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再诈
    “诛杀张辽!”

    张辽带着猛虎士路过西宫时,看到一个大胡子将领带着一支大约两百人的关东兵马从南而来,习惯性的大吼了一声。

    西宫是雒阳皇宫的附属宫殿,是后期建成的,无论是规模还是格局,都要比南北两大主体宫殿群小的多。

    张辽听到西宫里有厮杀声,却完全没兴趣凑热闹,本想绕过去从金市那边出皇城,却不想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大喊声:“师兄!父亲被困在此!”

    师父被困在这里?!

    张辽身子一震,面色微变,他听出来了,那是贾玑的喊声!

    他二话不说,一挥手,带着一众猛虎士便要冲进去!

    不想那支从南面赶来的两百人关东兵马也要跟着进去,张辽眉头一皱,一指金市那边,喝道:“逆贼张辽被追去金市了,尔等来这做什么?”

    如今里面情况危急,要是这二百关东兵马也跟进去,那救人就难了。

    但凡战将,多半都是横行的主,那个领头的大胡子将领看到张辽不过二十人,却指手画脚,神色严厉,登时不满的道:“张辽狗贼既在金市,汝进这里作甚?”

    娘的,谁是狗贼!

    张辽抬手就是一巴掌呼过去,喝道:“不懂尊卑的蠢货,乃公的命令尔也敢违抗?乃公办事尔也问询?”

    啪!

    大胡子将领脸上多了个巴掌印,一下子被打蒙了,回过神来,登时大怒,大吼一声,挺起长矛就朝张辽刺来!

    张辽看着那刺来的长矛,一声冷笑,钩镰刀一个反转,锁住他的长矛,不待他回夺,抬腿就是一脚,将大胡子踹出丈许。

    又看他手下那些士兵要围上来,眼睛一瞪,杀气毕露,喝道:“放肆!尔等是哪镇诸侯手下的狗崽子?个个都长了一对狗眼?不认得乃公?论辈分,袁本初与袁公路兄弟见了乃公也要喊一声叔父,尔等安敢在此猖狂!”

    大胡子将领被张辽一脚踢出丈许,痛得惨嚎一声,心中又骇又怒,本要下令士兵攻击,一听眼前这青年竟然自称是盟主袁绍的叔叔,登时倒吸了一口两气,面色发白,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汝南袁氏何许势力?他一个小小军侯哪敢得罪!这青年的武力远在他之上,来头更是如此之大,他再也不敢在此停留半刻,甚至连真假也不敢分辨,即便是假的,敢冒充袁绍和袁术叔叔的人岂是等闲,还是躲远点的好。

    事实上,算是这大胡子见机得早,逃过一劫。张辽固然是在唬他,但若他还有半点犹豫,张辽下一刻就会发动雷霆之势,直接冲入敌群一刀斩了他,迅速平定他们。

    师父贾诩被困在里面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张辽实在没有功夫在这里耽搁,谁敢阻他,便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看大胡子带着二百关东士兵离开,张辽一挥手,带着猛虎士迅速冲入西宫。

    西宫之中,处处残垣焦土,此时里面足有数百人正杀的惨烈,血肉横飞,尸体乱陈。

    张辽一眼就看到了师父贾诩,正被三百多关东士兵围在一处残殿之中,手提长剑,身上染了多处血迹,显然经历过厮杀,但他的衣服却依旧整齐,不显凌乱,脸上染血,却神色平静淡然。

    贾诩身前的贾玑却明显受了伤,右肩头殷红一片,换成左手挥刀,与数十个士兵阻击着关东士兵的疯狂进攻,此时的他们多半受伤,只能借着断壁残垣抵挡,岌岌可危。

    虽然张辽与身后猛虎士穿着关东士兵的衣甲,而且脸上满是血污,难以看清面容,但贾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弟子,朝他颔首微笑。

    张辽只看师父手提长剑,剑上染血,便知道他们的处境极为艰难,看向那些还在猛攻的关东士兵,心中涌起一股怒火,脸上却是神色不变。

    他迅速扫过那三百多关东士兵,个个战斗力都不差,尤其是领头的那个将领,武力极是厉害,难怪跟随自己学过禽兽拳的贾玑也挡不住。

    与此同时,那些关东士兵也看到了张辽他们,他们刚才听到贾玑出声求援,本以为来的是胡兵,早已分出一百多士兵准备抵挡,没想到进来的却是二十个关东士兵,不由一愣。

    带领那一百士兵警戒的将领大声问道:“尔等是哪路诸侯麾下?”

    张辽没有回话,而是傲然的朝他摆了摆手,目光冷漠一扫,俨然一个久居高位的人物,令那将领面色微变,神色肃然。

    不想张辽目光又扫了一遍,却突然面色陡变,指向最里面的一个关东士兵,厉声道:“张辽,汝这逆贼便是化成灰某也认得,还不速速受死!”

    一众关东士兵登时有些发懵,那个被张辽指着的士兵更是愕然。

    而张辽却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大吼一声:“诛杀张辽!”

    吼声未落,便与二十个猛虎士犹如猛虎一般的冲入敌群,以有备攻无备,转眼之间就放倒数十人,冲到了那个将领面前。

    那将领只以为张辽弄错了,死命抵挡着张辽的攻击,嘶声大吼:“休得动手!我等乃破虏将军麾下,绝非张辽狗贼……啊!”

    他话音未落,就被张辽一脚踢得飞出丈许,口吐鲜血,失去了战斗力。

    其他士兵见状,急忙组织反抗,张辽长刀连劈,大吼道:“竟敢反抗,必是张辽同党!”

    直到此时,那些关东士兵还以为张辽是弄错了,只能被动应战,又想要解释。而那个被指为张辽的士兵还在茫然发懵。

    本要阻击张辽他们的一百多个关东士兵,此时已然去了大半!

    他们却不知道,这也是突袭的一种!

    正面作战,混淆敌我,令敌茫然无措,乱其军心与战意,而后突然发动攻击,也形同突袭。

    贾诩看得暗自点头,这个弟子临战的乱敌和应变能力,确实是一般人所不能及的,便是自己也不行,这或许就是天赋。

    张辽伪装太真,动作太快,那正在猛攻贾玑的关东将领原本也以为张辽是搞错了,他还等着自己手下的将领辩解明白,合力攻打贾诩,不想还没回过神来,自己分出的那一百多个关东士兵已然被张辽杀得大乱溃散。

    他不由目眦欲裂,两刀砍退贾玑,看向还在大肆斩杀自己手下士兵的张辽,正要斥骂他敌我不分,却突然眼睛一鼓,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失声道:“张……张辽?!”

    此人正是孙坚麾下将领祖茂,他此时看不清张辽的相貌,但却认出了张辽那挥刀的姿态,几日前伊水之畔张辽大战孙坚父子的凶猛情形令他印象太深了!

    张辽抬头看了一眼祖茂,对他有点印象,当时正是孙坚侧翼一路将领,却是旧相识,不由咧了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孙破虏呢?”

    祖茂这下子确认了张辽的身份,登时气得五内俱焚,忍不住跳脚,嘶声大吼:“张辽,张辽!汝怎的如此无耻!”

    他一想到张辽伪作关东将领,贼喊杀贼,令自己手下士兵全无抵抗,损失惨重,就气得险些晕厥!

    天下怎的有这般无耻之人?怎的有这般无耻之人!

    “啊!”祖茂仰天大吼,再也不理会身后的贾玑,挥起手中大刀,不顾一切的朝张辽冲去。

    与此同时,那些听到祖茂大吼的关东士兵也反应过来了,他们很多人都参与过伊水之战,登时认出了张辽,不由大惊失色!

    他们是孙坚的手下,对孙坚的勇武一向视若神明,但眼前这张辽却在伊水战场上杀得孙坚父子连连大败,他们此时遇到,岂能不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