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三英战张辽
    张辽一听这个声音,不用猜就知道在后面压阵的张飞看到自己与关羽斗得太久太激烈,按耐不住了,要冲上战场。

    他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张飞舞动丈八蛇矛,纵马大吼,疾奔而来,犹如一尊凶神。

    关羽攻势再次缓和,沉声道:“三弟性情暴烈,难听解释,攻势凶猛,犹在为兄之上,四弟要小心应对,为兄会策应一二。”

    “杀啊!”

    战场上鼓声如雷,但张飞的大嗓门更盖过了雷声。

    马蹄翻飞,距离转眼拉近四百步,张飞清楚的看到了张辽的相貌,一双虎目陡然圆睁,暴喝一声:“逆贼!受死!”

    他两腿一夹,战马倏然加快了速度,闪电一般朝张辽冲来,丈八蛇矛如同一道霹雳横空,直刺张辽胸膛,一副誓杀张辽的姿态。

    正与张辽厮杀的关羽见状,面色微变,长刀一斜,不经意朝张飞矛尖格去。

    但张飞携着战马狂奔之势,加上本身的勇猛,关羽只将蛇矛格偏了数寸,直刺张辽右肩。

    看着张飞狂奔而来的冲势和疾刺而来的八寸矛锋,张辽咧了咧嘴,下盘一沉,身子前倾,钩镰刀一横!

    铿!

    钩镰锁住了八寸矛锋,但强大的冲击力却冲击得张辽在地上足足向后滑了数丈,才遏制住了张飞的冲势。

    “三哥。”张辽叫了声,只感到手臂微微发麻,肩头的箭伤似乎有些崩裂了,疼的要命。

    “休要叫俺三哥!先杀一场再说!”

    张飞大吼一声,丈八蛇矛猛然从钩镰刀的锁定中抽出,飞身下马,再次朝张辽刺来,犹如长龙出海,急收急刺,又疾又猛。

    张辽不敢怠慢,强忍肩头疼痛,钩镰刀急忙格挡勾锁。

    张飞的丈八蛇矛与关羽的长刀一样,矛杆与矛头通体都是用镔铁打造,都是通体镔铁打造,无法劈砍矛杆,只能格挡勾锁。

    且丈八蛇矛的杆长一丈,头长八寸,刃开双锋,犹如游蛇,穿刺力极强,以张飞的力气而言,一旦刺中,便是铁甲也能穿个通透。

    此时的张飞势若猛虎,张辽打足了精神全力应付。与此同时,关羽也没有收手,而是与张飞夹击张辽。

    顶级高手的攻击都携带强大的势,吕布势强,关羽势急,典韦势悍,张飞势猛!如果说关羽的攻击是势如霹雳闪电,一击必中,那张飞的攻击就是猛若雷霆万钧,千军辟易。

    而张辽的风格是大气,大开大合,攻守兼备,与张飞的风格倒有些相似,但他先前刚与关羽酣战一场,虽然气力不虚,却有伤在身,此时应付张飞的攻击有些吃力了。

    好在关羽看似在夹击张辽,但手下却留了情,更是不时干扰张飞,为张辽舒缓了不少攻击。

    张飞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怒道:“二哥,你这是作甚!”

    关羽哼道:“三弟,我等兄弟,岂可自相残杀。”

    张飞眼睛一瞪:“俺只是与他比试而已,前几日在伊水没逮到机会,今日却不能错过!”

    关羽还没说话,张辽却纵声大笑:“正是!如此良机,岂能错过!”能与关羽张飞这般猛将比斗,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精神一抖,肩膀一开,索性完全忽视伤口,与张飞放开了厮杀。

    三人在战场之中纵横来去,长刀猛劈,蛇矛破空,钩镰横断,你进我退,圈子越杀越大,连三匹战马也知机的躲到了一旁。

    战场后方,刘备看到两位兄弟久久不回,心中焦虑,急忙出了大帐,远远看到战场两位兄弟竟然合战一人,也难分胜负,情知遇上了强敌,不由大急,提了双股剑,上了战马,直奔战场厮杀之处。

    到了战场上,看到张辽,刘备也是一惊,不过他城府颇深,当着两军将士,却没有大声呼喊,而是跃马而下,想要缓和战局。

    张辽见刘备也来了,没想到自己今日要演绎一场三英战张辽的盛事,不由哈哈大笑:“大哥来战!”

    刘备见状,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当即手持双股剑加入了战局。

    他的双股剑也不同一般的剑,既美观大方,不显笨拙,又剑刃厚实开阔,长足四尺,比之一般剑要重要长,两剑配合,足以抵挡马战长兵。

    三人合战张辽,张辽与刘备对了两招,不想刘备气力也不小,显然颇通武力,虽不如关张,但至少也是二流之列,绝非演义中所说的那般无能。

    不过刘备的加入,更是缓和了张飞的攻击,令张飞大是不满。

    城楼之上,董卓看着这一幕,久久不能言语,但却神情激动,想当年他也是一员猛将,威震羌胡,如今却是不复当年之勇,尤其是入了雒阳以后,安逸优越的日子令他体能大为下降。

    董卓身旁的吕布更是难以自已,急不可耐的抱拳道:“父亲,如今敌将两人围攻文远,孩儿请战相助。”

    董卓沉吟了下,道:“准!”

    “谢父亲!”吕布狂喜,急忙大步下了城楼,唯恐董卓后悔。

    与此同时,杨定看到张辽在战场上大战威风,心中极为嫉恨,看了一旁脸色同样阴沉的李傕,心中一动,道:“稚然,敌将三人合战张辽,而张辽不落下风,汝何不派两员猛将上去厮杀却敌,却不能让张辽独得威名。”

    李傕眼神闪烁了下,迟疑道:“奈何那三员敌将太猛,怕是折损了将领。”

    杨定不以为然道:“张辽一人战三人,那三人纵然厉害,也非不可敌,尤其是后来赶来那人,用的竟是双剑,武力远不如其他二人,只要袭杀了那人,便可显张辽无能,而后迅速退回便是。”

    李傕闻言,再观察战场上情形,看到刘备确实不强,双剑反倒不时阻碍其他两人攻击,登时大为心动,转头吩咐身边一个年轻将领:“封儿,便由你出战,记得,不要下马,只袭杀使双剑之人,得手之后,迅速撤回,不可恋战!”

    那年轻将领正是李傕的外甥胡封,闻言大喜:“舅父,孩儿定不辱使命!”

    一旁郭汜见状,也忙道:“某也派一员将领出战,相互照应。”他不待李傕反对,便转头吩咐身边一员将领:“伍习,便由汝出战!”

    “喏!”那将领急忙领命。

    董卓军阵之中,鼓声再次大振,却是比张辽出战时的声势还要大,毕竟出战的是凉州嫡系,不比张辽这个并州子。

    两匹战马从阵中疾驰而出,正是李傕的外甥胡封与郭汜的爱将伍习,两人皆用长矛,目标直指厮杀中的刘备。

    而此时吕布才下城楼,被亲卫取来方天画戟,牵来赤兔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