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谁为华雄
    华雄一手控马,一手挥刀,陡然明白张辽死穴的他心中无比振奋,竟发挥出前所未有的战力和气势。

    就在两马交错的一刹那,对面敌将的一双丹凤眼陡然睁开,凌厉的杀气猛然迸射,直如实质,竟令华雄不由心神一滞。

    与此同时,敌将手中那柄长刀倏然斩出,划过长空,竟然后发先至,比华雄更快!

    华雄的狞笑犹在嘴角,那长刀便划过他的臂膀。

    哐啷!长刀连同马头掉落在地,华雄只觉得肩头一痛,紧跟着失去头颅的战马冲出数丈,摔落在地。

    同样跌落在地的华雄痛吼一声,还没回过神来,那个敌将已然跃下,一把将他拿住,他竟然全无抵抗之力。

    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以至于两边观战的将士都还没回过神来!

    关东诸侯大帐之中,众诸侯正心神难定,却听到外面鼓声陡然大振,将士的呼喊声犹如狂风怒雷,直欲崩天摧地!

    众诸侯无不大惊,正要派人前去打探,却听到帐外一个洪亮如雷的声音大笑:“好二哥,捉的真利索!真痛快!如此庸将,也敢在此招摇!”

    随即是战马鸾铃响动,一个扑通声传来。

    探子还没来得及报信,大帐之中,袁术却是最先坐不住了,他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军帐,其他诸侯见状,心中无不好奇,不知袁术与华雄有何大仇,也想看看连斩六将的华雄是个怎番模样,于是也都跟了出去。

    袁术冲到外面,只见到关羽跃身下马,而马下早已跌落一人,断了一臂,鲜血犹自狂喷,被一群士兵扑上去捆缚住了。

    “果是华雄?”

    袁术神情激动若狂,声音打颤,甚至连手脚都止不住颤抖起来,他盼这一刻实在太久了!

    关羽抚着美髯,淡淡的道:“正是。”

    袁术不由纵声大笑,拔出腰间长剑,大步到了被捆缚的华雄身前,随即却是一愣,再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脸色越来越难看,直至铁青,指着关羽怒喝道:“汝这马弓手安敢欺吾!此人分明不是华雄,却被汝拿来充数!”

    关羽眼睛一眯,抚着美髯的手一顿,还没说话,一旁的张飞却是大怒:“此贼乃俺兄长战场上斗将捉来,万军可见,却如何不是华雄!莫不是汝舍不得粮草、精甲与好马!”

    几乎同时,袁术身前被绑缚的华雄也是一声大吼:“谁人冒充了,某便是华雄!”

    其他刚出来的诸侯见状也是一愣,只以为袁术要食言反悔,不由大是鄙夷。

    袁术听闻眼前这敌将自认华雄,再看他魁梧高大,虬髯卷曲,面相丑陋凶悍,一副愚蠢相,哪是那个貌似憨厚实则无耻、令他恨之入骨的少年华英雄!

    他的心情从大起到大落,指着华雄大怒道:“汝非华雄,华雄化成灰吾也认得!难不成不过一年,汝便长成这番蠢相!”

    华雄大怒道:“士可杀不可辱,乃公便是华雄!”华雄此刻与袁术一般,心情也是陡然大起大落,情绪暴躁。

    袁术一听到华雄说道“乃公”二字,更是暴怒,从旁边夺过一支马鞭,便朝华雄疯狂抽打过去。

    华雄看着袁术,还有关羽,咬牙切齿,同时也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步回去向相国禀明张辽之事,如今被贼将捉住,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一念及此,他心中便悔恨的犹如万虫咬噬一般!

    曹操看袁术的姿态,心中一动,突然询问华雄:“董卓麾下有几个华雄?”

    华雄不耐烦的骂道:“何来几个华雄!独乃公一人耳!”

    曹操脸色也黑了下来。

    华雄性情残暴,却也强横,被袁术打得浑身是血,目赤欲裂的瞪着袁术骂道:“汝这细皮白贼,被乃公刨了祖坟不成!”

    被牵连了祖宗的袁绍脸也黑了下来,喝道:“公路,斩却此贼便是,何必折腾!”

    袁术狠狠抽打了华雄数十鞭,心中怒意更盛,若此贼真是华雄,那自己又何处去寻那个折辱自己的华英雄?如此岂非一生都难以安枕!

    他心中犹自不甘,又抽了华雄几鞭子,厉声道:“速速交代,汝究竟是何人?华雄究竟在何处?汝说出他的行踪,吾便放汝回去!”

    华雄一听还有回去的机会,登时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什么也不顾了,大声道:“某却非华雄!”

    他此时只想着欺骗了袁术,只要能回去将张辽送入绝地,那什么都值得!

    袁术眼睛一亮:“快说,汝究竟何人!”

    华雄脑海里只想着张辽的事,当即大吼道:“某是张辽!”

    “果真?”袁术没见过张辽,只以为是真的,不由大喜。

    而一旁的其他诸侯却忍不住脸颊齐齐抽搐,放眼关东十几镇诸侯,除却刘宠、韩馥、袁术以外,其他如袁绍、鲍信、王匡、曹操、桥瑁、袁遗、张邈、张超、张杨、毌丘毅,甚至包括刘备、关羽、张飞,谁没见过张辽?这厮在这里装什么张辽!也太蠢了吧!

    鲍信是个老实人,看袁术被华雄这个蠢货欺骗了,居然还相信了,忍不住道:“公路,他绝非张辽,试问我等谁不识张辽?”

    袁术脸色一下子铁青,二话不说,挥起鞭子又狠狠抽打起来。

    华雄也彻底怒了,忍不住大骂起来:“乃公本是华雄,汝却不信,乃公假冒张辽,皆汝这逆子所逼耳!”

    这时,陈国相骆俊看不下去了,开口道:“袁将军,既是认错了人,或是有人冒充,多半是此贼故识,何不将他相貌画出来,交由此贼辨认?”

    袁术一愣,丢了鞭子,大喝一声:“将此贼绑缚在辕门之上!”

    说罢又大步回了军帐,其他诸侯见状,也只能回去。

    张飞看袁术全然不提粮草、精甲和良马之赐,大是不满,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言而无信之辈!”

    刘备慌忙阻止了他。

    袁绍在回大帐前,看了一眼关羽,终究是担心关羽马弓手的身份被董卓一方得知,耻笑自己,便道:“华雄既已见擒,想必董卓那边已乏猛将,便不须汝出战了,且派其他将领吧。”

    华雄被绑缚在辕门之上,远远看着那边皇城,忍不住大吼:“相国!张辽为逆贼也!”

    但相隔五六里之远,加上战场之上数万人喧嚣,董卓哪能听得到。

    而听到他大喊的刘备、关羽和张飞则是相互对视了一眼,关羽要过去询问,刘备却摇了摇头。

    ……

    皇城中东门之上,董卓和胡轸先是看到华雄连斩六将,不由大喜连连,而后又看到华雄一招被擒,不由转为惊愕。

    华雄的武力他们知道,但新出来的敌将居然一招擒了华雄,其武力又当是如何之高!

    张辽自然认出了秒擒华雄的关羽,不由咧了咧嘴,娘的,温酒擒华雄也出来了!他不由向吕布身后缩了缩,免得被董卓盯上。他可不想去和关羽死拼,再看到战场上关羽也自回营,不由松了口气,又有些诧异,为何没有斩杀华雄,只是活捉了他?

    一旁好吕布看到关羽如此高手上阵,好战的他大是心动,再次出列:“父亲,孩儿请战!”

    胡轸却又抢在吕布前面,急声道:“禀相国,华都督被擒,须要交换回来,张文远曾打败华雄,必不惧贼将,可令他出战,将贼将擒拿,换回华都督。”

    董卓闻言看向张辽,他也知道张辽打败华雄之事。

    娘的!躲懒的张辽见董卓看过来,忙抱拳道:“禀相国,吕中郎的武艺远胜末将,由他出战可保无虞。”

    吕布听张辽挺他,不由感激的看了张辽一眼。

    这时,一旁的杨定却怪声怪气的道:“张文远,汝百般推脱,不愿出战,莫非是怕相国看出汝与关东群贼勾结不成?”

    张辽不由在心中大骂,正要辩驳,上首董卓却已经开口:“便由文远出战。”

    他心中一个咯噔,娘的,看来董卓心中还是有几分怀疑自己,看来不得不出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