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拨马便跑
    战场之上,张飞和关羽合斗吕布,吕布虽强,方天画戟气势如风雷,但关羽势疾,张飞势猛,一疾一猛,一刀一矛,配合密切,一时之间也难分难解。

    这种厮杀令好战的吕布大为兴奋,他每日守在董卓身边,实在憋屈已久,唯一一个机会出守旋门关还遭逢了大败,令董卓大为不喜,他也更感憋屈。

    此时能放手厮杀,着实令他大快,但张飞时不时冒出的“三姓家奴受死”,令他大为羞怒,方天画戟凶猛招呼张飞,戟戟凌厉,刺得都是张飞的要害。

    张飞也杀得热血沸腾,大吼连连,丝毫不让!先前因为有刘备和关羽的阻碍,与张辽的厮杀处处受制,也同样让他憋屈,此时正好杀个痛快!

    张飞是与吕布大战的主力,关羽却一边厮杀,一边分神警惕着随后冲进来的十个敌将。

    这十个敌将自然就是李傕、郭汜、杨定连同他们麾下几员猛将,他们看到吕布打前锋,抵住了关羽和张飞两员猛将,便趁机冲了上来,在一旁虎视眈眈。

    他们没有关注吕布这边,而是盯着张辽和刘备那边,尤其是杨定,看着张辽,低声对李傕道:“稚然,眼下吕布抵住两员贼将,正是我等除掉张辽的大好机会,只要我等一拥而上,趁机杀了张辽,再说他与敌勾结,相国绝不会过于问询。”

    李傕眼里凶光闪烁,他的侄子李暹一年前曾被张辽在西园断了手指,旧怨在前,如今又把外甥胡封的死也算到了张辽身上。

    正如杨定所说,以董卓的性子,纵然信重张辽,但也绝不会为了一个死张辽而重处他们这些嫡系,否则就是自毁根基。

    “杀!”李傕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清雅的面孔有些扭曲。

    “杀!”郭汜等将领几乎是同时低吼一声,纵马朝刘备和张辽杀去!

    事实证明,他们想的太过于简单了,早已警惕的关羽见他们冲向刘备和张辽,当即一刀格开吕布,纵马直冲李傕郭汜众将,拦在他们面前。

    李傕、郭汜、杨定等将领见状无不一惊,李傕大叫一声:“先合力诛杀此獠!”

    关羽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丹凤眼陡然睁开,杀气毕露,提缰纵马,如虎入狼群,长刀倏然挥出,一员慌忙抵挡的将领的长矛被一刀劈断,长刀余势不止,连同那颗头颅斩落在地,一腔鲜血狂喷!

    “杀了他!”李傕见状不由大骇,浑身冷汗津津。只有上手了,才知道眼前这敌将的厉害,才知道自己与张辽、吕布这等高手的差距,方才那一刀又快又狠,如果落在他身上,他也绝无抵抗之力。

    李傕不由心生退意,他固然想趁机杀张辽,但却更看重自己的性命,只是就在他呼喊的瞬间,关羽已格挡开数人攻来的兵器,长刀反手又是一挥,又一员将领被劈作两断!鲜血浇了李傕郭汜等将领一身,骇的他们脸色苍白。

    绝顶猛将岂是等闲说说而已,在关羽强大的力气和攻势下,这些将领便如同纸糊一般,任由关羽斩杀。

    关羽连斩两将之后,李傕、杨定等将领惊得急忙后退,再也顾不得图谋张辽,唯有郭汜性格爆裂凶悍,大吼一声,冲向关羽。

    但不过三回合,郭汜手中长矛便被击飞,被关羽一刀斩过,削掉了半截头盔,连同一块头皮落地,鲜血淋漓,余下半截头盔卡在了脖子上。

    郭汜满脸是血,一时之间险些以为自己去了半颗头颅,惨叫一声,拨马仓皇逃走。

    连斩两人,关羽气势如虹,长刀所向,又一人跌落在马。

    杨定见机最快,退的也最快,因此躲过一劫,但他已惊得心胆俱裂,慌忙朝李傕道:“稚然,速速令骑兵来救!”

    他们在出战前,便令两百最精锐的飞熊骑在后方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接应,以防万一。

    李傕咬牙道:“若出动骑兵,恐坏了相国大计,必受责罚!”

    他发现自己被杨定这厮坑惨了,这厮几番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令自己陷入如今的险境,连手下将领也惨死两人,令他心如滴血。他已下定决心,绝不再听杨定的话,纵然他是什么凉州大人,回去之后也要狠狠教训于他!

    不想杨定又大声道:“不过两百骑兵,不足以干涉大局,若汝与郭多死在这里,遑论责罚?飞熊无将,更会坏了相国大计!张济岂能独自统领飞熊?”

    李傕清雅的脸颊抽搐了下,他知道自己又被杨定这厮说动了,尤其是最后一句最触动他的心防,当即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一面玄色令旗,向前一挥。

    玄色令旗一动,董卓军阵之前,早已蓄势待发的两百胡骑一声吆喝,朝战场狂奔而来。

    飞熊军是董卓麾下最精锐的凉州铁骑,只两百骑兵,便已声势汹汹,骑阵如黑色矢锋,不可阻挡,要击碎战场中的一切!

    杨定看到李傕出动飞熊铁骑,登时振声道:“两百铁骑,足以将张辽与那些贼将踏作肉泥!”

    人力终有限,纵然吕布、关羽、张飞这等猛将,面对两百冲锋的铁骑,也只有暂避锋芒一途!

    张辽纵横沙场多次,对危机感最为敏锐,早在李傕、郭汜和杨定等战将出场之时,他便察觉到了情况不妙,他完全相信,如果有机会,这几个家伙绝对会背后捅自己一刀,或者说他们就是为了捅自己而来!

    “大哥,情况不妙,速速召马!”张辽对刘备低喝一声,又一声呼啸,在战场之侧徘徊的象龙耳朵一竖,四蹄翻飞,朝他奔驰而来。

    刘备辗转南北七八年,不知多少次逃过死劫,可谓战斗不差,逃跑有术,比张辽反应也不慢,他更敏锐的察觉那些后来的敌将对张辽也有恶意,唤了马后又看到董卓麾下竟然出动了二百多胡骑,不由大惊,急声劝张辽:“四弟,董卓手下自戕算计,如此凶险,何不弃了董卓,随我三人投奔关东……”

    这时,关羽发现骑兵,也纵马而来,沉声道:“四弟,且听大哥良言!董卓手下不可留。”

    “关东更不可去……”张辽呆呆的看着关东军阵方向,咧了咧嘴:“三位兄长,还是小心的隐瞒与小弟的关系吧,否则定有大祸。”

    几乎同时,关东军阵方面爆发出了震天的吼声:“诛杀张辽!”

    刘备和关羽身躯一震,不由回头看去,城府如刘备,淡定如关羽,也不由目瞪口呆,震撼难言。

    只见关东军阵方面,本在列阵的二十万大军如同潮水一般滚滚而来,万面旌旗漫卷招展,遮天蔽日!

    “诛杀张辽!”

    十数个方阵、二十万士兵几乎是同时大吼,浩瀚的声音犹如怒雷,震撼九霄,又如滔天巨浪,一波胜过一波,声势浩大,滚滚而来。

    “三位兄长告辞!”

    张辽怪叫一声,一个飞跃,落在驰来的象龙背上,毫不犹豫,拨马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