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力擒牵招
    袁绍发话后,却见诸侯都是沉默不语,顿时大为不满,环顾四周诸侯,如今就曹操、韩馥、袁术、桥瑁、鲍信未曾派出战将了。

    袁绍看向曹操:“孟德……”

    曹操忙道:“本初,吾前番兵败荥阳,此次仓促招兵,手下实无可战之将矣。”

    袁绍点了点头,想起鲍信也是如此,便有略过了鲍信,看向袁术,正在一副布帛上描画的袁术感受到他的目光,大为不耐,哼道:“汝为盟主,麾下亦有大将,何不派出?”

    袁绍眼里闪过一丝厉色,随即隐去,看其他诸侯皆看向他,只能无奈的道:“吾手下将领皆在统军,实不宜出战,但如今却不能堕了关东士气,也罢,吾便派督将眭元进出战。”

    咚咚咚咚!

    随着双方鼓声再起,张辽再次催动象龙出战。

    关东方面出战的正是袁绍手下眭元进,眭元进曾在河内与张辽兵马夜战,但他本人却没见过张辽,而是败于高顺手中,连夜逃走,又寻到袁绍麾下。

    眭元进纵马疾驰,张辽却依旧缓慢,两人距离迅速拉近。

    六百步!四百步!三百步!二百步!……

    铿!

    马戟与钩镰刀交击,钩镰刀再次锁住马戟,张辽一下子止住了眭元进的奔势。

    眭元进认不得张辽,大骂道:“无耻之徒,只能以欺诈取胜!”他早已得了袁绍的吩咐,绝不相信什么猪在天上飞的无稽之事。

    不料张辽却陡然色变,大骂道:“却不比尔等无耻,竟然派两员贼将出战!吾走矣!”

    说罢他拨转象龙,钩镰刀一甩,脱开眭元进马戟,拍马便要逃走。

    眭元进听到张辽大喊两员贼将,又果真逃走,不由愕然,急忙拍马追赶,又下意识转看身后,却空空如也,哪有张辽所说的第二员将领,随即他醒悟自己上当了,脑袋一懵,急忙就要转身,却感到一股巨力拍在侧身,整个人飞了起来,落在马下。

    张辽一个回马刀得手,哈哈一笑,再次跃下,砰的又是一拳,眭元进却是没昏,张口就要大骂,张辽二话不说,又是一拳,眭元进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张辽两次得手,只将董卓手下一众胡兵乐得哈哈大笑,董卓前仰后合,而关东诸侯的兵马更是愤怒不已。

    关东诸侯大营之中,袁绍脸色铁青,其他诸侯也是面面相觑,这两次斗将败得实在是令他们无语,敌将虽然无耻,但他们这方的战将却更显愚蠢了。

    董卓一方战鼓再次响起,催促出战。

    这一次,袁绍直接越过了桥瑁,看向了冀州牧韩馥,眼神一闪,肃声道:“文节坐拥冀州,手下兵将众多,在诸侯之中当数第一,此番便由文节派将出战,须要智勇双全,切不可再堕了我等名声!”

    韩馥本待拒绝,却看袁绍声色俱厉,不由眼神收缩,他手下有大将麴义,却是不舍得派出,唯恐遭了意外,想了想,咬牙道:“如此,吾便派兵曹从事牵招出战,他智勇双全,必然可斩贼将!”

    袁绍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要能削弱韩馥一分实力,对他的下一步图谋而言都是便大有裨益。

    随着关东诸侯鼓声响起,一员大约二十岁的少年将领手提长矛,纵马奔出,英气凛然,气势如虹,远超先前两将。

    “来将通名!”张辽一看这姿态,不由大喜,这绝对是一员猛将,再看他坚定的眼神,顿时知道使诈无用,凡事可一可二而不可再三,他索性一拍象龙,早已急不可耐的象龙瞬间爆发出强大的速度,一转先前懒洋洋的姿态,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令关东众将士本来鄙夷的神色不由一肃。

    “安平牵招是也!”牵招看到敌将陡然凌厉的目光,也不由一惊,但却全无畏惧,应和一声,猛催战马,眼神依旧坚定,在两马即将交错的瞬间,手中长矛倏然刺出,刺得却不是张辽,而是象龙马。

    牵招?!居然是牵招!历史上镇守边陲,威慑鲜卑乌桓的大将!

    一定要擒住他,不能有丝毫差池!

    张辽心中乐开了花,面色却依旧沉定,他钩镰长刀向前一扫一转,锁着长矛从象龙一侧划过,待要用力夺矛,却被那少年将领将长矛急速撤出。

    两马交错而过,第一回合皆是无功,相背驰出数百步,迅速折返,牵招脸上神情已经完全凝重起来,这个敌将绝非韩馥所说的外强中干只会使诈,这分明是一员极为厉害的猛将,更在自己之上。

    “杀!”牵招虽然察觉到张辽比他厉害,却全无恐慌,依旧是沉着应战,但张辽这一次却用了全力。

    两马再次交错,张辽对牵招此来的长矛仿佛不闪不避,在接近的一刹那,他身子猛然一扭,躲过矛刺,钩镰长刀倏然挥出,直斩矛杆。

    哚!

    牵招长矛连矛头被斩为两截,从矛杆上传来的巨力令他手臂发麻,大为惊骇。

    与此同时,象龙也发力了,却是不满刚才敌将攻击它,一声长嘶,一个甩蹄,踢了牵招的战马。

    而张辽的钩镰刀斩出后,松开了手,不管不顾,任由钩镰刀直接顺力飞出,他那只空出的手则迅速捉住了牵招余下的半截矛杆,用力一回。

    牵招虽然勇猛,但战斗经验远远不如张辽丰富,完全没料到张辽居然抛了长刀,捉住了他的矛杆反退,身子不由向后一倒,加上战马被象龙踢得惊乱,冲势顿时止住,向后滑出三尺,险些落下马去。

    牵招反应很快,被反推之下,急忙松开矛杆,身子猛然前倾,伸手去抓马鞍,想要再次控马,正好去抢了张辽飞落在地的钩镰刀。

    但张辽却早有准备,岂能任由他得逞,在牵招战马停滞的那一瞬,他另一只手便猛拍战马,战马受惊猛冲,牵招没能捉住马鞍,滑落在地。

    张辽哈哈一笑,一个飞跃下马,牵招大骇,急忙一个翻滚,起身想要与张辽搏斗,但他徒手哪能打得过张辽,直接被两个勾拳放倒在地。

    在左慈的指导下,张辽打拳力道和部位都急准,凡是被击中的基本都难以逃脱昏迷的下场,牵招也不例外。

    张辽拎了昏过去的牵招,嘴巴几乎笑到了脑后跟,再去取了钩镰刀,跃上象龙,再次回阵。

    关东军阵这次一下子安静了,这些将士眼色都不差,看出了这个无耻的敌将绝对是一个高手,方才那斩矛、抛刀、拍马、擒人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绝对是个经验丰富的宿将!

    城楼之上,董卓也看的连连点头,张辽在斗将中的应变能力极为突出,那个敌将不弱,却被张辽两招擒拿,绝非侥幸。

    关东诸侯大帐之中,韩馥面色沮丧,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看。

    刘宠猛击案台,嗔怒道:“不想这无耻贼将竟有如此本事!如此猛将也使诈,真是无耻之尤!”

    曹操扫了一眼刘备身后的关羽和张飞,点了点头,转看袁绍:“本初,便还由关云长出战如何?”

    袁绍沉吟起来。

    张辽将牵招丢到猛虎士前,拨马而回,他知道,自己展露出实力后,这一次出来的怕就是超级猛将了,很可能就是自己的结义兄弟关羽或张飞,因为关东诸侯绝不可能再犯在华雄身上损兵折将的那种错误。

    若非自己前几次扮猪吃虎,恐怕关羽之流的猛将早就被派出来了。

    咚咚咚咚!

    随着关东诸侯一方鼓声再次震天响起,关东士兵也齐声呼啸。

    一员身高九尺有余的身影出现在战场上,手持长刀,丹凤眼,卧蚕眉,颌下尺许美髯飘飘,正是关羽。

    张辽咧了咧嘴,一拍象龙马,直奔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