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两箭
    看到祖茂挥刀疯狂冲过来,张辽冷笑一声,挥动手中钩镰刀迎了上去,这次他钩镰刀不锁也不挡,就是一刀一刀与祖茂疯狂对砍。

    铿!铿!铿!

    刺耳的金铁交击声急促响起,一声比一声急。

    张辽姿势不变,一口气疯狂的连砍了数十刀,砍得祖茂一直退了十多步,手中长刀完全变型,哐啷落地,急忙一个打滚,躲过了张辽斩头的致命一刀,但肩膀上却被削去了一块血肉,鲜血横流。

    那些关东士兵看到他们的主将,孙坚麾下最勇猛的四大将领之一,竟然在张辽手中全无抵挡之力,不由更是大骇,一时间被张辽疯狂进攻的姿态所慑,竟不敢再围上来。

    祖茂逃过一劫,爬起身来,也是浑身冷汗直流,再看张辽手下那二十个猛虎士气势汹汹,个个不凡,勇武远超自己手下,而自己手下虽然还有二百多人,却被张辽震慑,战斗力难以发挥,他登时再无战意,大吼一声:“退!”

    一众关东士兵如闻大赦,急忙跟着祖茂向南面退去。

    张辽凭借雷霆之势,连诈带杀,骇的关东士兵退去,也不追赶,而是大步走到师父贾诩面前,行了一礼:“弟子见过师父。”

    他在敌人面前悍如煞神,在贾诩面前却始终诚挚而恭敬。

    贾诩扶起他,呵呵笑道:“此番多赖文远……”

    “师父何须客气。”张辽忙道了一句,又扶住一旁的贾玑,查看他的伤势。

    贾诩看了一眼贾玑肩头的殷红,眼里闪过担忧之色,嘴上却淡淡的道:“无妨,不过受些伤而已,正如文远那句话,不经历生死,又怎会成长?”

    张辽没有理会贾诩,细细的查看了贾玑的伤口,并未伤到筋骨,不由松了口气,道了声:“无妨,不过需要休养旬月。”

    他这句话一出,便敏锐的感到贾诩紧绷的身子一松,不由暗自好笑,师父虽然嘴上说的冷淡,但毕竟父子连心,又怎能不在乎贾玑的伤势。

    不过他却装作没看到,只是从怀中掏出常备伤药,仔细的给贾玑敷上。这几日战事太多,受伤士兵太多,锻炼得他敷药水平大为长进,手法极为娴熟。

    而一众猛虎士不等他吩咐,已经迅速救治贾诩手下的伤兵。

    片刻之后,张辽将贾诩父子扶上自己的象龙马,迅速离开西宫,这个地方不能久留。

    就在他们离开不久,祖茂带着上千士兵折回,冲入西宫,却扑了个空。

    张辽带着猛虎士在前面开路,带着贾诩父子一路向西,沿途他们一旦遇到关东士兵,张辽便为他们指出“张辽”所在,又将贾诩等残兵伪作俘虏,一路倒也畅通。

    一直将贾诩送到了张方沟,完全冲出了关东兵马的包围圈,张辽才松了口气。

    象龙之上,贾诩看着牵马的弟子,心中涌出一股难言的感动。说来自己并没有为这个弟子做多少,一切的成就都是自己这个弟子打拼出来的,反倒是他为自己做了良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纵然贾诩素来明哲保身,性情冷静,此时也不禁把这个弟子当做了自己儿子一般。

    他们到了张方沟,询问了这里的士兵,才知道董卓还没撤回来。

    贾诩下了象龙,看向张辽,意味深长的道了一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相国不可有失。”

    张辽会意的点了点头,他明白贾诩早看出自己对董卓并非那么忠心,不一定会拼死去救董卓,但自己眼下正需要董卓这棵大树乘凉,所以还不得不救。

    “师父保重。”张辽抱了抱拳,他不需要嘱咐贾诩什么,贾诩的思虑比他更缜密,无论是张方沟还是毕圭苑的防御,想必师父都会做好准备。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将二十个猛虎士全部留给了贾诩,自己只身骑着象龙返回皇城去救董卓。关东士兵太多,他只是见机行事,并不会苦战,自己一个人行事反而更加方便。

    贾诩看着张辽的背影,喃喃道:“保重。”

    张辽一路奔近皇城,再次听到了震天的厮杀声。

    他留下象龙在附近徘徊,随时听他信号,自己则是依旧伪装成关东将领,去寻董卓。

    董卓并不难找,张辽凑到厮杀最惨烈的地方,很快就看到了被数千关东士兵追杀的董卓。

    此时的董卓处境极为凄惨,他手下的飞熊骑、段煨、董越、徐荣、樊稠、李蒙等将领全部被关东大军牵制在各方难以聚拢,而他本人与三千亲卫则被袁绍等关东诸侯疯狂追杀。

    他身边最精锐的三千亲卫已然阵亡大半,余下的也被切割分散,要么陷入敌阵,要么结阵阻击敌兵,身侧竟然只剩下了不到两百人,围成人墙,步步后退,还被一众猛将紧咬不放,以弧形围困。

    董卓身边还有两人,是胡轸和李儒,不过他们三人包括数百亲卫在内,只余下了一匹马,正是董卓的坐骑,其他人的战马早被驱散或射杀。董卓此时也不敢骑坐马上,免得中了暗箭,只是将战马作为掩护。

    张辽小心翼翼的混在关东兵马之中,他看到在追杀董卓的一众猛将中,竟有孙坚、孙策父子,还有曾在河内交过手的猛将文丑。三员猛将带着数十人,追杀的董卓和两百亲卫一路仓皇后退,却难以摆脱。

    他还看到了不远处的曹操等诸侯正在剿杀董卓散开的亲卫,照此情形下去,一旦这些亲卫被杀,关东诸侯腾出兵马,董卓必然难逃一死!

    而董卓在此情况下居然一直采取的是添油战术,不敢将身旁的两百亲卫一并派出。养尊处优的生活最是消磨人,此时的董卓或许还有着当年对敌的狡诈,但却没了拼死的勇气。

    战场之上,董卓面色阴沉的看着那些不断斩杀自己亲卫,步步逼近的关东贼兵,脸色惨白,他着实未曾料到形势会变化的如此之快。

    此时他心中更是悔恨的无以复加,眼前这番局面,皆是因为自己派了张辽上战场,引起关东诸侯的暴动,如果早料到这一幕,如果能回到一个时辰前,他绝不会派张辽上战场!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看着前方结阵的亲卫不断被杀死,身边仅余下的二百亲卫不断补上去阻拦敌人,护在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眼前的形势越来越令人绝望,董卓在心中开始怒恨起张辽来,更怒恨撺掇张辽出战的胡轸和杨定,还有擅自出战的李傕和郭汜,导致他的飞熊骑错失战机!

    与此同时,他更盼望着吕布,或者李傕、郭汜、张济带领的飞熊骑,或其他任何一路兵马能突破重围,前来救他。

    但什么也没盼来,而关东群贼的攻势却更猛了。

    董卓身边,李儒手臂也中了一箭,脸色有些发白,他眼见援兵无望,当即咬牙对董卓道:“相国,若是如此下去,必然危矣!眼下只能行险一搏!”

    董卓眼睛一亮:“文优快讲!”

    李儒道:“可令大都护指挥身边这二百亲卫全部压上去,拼死阻拦敌人,只留下五人,保护相国骑马速速冲出重围,相国骑在马上,可在背后绑缚一尸体,阻拦敌人的箭矢。”

    一旁胡轸听李儒建议董卓派他断后,脸色一白,却不敢反驳。

    “亲卫全部压上去?”董卓不由迟疑起来,如果身边这仅有的二百亲卫也派出去,那自己可就危险了,独自一骑能不能逃出去还是两说。

    李儒看董卓竟然还在迟疑,急声道:“相国,不可迟疑!否则晚矣!”

    董卓毕竟是经历过沙场的,也知道李儒所说的是唯一的机会,终于下定了决心,看向李儒,沉声道:“老夫若走,文优你当如何?”

    事实上,董卓的战马足以骑乘三人,董卓加上背后抵挡箭矢的尸体算是两人,还有一人能坐,但董卓不敢冒这个险,要知道,人越多,马就跑的越慢,逃跑的机会就越小。

    李儒听到董卓询问,深吸了口气:“儒区区贱命,死不足惜,相国保重便是。”

    董卓犹豫了下,终究是道:“老夫冲出去后,定然带人前来救汝。”

    李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真等董卓回来,他怕早就成为肉泥了。

    ……

    张辽混在关东士兵之中,看到围在董卓身边的二百多亲卫突然全部出动,疯狂朝关东士兵猛扑而来,而董卓却要跨上战马。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董卓要借助亲卫的拼死掩护,独自逃走!

    娘的,董卓要是侥幸逃走了,自己还怎么救人?还怎么落这个人情?搏这个大功?他相信,董卓此时心中必然怨恨他这个罪魁祸首,只有救了董卓,才能化解这一点,而贾诩派他前来,也未尝没有这个意图。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张辽当机立断,将钩镰刀插在地上,迅速从腰间取了铁胎弓,抽出一支羽箭,搭上弓弦,瞄准董卓的战马屁股就是一箭!

    羽箭离弦,倏然穿过人群……直插在了刚爬上马背的董卓屁股上!

    董卓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翻身落马。

    人群中,张辽眼角抽搐了下,娘的,自己瞄的是战马的屁股,董卓怎么凑了上去,还好只是射中董卓屁股,没射死董卓,坏了大事。

    他忍不住想要爆笑,手上动作却没有停下,忙又抽出一支羽箭,搭箭上弦。

    董卓中箭落马,倒在地上惨呼,转眼之间又听到了战马痛嘶,连蹦带跳,便要脱离战场,他连屁股上的箭也来不及拔,慌忙爬起来要阻拦,却没有拦住,战马绝尘而去。

    “天亡我也!”董卓一下子绝望的瘫倒在地。

    如今他手下的亲卫几乎全部派出,身边只余下了李儒和四五个亲卫,哪还能逃走。

    李儒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一时之间也绝望了,喃喃道:“不想我等今日竟死在此处。”

    铿!

    绝望之下的董卓眼里闪过一丝狠色,猛然拔出腰间长剑,大声道:“老夫宁死在自己手中,也绝不死于逆贼之手!”

    说罢就要横剑自刎。

    就在这时,急促的马蹄声突然从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大声喝道:“逆贼!休伤吾主!”

    李儒最先反应过来,面露大喜之色,一把抢过董卓手中长剑,颤声道:“相国,文远来矣!文远来矣!我等有救矣!”

    董卓愕然转过头去,却见一人一骑朝这边急冲而来。

    那马可不是自己送出的象龙,马上之人可不是张辽张文远?

    他心中登时涌起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