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再见郭嘉
    河东郡在两汉以来便是京畿七郡之一,由司隶校尉直接监管,属于“三河”这一,境内土地肥沃,成为关中和雒阳的粮仓,又有盐池和铁矿等战略物资,因而极为重要,但比之河内与河楠,河东郡的地位更凸显在军事方面。

    从地形看,河东郡与关中长安和雒阳呈三角之势,无论定都长安或雒阳,河东都是前沿防线,又处于天下枢纽,向西是关中和凉州,向北直抵并州和幽州,向东是进入冀州与兖州,向南则是弘农、雒阳与豫州、荆州,且山河险要,易守难攻,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如今更是董卓的后方,河东一旦有失,董卓便断了后路,难以回到关中了,所以他一直将最信任的女婿牛辅留在河东镇守。

    而对于河东太守之职,两汉以来一直都极为重视,委以重臣担任。张辽前一任河东太守正是董卓本人,由汉灵帝任命。灵帝驾崩后,董卓入京掌权,先后担任三公,直至如今的相国,早已不是河东太守,却没有委派其他人,任由其虚位,只因为没有合适和信任的人选。

    所以张辽这次担任河东太守,也是极大的运气,除了李儒的举荐外,更重要的是他救了董卓的性命,获得了董卓的信任,否则根本没有机会。

    此时,张辽便行在河东郡最南端的大阳县境内,他从陝县渡河向北,至茅津渡上岸,便进入大阳县。

    离开了董卓,又拥有了自己的地盘,张辽顿时觉得天空海阔,整个心情都舒畅起来,在董卓麾下掣肘和暗算处处,总是不便。而且他与董卓的政见有很大分歧,如今还看不出来,但越到后面怕是越严重,所以他还是早早离开的好,免得将来闹掰了难做。

    所谓在其位谋其政,如今他为河东太守,到了自己的地盘,当然会下意识关注地形和民生,一路上几番观察和询问,对大阳县的情况有了一些初步的了解。

    大阳县是古虞国之地,北倚中条,南接黄河,自古便是河东与中原的粮运、盐运和行军要道,境内有茅津渡、大阳渡两大古渡,加上洪阳、郖津几个小渡口,直面黄河对岸的弘农郡陝县,因在大河之阳,故名大阳。假道伐虢、唇亡齿寒、伯乐相马、按图索骥等故事均发生在此地。

    张辽早听说河东郡地形复杂,但直到进入大阳县境内,他才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一点。

    一路走来,他们已经翻过了七八条沟壑,大多沟壑都深有百丈,宽达数里,长不见头尾,比之雒阳的张方沟和荥阳的鸿沟宽阔十多倍,上坡下沟,车辆行路极为艰难。

    而据当地人说,仅一个大阳县就有大沟小壑三千余条,令张辽不禁咂舌。

    难怪董卓麾下最精锐的飞熊骑在河东征战一年多也难以彻底击败白波军,在这种地形之下,骑兵的优势根本难以发挥,而白波军却是能攻能守,一旦失利,随时可以退入山岭或沟壑,山岭和沟壑又多半相连,根本不惧董卓的兵马追到。

    如今自己做了河东太守,要剿灭白波和啸聚山林的匪寇,怕也是个难题,需要仔细谋划和思量。

    不过这些沟壑中多有山泉和溪水,加之竹林草木丰茂,也是百姓取水和牧牛的重要依靠,从民生上讲,这些沟壑也是极为有利的。

    除了地形,张辽也看到了不少堡坞,数目之多,令他不由皱眉。

    这些堡坞大多是豪强所建,但也有不少是朝廷所建。后汉羌乱以来,羌族几次东进南下,曾一度入寇河东,直至河内,对都城雒阳造成很大威胁,汉朝兵力薄弱,无力抵抗,只能大肆建堡坞,设鸣鼓,在河东与河内形成一道防御带,拱卫雒阳。

    张辽要想彻底掌控河东,首先这些堡坞就是横在眼前的一个大问题,豪强在其中招募部曲,私纳佃农,自征其税,脱开管束,张辽早就打算编户齐民,又岂会放任不管,更不会允许豪强自纳私兵。

    不过堡坞也是有弊有利,它是豪强自据县乡的毒瘤,但同样也能保护百姓免遭异族和匪寇劫掠,於夫罗当初在河东劫掠无功,就是因为有堡坞保护。

    因此要拆毁消除堡坞,首先就要平定境内的异族、白波和各处匪寇,使河东安定,使人心安定,才能施为,否则很可能会激起民变,适得其反。

    张辽咧了咧嘴,还是要一步步来,哪一件事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要妥善处置。果然,一个太守不是那么好做的。

    不过,他对自己很有信心,否则连一个州郡都治理不了,又何谈天下?

    因为有家眷、儒师和学子在队伍中,还要运输万卷书籍,所以一路行进缓慢,难以在当日赶到安邑,张辽便在大阳县休息了一夜。

    当夜,他见到了郭嘉。

    张辽还在雒阳时,就先让张健带着暗影司先一步进入河东,打探消息,与郭嘉在早就指定好的地方对接,所以他一到河东,郭嘉就得到了消息,骑马赶来。

    比之一个多月前,郭嘉瘦了不少,但精神却更好了。

    “呵呵,”郭嘉一见张辽,便长长一揖:“嘉见过使君,恭贺使君,主公以弱冠之年领河东太守,古之未有也。”

    “哈哈!”张辽狠狠的拍了下郭嘉的肩膀,大笑道:“也就奉孝敢取笑于我。”

    “岂敢,岂敢。”郭嘉忙道:“嘉实未料到主公竟能领河东太守之职,实是高兴不已。”

    张辽呵呵一笑,他明白郭嘉的意思,有了河东太守这个职位,掌控河东便可谓名正言顺,不过军事还是政事,都能统管,行事便少了很多掣肘和麻烦。

    他沉吟了下,询问郭嘉:“如今河东形势如何?”

    郭嘉悠然道:“杨司马的斥候已去各县打探情报,典司马带着五百猛虎士与嘉一道伪作匪寇,已打入白波渠帅韩暹手下。”

    “哦?”张辽心中一动:“此次白波之中便是韩暹起兵?”

    “不错。”郭嘉悠然道:“正是嘉鼓动其联合李乐,趁虚攻打牛辅。”

    “很好!”张辽不由赞了声,郭嘉确实行事灵活,竟然与典韦装作匪寇混入了白波,这对他无疑是个大好消息,对付白波便占据了很大优势。

    “白波贼首郭泰呢?”张辽又问道。

    郭嘉摇摇头:“郭大贤上个月病逝了,白波发生暗斗,杨奉归了李傕,其他几个渠帅各自为战。”

    张辽不由更喜,白波军内乱,对自己而言无疑更是个好消息,他当即便问郭嘉:“眼下该如何行事?”

    河东已经成为自己的地盘,他可不容许其他人在其中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