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七章 马蜂窝
    关东诸侯大营中,众诸侯只听外面鼓声轰隆不绝,擒拿华雄的关羽已经出战许久还没有结果,袁绍心中不安,急忙令士兵前去打探,却得知刘备、关羽、张飞三人都已上了战场厮杀,而张飞之勇不下于关羽,却仍是奈何不得敌将,众诸侯无不惊骇。

    “速去打探敌将姓名!”袁绍呆了片刻,立时吩咐探子。

    等探子出去后,袁绍才有些无奈的叹道:“不想董卓麾下竟有如此多猛将,关西出将,真是名不虚传。”

    其他诸侯也是无奈摇头。

    而后将军袁术此时还在纸上涂鸦,他已经画了几张,却没一张满意的。

    战场之上,张辽与刘关张厮杀,看似激烈,实则已经开始聊天。

    “四弟,”刘备双股剑随意砍架,沉声道:“何不离开董卓,弃暗投明,以四弟的本事,何处不可施展身手?”

    张辽摇头道:“如今除却相国麾下,小弟怕是难有立足之地。”

    他早已在郭嘉的指点下规划好了今后发展的大计,岂能半途而废。当然,这却是不能对刘备三人说的。

    张飞大是不满:“这分明是推脱之辞!汝便甘为逆贼乎?”

    张辽还没说话,忽然听到后面传来马蹄声,厮杀中回头一看,却是两骑奔驰而来,挥舞兵器,冲了过来。

    他隐隐有点印象,这两人好像是李傕郭汜手下的两员将领。

    刘关张自然也看到了那冲来的两骑,张飞想要逼反张辽,当即大吼道:“俺去杀了那两个逆贼!”

    张辽咧了咧嘴,没反对,李傕郭汜想要派人来送死,他阻拦什么!

    不过他想将刘备先引开,当即与刘备且战且退,却不想那两骑几乎是同时冲过来,目标正是刘备。

    “杀!”

    两员将领皆是纵马驰骋,气势凶悍,只想一击杀了刘备而后退走。张辽苦战三人无功,而他们若能杀死一人,张辽必然名声大落。

    而这也正是李傕和杨定的盘算,他们于公于私都要抑制张辽的崛起,绝不容许外来势力来挤压他们在董卓麾下的地位和前途。

    但他们却没想到,刘备可是关羽和张飞的逆鳞!二人看到这两员贼将居然冲向留别,登时炸了毛。

    一柄八尺长刀,一杆丈八蛇矛,猛然转向,直杀向那两人,对他们冲过来的战马不闪不避!

    长刀力劈!如闪电霹雳,将胡封连人带马劈作两段!人与马又冲出数丈,跌倒在地,身死当场!

    关羽丹凤眼微眯,抚须冷笑。

    蛇矛猛刺!如雷霆万钧,从马脖子下直刺而过,斜穿透了伍习的胸膛,将一人一马穿作一串,伍习挣扎了两下,脖子一歪,就此死透。

    张飞犹自威势不止,一声大吼,又猛冲两步,倒逼那一串人马,仰翻在地。

    观战的两军将士都惊呆了,董卓军阵那边更是鼓声消散,噤若寒蝉。

    李傕和郭汜面色铁青,尤其是李傕,胡封可是他的外甥,武艺不凡,前途远大,却这么就死了,他狠狠的瞪了杨定一眼。

    先前出计的杨定也有些发懵,回过神来,看李傕面色不善的看着他,郭汜也是神情凶悍,眼珠一转,当即道:“稚然,敌将如此威猛,张辽怎能抵挡,必是与贼将有勾结!”

    他正说到这里,突然一匹赤红如火的骏马穿阵而出,正是吕布。

    杨定当即大喜道:“吕布威猛无双,他既出战,必可敌贼将,我等可趁机联合数将出战,连逆贼张辽也一并斩杀!否则他日必为大患!”

    几乎同时,城楼之上,胡轸忙向董卓道:“禀相国,那两员敌将如此厉害,竟能逆冲奔马,必然隐藏了实力,他们或与张辽有勾结,否则刚才怎会手下留情?”

    董卓面色阴沉,紧紧盯着张辽那边的战局,他也发现了,张辽与那个贼将似乎都留了手,而且似乎还在说话。

    为什么?难道张辽真与关东群贼有勾结不成?

    战场之上,张辽看到关羽和张飞竟以如此手段杀了董卓两员将领,不由也是咂舌,看两人回身,正要说话,突然又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与此同时,一个声音大喝:“贼将休走!吕布在此!”

    张辽急忙转头看去,却见身披大红袍、束发金冠的吕布骑着赤兔马纵驰而来。

    他当即沉声道:“三位兄长,来着乃是吕奉先,武力远在小弟之上,三位须要小心。”

    他与吕布也是朋友,却不担心吕布,毕竟吕布的武力乃当世顶尖,比之关羽张飞尤胜半筹,只担心刘关张三人大意,丢了性命。

    关羽和张飞闻言,皆是精神一振,张飞更是大吼:“三姓家奴,燕人张飞在此,速速来战!”

    二人皆脱开张辽,纵身上马,去战吕布。

    吕布加入战场后,一切都失去控制了。

    张辽微微苦笑,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不由连连叫苦,关张二人抛了他去战吕布,董卓哪还看不住他们之间有勾结?这下子坏了!

    他脑海里迅速想着应对之策,转眼之间,又一阵马蹄声传来,他又看到董卓军阵之中,又冲出几个将领,而李傕、郭汜、杨定就在其中。

    张辽心中更是着急,场面完全失控了。

    就在这时,关东诸侯军阵中也冲出一人,看着张辽,大声喝道:“吾主询问,敌将可通姓名?”

    张辽心中一动,当即大喝道:“吾乃董相国麾下张辽张文远是也!关东群贼可速速就死!”

    试问关东将士,虽没见过,但谁没听过张辽的大名!

    那士兵闻言,面色大变,疾奔回营,跑上高岗,大声道:“将军!将军!那贼将便是张辽!”

    关东诸侯大营之中,袁绍等众诸侯闻言,无不惊愕,随即个个面色大变!

    放眼在座的关东诸侯,又有几个与张辽没有大仇?

    袁绍、王匡首先被张辽夜袭败于河内,又百般侮辱,被迫退出河内,成为天下笑柄,尤其是张辽当初指责袁绍的话,可谓字字诛心,揭开了袁绍那层遮羞布,令素来爱惜名声的袁绍深以为恨。

    韩馥被张辽劫了粮草和张郃、郭图,也算大恨。

    而张邈、张超、袁遗、刘岱,则是被张辽败于酸枣,十万大军溃散,又被追杀于酸枣城外,狂踢暴打,成为奇耻大辱,张超与袁遗更是被张辽拎着来了个对吻,二人至今也难得说话,一说话就想吐。

    鲍信与曹操虽被张辽释放过,但也是被张辽与徐荣击败,算是有恩怨。

    而陈王刘宠,方才刚被张辽坑去了一员大将,正自咬牙切齿。

    “张辽!”袁绍等诸侯几乎是同时咬牙切齿,面露恨色。

    袁绍沉声道:“此獠乃我关东头号大敌,其恶不次于董卓,此番他既然上了战场,便教他有去无回!”

    “正是!”袁遗面色狰狞,其他诸侯也纷纷赞同,连南匈奴单于栾提于夫罗也出声附和。

    桥瑁面无表情,他就是被张辽放回去的,也知道张辽的意图和大志,自然不会恨张辽。

    张杨和毌丘毅面露忧色,他们二人与张辽当初同被何进派出去募兵,各有际遇,但旧日关系还不错,此时却有些担忧张辽的安危了。若落在这些诸侯手中,几乎是必死无疑。

    唯有袁术依旧低头作画,无视众诸侯的激扬情绪,他心中如今只恨那个华英雄,一心想要将华英雄的相貌画出来,由华雄辨认。

    “我等先出去观战!若果是逆贼张辽,即刻命全军压上,不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索性连董卓一并诛杀!”

    “正是!”关东诸侯再次齐声应命,连鲍信和曹操也不得不附和了。

    众诸侯当即冲出大帐,前去查看,连张杨和毌丘毅也出去了。

    只有袁术还在作画,他对众诸侯被一个区区张辽打败颇是不耻,懒得理会,不过就在这时,路过袁术身边的张邈诧异的道:“公路,此画非张辽乎?”

    袁术浑身一震,猛然抬头:“汝说什么?”

    张邈看到袁术狰狞的面孔,摇摇头,道:“吾观汝所画之人破似张辽,也可能看错了。”

    袁术二话不说,一把撕了画,急冲出大帐,他要亲眼看一看那张辽是否就是那个令他恨之入骨的华英雄!

    一出大帐,袁术快步向前,超越了袁绍等诸侯,直冲辕门,令诸侯无不愕然。

    这时,赶上来的张邈开口道:“公路所寻华雄似乎是张辽……”

    众诸侯闻言,无不脸颊抽搐,鲍信在心中直嘀咕:“张文远哪张文远,你究竟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今日怕是惹出一大堆麻烦事了。”

    袁术到了辕门之下,被绑缚在辕门柱上的华雄见了他便张口大骂,袁术却全然没理会他,而是一跃上马,遥望战场。

    他几乎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令他无数次在噩梦中惊醒的罪魁祸首,虽然看不清相貌,但看那人的身形和姿态,他就知道,那个张辽就是那个华英雄!

    袁术铿的拔出腰间长剑,发出一声可怕的低吼:“张辽!张辽!尔如此无耻,竟冒华雄之名,实在欺吾太甚!”

    被绑缚在柱子上的华雄也是一呆,随即反应过来,破口大骂:“张辽!某与汝势不两立!”他只觉得心中痛恨之极,自己落到今日下场,完全都是因为那个张辽!

    华雄当即看向同样痛恨张辽的袁术,大声道:“放了某,某助汝杀张辽!”

    袁术看向华雄,拨马而回,华雄脸上刚露出喜色,就感到胸口一痛,袁术的长剑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华雄眼前渐渐模糊,眼里露出无穷的怨毒和不甘。他却没想到,当初正是他先强横的欺吾张辽,甚至要下杀手,与张辽结怨,才招来今日的下场。

    袁术看着脖子下垂的华雄,神情狰狞:“汝既叫华雄,那便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