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九十章 阴险的郭嘉
    除了功曹史,接下来就是主簿了,主簿掌管一应文书、律令、告示、簿计,是郡守的大管家,必须要信任才行,而这个主簿也是卫氏族人,令张辽不由再次皱起眉头,这个家伙也不能留。

    主簿之外,还有贼曹,贼曹地位要比前三个低,但权力却不小,主管缉捕盗贼,更关键是的他掌管着郡中一千二百郡兵。

    贼曹名为范先,出身河东另一豪族河东范氏,与卫固所在卫氏基本相当,同样筑有大堡坞,而且范先更为暴虐,欺压乡里,抢掠民女是常有的事,百姓是敢怒不敢言。

    不过范先与卫固关系却很好,二人一文一武,狼狈为奸,合力掌控了河东郡。

    而且此二人很狡猾,董卓在河东时,他们低眉顺眼,送上金钱粮草,令董卓大是欢心,董卓离开后,他们也多次资助牛辅,因而与牛辅关系也不错。

    真他娘的麻烦!

    此时已经夜深,张辽看了很多资料,颇是头疼,卫固和范先这两个家伙结成一伙,地方根基深厚,又与牛辅关系不错,可谓上下皆能,要动他们着实不易。

    要么不动,要动就要一击必杀,不给牛辅反应和求情的机会,而且要名正言顺,不能让牛辅责难。

    一个功曹史,一个贼曹掾就让他感到棘手,何况还有其他五部督邮、铁官、盐官还来不及思索呢。

    要做一个顺势而为的太守容易,要做一个为民做事的实职太守却太不容易了。

    张辽摇摇头,随手又翻起最后一张纸卷,看了看,不由一愣,却是五官掾的。

    五官掾也是太守属下三纲纪之一,地位只比功曹史低一些,是太守的左右手,犹在主簿之上,这个职务主管祭祀,看似权力不大,却有另一个权力,如果功曹史缺或其他各曹员缺,五官掾则能署理或代行其事。

    一句话,五官掾除了祭祀,没有什么具体的事务,但地位高,随时可以补缺和代理太守麾下任何一曹事务。

    张辽看到了如今河东五官掾的任职之人,毌丘兴,出身河东毌丘氏,原大将军都尉毌丘毅之子。

    张辽不由咧了咧嘴,这是一个突破口,河东毌丘氏虽是大家,却是新兴家族,与卫氏和范氏没法比,如今毌丘家族中出过职位最高的官员就是毌丘毅了。这个家族风评不错,而且毌丘毅算是自己的老朋友了,他的儿子完全可以拉拢。

    随即张辽又想起一事,难怪毌丘毅起兵讨伐董卓,却并未树立起一路诸侯旗,只是低调的依附在鲍信麾下,多半就是怕连累家人了。

    张辽看完文书,将这些文书小心整摞起来,这时小翠进来送了两碗蜜水,出门时,却不想把郭嘉惊醒了。

    “主公还不曾休息?”郭嘉看到张辽竟然还在忙碌,不由颇是惊讶。

    张辽给郭嘉大致说了几个郡吏的情况,叹道:“看了这些消息,哪还能睡得着?要做个傀儡太守容易,要做个真太守却难哪。”

    “呵呵。”郭嘉喝了一大口蜜水,笑道:“主公在战场上计谋百出,所向披靡,难得看到主公也会发愁。”

    张辽摇摇头:“对于这些蠹虫,是杀是埋,分寸不好把握哪。”

    “哈哈,”郭嘉被张辽满带杀气的话逗乐了:“主公精兵在握,倒是底气十足。”

    张辽也喝了口蜜水,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可是我想做个文雅人,毕竟是一郡太守了,不能总打打杀杀的,要以德服人。”

    “噗!”郭嘉险些一口蜜水喷出来,大笑道:“看来主公心情还不错。”

    张辽呵呵笑道:“不过是一些砖头瓦块而已,我要以德服人,他们是大山,我要以武动人,他们就是蝼蚁。只是想寻个更好的法子而已,奉孝快说说看,有什么办法?”

    郭嘉摸了摸下巴,道:“主公要名正言顺,不引起大乱,或可采取欲擒先纵之策,先免了他们的职务,令他们先行发难,而主公便可反客为主,名正言顺取之。”

    张辽也摸了摸下巴:“若是他们隐忍,明着不发难,而是暗中使绊子呢?”

    郭嘉悠然道:“那我们便来个无中生有。”

    “哦?”张辽来了兴致:“快说说,如何无中生有?”

    郭嘉嘿嘿一笑:“莫忘了典司马,可让他带着五百猛虎士继续伪作匪寇,不是有面具麽,可戴上面具,称为鬼面贼,而后让他们暗中联络卫固与范先,只说要助他们反抗太守,他二人若是应了,主公正好抓个把柄,以通贼之名将其接近捉拿,散其宾客,收其部曲。”

    “好计策!”张辽眼睛一亮,郭嘉这家伙总是天马行空,奇计顺手拈来,恐怕他让典韦伪装成土匪,早已做一步,想五步了。

    “若是他们还不应呢?”张辽又问道,他倒要看看郭嘉这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还有没有办法?能为难一个超级谋士,也是一大快事哪。

    不想郭嘉又是露出一个坏笑:“他们若是不应,便硬给他们栽一个罪名。可命典司马直接抄了他们的堡坞,挂上条幅,宣扬他们暗中收买鬼面贼,要袭杀太守,却吝啬财物,不按约定给足金钱布帛和粮草,鬼面贼因而报复。如此一来,他们名声必然大坏,难以辩驳,主公便可一举收之!谅那牛辅也无话可说。”

    张辽只听得目瞪口呆,浑身直冒冷汗,他一向觉得自己够损够诈了,没想到郭嘉这家伙更阴更诈,真是望尘莫及。

    不过,这个办法还真是好!

    没想到郭嘉又道:“主公可同时打探郡中其他不法豪强恶霸,将他们一并栽赃,一举扫除,震慑郡县,而后便可大行政令,编户齐民,屯田兴农。若是担忧牛辅干涉,则可暗中买通那巫祝,令巫祝在牛辅耳边进些卫固和范先命相不利之类的恶言,如此牛辅必然不会阻拦,或者还会助主公一臂之力。”

    张辽已经说不出话了,连连点头。鬼才就是鬼才,这手段连环起来,一波接着一波,定然能玩得那帮家伙欲生欲死。

    郭嘉接着道:“铲除卫固、范先等恶霸豪强之后,主公可拉拢其他忠良世家,如毌丘氏,卫觊所在的卫氏,既可收人才为己用,又可消除郡民心中之不安。”

    “奉孝之奇谋,谁人能及?”

    张辽不由大笑,明日北面白波之乱便要有结果了,自己也该上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