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战关羽
    关羽手提长刀,再次纵马驰入战场,傲坐马上,眯着一双丹凤眼看着那个无耻的敌将远远而来,抚着长髯,面露冷笑与不屑之色。

    看到敌将进入八百步距离,他二话不说,一提马缰,倒提长刀,疾冲过去。

    关羽出招,一向是速战速决,势若雷霆,快如闪电,凤目一开,不怒自威,长刀挥出,一击必杀,疾走千里,绝不给敌人丝毫反抗的机会!

    只是此前他一直没有好马配合,未免感到有些不足,但自从得了结义四弟赠送的良马后,人马相合,速度就更快了,所以前次才能一招斩却华雄手臂,擒之回营。

    两人距离越拉越近,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

    还没到出招时机,关羽紧眯的那双丹凤眼却陡然睁开,蕴藏的凌厉与杀气转为惊愕,手中早已蓄势待发的长刀也是一抖,失声低呼:“四弟!”

    张辽在象龙上挥了挥长刀,朝关羽咧嘴一笑,做了个“二哥”的口势,象龙冲势不减。

    两马交错的瞬间,两柄长刀几乎同时挥起,均是疾如闪电,但却没有交击,关羽长刀从张辽头顶一划而过,张辽钩镰刀也锁了个空。

    张辽心中一松,低声笑道:“二哥,我二人便在这里过两招如何?须要应付董卓。”

    关羽没有回答。

    两马相背,战马各自奔出数百步,关羽拨马而回,却没有立即冲锋,而是眯着眼睛看着同样拨马的张辽,握紧长刀,神情冰冷,凤目之中,威势不再,反是带着几分复杂之色。

    关羽出身微寒,少年时便辗转南北漂泊江湖,属于最底层人群,深知百姓疾苦,常痛恨豪强衣冠而同情百姓,当初跟随刘备,既为情分,也为刘备胸怀大志,行事大气,爱护百姓,与他志同而道合。

    但三人奔波数载,却一事无成,些许兵马,常粮草不继,低微职务,被上官所欺。那一日他们三人在伊水遇到张辽,一番畅谈,关羽虽然没说几句话,却被张辽独到而精深的见解折服,对张辽抑世家抚百姓、开科举纳贤才的主张更是钦佩和认同!

    张辽虽然年轻,却比他们盲目打拼的三人看的更广更远,更让他眼前打开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天地,如拨云雾而见青天,前行更加明朗,胸怀更加开阔,心志更加坚定!

    加之张辽言谈性格很是与他对路,颇生相逢恨晚的知己之感,所以张辽提出结义之事,他并未反对,反在内心深是赞同。

    皇天后土见证,四人结为兄弟,关羽平生行事最重一个义字,比之刘备和张飞更重这份情义,却不想转而竟从毌丘毅那里得知这个结义兄弟竟然是大奸贼董卓麾下的将领,令他连日之间难以释怀!

    今日竟在战场上遇到张辽,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不过遇到就好,他定要问个明白!

    但在询问之前,他却要与张辽厮杀一番,教训这个隐瞒身份的“兄弟”,以解心头之恶!

    一念及此,关羽握紧长刀,猛提马缰,朝张辽冲去。

    张辽一看关羽这架势,知道他认真了,也不敢怠慢,大笑一声,猛催象龙,钩镰刀蓄势待发。

    对于战将而言,与同级高手比拼,既是一种极大的乐趣,更是对自己武艺的触发和提升,张辽与吕布斗过,与典韦斗过,却还没与关羽斗过。

    而且每个绝世猛将的风格都不一样,吕布强势,典韦凶悍,却不知关羽风格如何?

    两马疾驰,马蹄翻飞,黄尘高扬,再次对撞,铿!长刀与钩镰刀绞杀在一起。

    两马交错,却没有相背而驰,而是旋转着厮杀在了一起。

    关羽几招试探之后,知道张辽与他是同级别的高手,当即不再留手。

    他身长臂长刀长,攻势迅捷而凌厉,近乎丈许的长刀,劈!砍!撩!削!挑!拍!挂!拘!如同烈风怒雨狂雷猛袭,各种招式几乎是倾泻而出,转眼就是数十次交击,杀得张辽一时之间只有招架的份!

    两边的将士都看呆了,他们这才看出关羽的武力,难怪华雄一招也挡不住,而张辽能抵挡如此猛烈的攻击,显然不是一般的高手。

    两人用的都是刀,关羽也从未杀得如此痛快,二人过了近百招,张辽很快适应了关羽的猛烈的攻击风格,钩镰刀各种妙招也施展而出,厮杀的声势更加猛烈。

    此时,两匹马已经成为障碍,二人索性跃下战马,在宽阔的战场上展开步战!

    步战虽然没有骑战那般冲击力,但却更加灵活。

    城楼之上,董卓看的忍不住站了起来,大声道:“不想文远竟有如此武艺,那贼将也是一高手。”

    好战的吕布看得虎目绽放光芒,激动不已,只恨不得以身相代张辽,与那贼将一场厮杀!又想起自己不能出战的罪魁祸首,当即转头狠狠地瞪了胡轸一眼。

    胡轸看到张辽大展威风,却又想起自己昔日被张辽暴打狂殴的情景,不由脸色阴沉。几乎同时,下面难兄难弟杨定也想到了自己被张辽追杀的情形,眼里闪过怨毒。

    战场之上,方圆数百步都是战场,两刀狂舞,激得黄尘飞扬,转眼又是百招。

    毫不停息的激烈厮杀,令关羽和张辽都有些吃不消,虽是秋高气爽,但二人已是浑身大汗。

    两军之中,鼓声隆隆大振,各自鼓舞着己方的猛将。

    借着鼓声掩护,张辽一边厮杀,一边大笑道:“二哥这刀法好生厉害,小弟自愧不如。”

    关羽杀了一通,心中纠结早已尽去,这个四弟如此武艺也令他身为佩服,脸上却是毫无表情,哼道:“四弟,汝果是张辽张文远?”

    张辽察觉关羽放缓了攻势,自己攻势也稍缓,道:“正是,只是当日情形,不得不隐瞒一二,否则三位兄长怕是早杀的小弟落荒而逃了。”

    关羽道:“汝助纣为虐,大败勤王的关东诸侯,却是不该。”

    张辽呵呵笑道:“小弟正是看他们缩着脑袋迟迟不进,才刺激一番,否则哪有今日场面?”

    关羽不由愕然,嘴角抽搐了下,又哼道:“如此,四弟眼下何不反了董卓,共同讨贼,匡扶汉室!”

    张辽摇头道:“相国与我有提携之恩,却不能背负。”

    关羽道:“汝数次大败关东诸侯,早已报之!”

    张辽苦笑道:“不止如此,关东诸侯,嘿,怕是更容不得我,到了关东也无立足之地。”

    关羽卧蚕眉紧皱:“为何如此?胜败乃兵家常事,关东诸侯岂无这点心胸?”

    张辽摇头不语,关羽大为不悦。

    就在这时,又一个声音大吼:“二哥,俺来助你!无耻贼将休走,燕人张飞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