢冒充,何况张太守为董相麾下爱将!”

    卫固不紧不慢的道:“天下奇事多了,谁又能说得清,其等他进来再说。”

    一旁的主簿卫朱忙附和卫固道:“正是如此。”

    王邑和毌丘兴气得浑身颤抖,其他郡吏看着郡丞和三大纲纪争执,不由面面相觑,不过有大半的郡吏都下意识站在了卫固一旁。

    ……

    太守府外,张辽扫了一眼几个侍卫,没理会他们,他身后的周晖取出诏令,沉声道:“张太守驾临太守府,速令大小官吏来迎!”

    张辽脚步不停,径自上了台阶,走向太守府大门。

    一个侍卫迎着头皮上来拦截,颤声喝道:“阁下勿要冒充,我等并未接到上令。”

    人群之中,范先一脸冷笑的看着这一幕,不管这侍卫拦不拦得住,只要这新太守与侍卫纠缠理论,就失了身份,他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不过那个侍卫话音未落,张辽抬手就是一拳。

    砰!侍卫眼白一翻,向后倒地昏厥。

    张辽身后,郭嘉和司马朗几人都是脸颊抽搐,郭嘉更是露出苦笑,来之前自己还劝过主公来着……主公不是也说过要以德服人的吗?

    太守府四周围观的百姓一片愕然,本来还悄声细语的他们霎时一片死寂!

    人群中的范先和几个心怀不轨的人物也不由瞠目结舌!

    其他七个侍卫见张辽竟然动手,下意识的就要围上来。

    “全部拿下!”张辽一声沉喝。

    他身后五个猛虎士二话不说,冲上去三两下就将七个侍卫全部放倒,敢反抗的,也学着张辽直接一拳打昏。

    “先押起来,审问究竟是何人指使!”张辽再次沉喝一声。

    他站在台阶最高处,转过身来,扫过众百姓,沉声道:“本太守初来乍到,这些侍卫心怀叵测,无视诏令,想来下马威,本太守还没怕过谁!”

    他的声音很大,周围的百姓全都听到了,不由大是惊奇,对于张辽的直白和凌厉,他们有一种新奇的感觉,这个太守不一样。

    而人群中的范先却傻眼了,他感到有些不妙,这个太守怎么不按规矩来。

    试问哪个太守到了郡中就任,不是谨小慎微,至多就是义正言辞喝斥的,哪有这般直接动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