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跑!跑!跑!
    咚咚咚咚!隆隆隆隆!

    伴随着汹涌无边的大军,是撼天动地的鼓声。

    百鼓擂击,整个大地都在震颤!

    “诛杀张辽!诛杀张辽!诛杀张辽……”

    关东二十万大军的吼声一波接着一波,冲锋的步伐越来越快。

    娘的,这下子真玩大了!张辽看着那迅速蔓延过来二十万人洪流,铺天盖地,诛杀张辽的吼声如雷贯耳,只觉得头皮发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跑!跑!

    他猜到了后果,但却没想到会是这种后果!

    好在他还算义气,在经过吕布和张飞时,一刀架开了张飞的蛇矛,朝同样发懵的吕布大吼:“快跑!”

    吕布二话不说,拨马回头就跑!他是好战,但不犯傻。

    而张飞也没有追击,他与刘备、关羽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那震撼的一幕,他分明看到,后将军袁术、山阳太守袁遗、广陵太守张超骑马拔剑,冲在最前面……

    “四弟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张飞急忙奔到刘备和关羽身边,忍不住大声道。

    刘备喃喃的道:“为兄也想知道……”

    “跑吧。”关羽只说出两个字。

    刘备和张飞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拨马往一侧逃去。面对如此洪流,他们三兄弟纵然属于关东一方,但卷入其中,后果也不堪设想!与此同时,他们这下子也彻底明白了张辽为什么死活不去关东了。娘的,这样子谁敢去关东?

    战场另一方,李傕、郭汜、杨定也发懵了,杨定反应最快,拨马就走,李傕和郭汜等将领回过神来,大骂一声,拍马狂逃。

    而此时,那二百飞熊骑奔袭一里半,正好冲锋到最巅峰的速度,声势凶猛,然而面对二十万汹涌的大军,他们就是一粒沙尘,纵然再勇猛,也是螳臂当车!

    二百飞熊骑也不傻,慌忙勒马,想要回逃,但一时间哪能控制的住,又奔出数百步,才收拾住前冲的势头,但已然乱成一团,到了洪流面前,转眼之间就被吞没。

    李傕此时根本无暇理会自己那二百精锐飞熊军了,他连头也不敢回,只是疯狂鞭马逃走,心中滴血,更是大骂杨定这个坑货。

    皇城之上,董卓先是看到张辽似乎与关东勾结,脸色阴沉,随后又看到李傕、郭汜、杨定等将领擅自出战,折损数员将领,更是嗔怒.

    与此同时,他在心中也认定了张辽与那几员将领必定有勾结,与关东方面怕也有问题了,心中正想着如何处置张辽,转眼就看到了四五里外那令人震撼的一幕。

    “诛杀张辽!诛杀张辽!……”

    那令人震撼的洪流,那震天的吼声,无不表明关东二十万士兵突然发动袭击,就是为了杀死张辽!

    董卓的脸色由阴沉转为震撼,俄而目瞪口呆,肥胖的脸颊止不住直抽搐,他心中只有一个疑问,张辽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令关东诸侯如此大的反应?

    一旁的胡轸和李儒也是震撼惊愕难言,李儒喃喃道:“谁说张文远勾结关东群贼来着?”

    胡轸紧闭嘴巴,别说李儒,就是他此时也不相信张辽勾结关东诸侯之说了。

    同样,董卓也彻底否决了先前的猜测,对张辽的忠心再无疑虑,人的观点一边,思想会立时跟着变。董卓开始细思起来,张辽在战场上几度搞怪使诈,后来与那三员将领说话,也完全属于正常,说不定也是在使诈。

    只是董卓心中还有几分恼怒,无论如何,正是张辽出战,引来关东群贼全军出动,坏了自己的大计。

    不过恰在这时,李儒又道了句:“难怪张文远先前几次不肯出战,还说与关东群贼恩怨颇深,若是出战,会令他们撕毁斗将之约,坏了相国大计……”

    董卓这才醒过来神来,没错,张辽先前有言在先,偏偏是胡轸和杨定一心鼓动他出战,董卓又狠狠瞪了胡轸一眼。

    胡轸急忙低头。

    董卓毕竟久经沙场,也颇有胆气,看着那汹涌的洪流,很快镇定下来,徘徊了几步,沉声道:“老夫亲自下去指挥作战,定要击退关东群贼!”

    李儒忙劝阻道:“诸军各有将领指挥,相国身份尊贵,岂能以身犯险?”他旁观者清,这一年多来,董卓养尊处优,早已不是当初驰战沙场的猛将了,若去指挥作战,怕出意外。

    胡轸也忙道:“相国不可。”

    董卓怒哼道:“李傕、郭汜率众将出击,仓促逃回,何能应战?飞熊军不可有失!”

    说罢不容李儒再劝,命城楼城墙上的弓箭手严阵以待,自己大步下了城楼,胡轸紧紧跟随。

    战场之上,张辽与吕布并骑,他回头远远看到了洪流之中的几个老朋友,袁术、张超和刘岱,这些诸侯的装束都很奇特,犹如黑暗中的萤火虫,是那么亮眼。

    张辽又看到身边吕布的大红袍,心中一动,道:“奉先,弓箭与红袍借我一用!”

    吕布二话不说,撕下红袍就给了张辽,把此时这个大红袍实在太晃眼了,在万军之中就是个靶子,接着又把腰间悬挂的弓箭给了张辽。

    张辽将钩镰刀卡入马鞍,接过红袍,往自己身上一裹,又取了弓箭,骑着象龙马突然折返,在距离关东大军五百步时,将吕布那把铁胎强弓拉了个满月,朝袁术等诸侯的方向连射数箭,不过距离毕竟有些远,接连数箭都失了准头。

    后面洪流之中,死死盯着张辽的袁术等几个诸侯,看到张辽竟然回身朝他们射箭挑衅,登时大怒,张辽的那身大红袍实在太亮眼了,袁术当即大吼一声:“穿红袍的是张辽!诛杀张辽!”

    “穿红袍的是张辽!诛杀张辽!”

    很快,关东大军齐齐大吼起来。

    张辽哈哈一笑,拨马驰回,象龙的速度极快,他敢折返挑衅,就是倚仗象龙,根本不惧这关东大军洪流追上。

    不过再次拨马驰回后,他已然落在了李傕郭汜和杨定之后。

    但象龙爆发力强,要追上他们丝毫不费力气,几百步的距离,象龙追到了杨定身后,在与杨定贴身而过的瞬间,张辽一把拎过了杨定,踹跑他的战马,扯下身上大红袍,披到杨定身上,给他连绑了几个死结,又摘了他的头盔,扯散他的发髻,丢到地上,大笑而去。

    杨定落地,嘶声大吼:“张辽!”

    而后面关东大军的吼声更响亮:“穿红袍的是张辽!”

    杨定面色大变,慌忙爬起身来,一边发足狂奔,一边慌忙解着身上大红袍,一时之间却那解得开。

    关东大军那边,刚回到阵中的张飞看到了张辽收拾杨定的这一幕,眼睛一瞪,丈八长矛立时指向落地的杨定,一声大吼:“张辽落马了,大红袍在那里!他要脱红袍!披头散发的是张辽!”

    张飞的嗓门很大,一众士兵跟着大吼,而其他人也看到了杨定的红袍,跟着大吼,转眼就是十数万兵马跟着大吼:“张辽落马了!披头散发的是张辽!”

    地面之上,杨定面色惨白,看着从身旁跑过的李傕和郭汜,嘶声大叫:“稚然,救我!”

    李傕却全然不顾,只是前冲,他焦急着回去指挥飞熊军,一旦飞熊军有失,董卓必然不会绕过他,他也会失去最大的资本。

    皇城之上,董卓与胡轸刚下了几个台阶,就听到从南面传来厮杀声,董卓不由一惊,急忙又上了城楼,朝南面望去,却见南面洛水一线居然被突破了,遥遥可见一面大旗,破虏将军孙!

    董卓不由面色大变!就在这时,一个探子气喘吁吁的爬上城楼,大声道:“禀相国,不好了!孙坚攻破防线,跨过洛水!”

    董卓一把拎起那探子,森然道:“孙坚前几日刚败,怎会如此之快再来雒阳?又如何会攻破洛水,段煨与董越是做什么的!”

    那探子慌忙道:“孙坚借舟船,从伊水进入洛水,直接渡河……”

    董卓一把将那探子丢在地上,脸色铁青,他忘了,孙坚是南方人,熟悉水性,而雒阳之中有二水,伊水从西南向东北汇入洛水,想必孙坚便是借舟船,伊阙一带直接顺流而下,抵达洛水,既加快了行军速度,也令洛水防线失去了作用。

    要知道,他们在洛水一线布置的兵马并不多,一旦孙坚突破洛水,南面其他诸侯的兵马也会攻过来,那攻到皇城也是迟早的事。

    董卓肥胖的身躯止不住颤抖起来,形势变化太快,如今他们陡然面临两面夹击的险境,他不由看向李儒:“文优可有妙计对敌?”

    李儒沉声道:“如今贼势汹汹,不可应其锋芒,相国当趁着关东贼兵未形成夹击之前,速速后撤,组织兵马,在西面张方沟一线阻拦敌人,但张方沟如阳渠一般,也可久恃,须要将毕圭苑粮草辎重迅速运走,撤入函谷关,等候关中兵马来援。”

    一旁胡轸忙道:“相国,不战而退,恐损伤士气。”

    李儒道:“如今贼势汹汹,若是在此大战,恐陷相国于险境。”

    董卓犹豫了下,徘徊了几步,沉声道:“准备应战,老夫兵马精锐,又借助皇城屏障,岂能惧怕关东群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