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明白
    雒阳皇城之东,关东诸侯二十万兵马阵列浩荡,绵延十多里,各成方阵,错落有序。

    诸侯的中军大营设在一处高岗之上,遥对皇城中东门,其上旌旗漫卷,大鼓高架,侍卫密布。

    此时已是午时,秋日高照,大帐之中,袁绍、袁术、刘宠、张邈、韩馥、袁遗、刘岱、张超、桥瑁、鲍信、曹操、张杨、王匡等一众诸侯皆在。袁绍身为盟主,自是居于上首,陈王刘宠与袁术次之,其下众诸侯各自分列。

    连南匈奴单于栾提於夫罗座中,南匈奴自一百五十年前内附以来,单于之位一直受汉庭册封,地位也不低,因此众诸侯也给栾提於夫罗留了个位置。

    除此之外,还有毌丘毅,毌丘毅曾为大将军府都尉,地位不低,且与袁绍、曹操、鲍信、王匡等都是同僚,因此也得了一个位置。

    毌丘毅下首是刘备,刘备也是相对独立的一路诸侯,虽然名声全无,地位低下,但他的师傅是海内人望的一代大儒、原北中郎将卢植,去年又曾随袁绍、曹操募兵,算是旧识,因此也勉强得了一个位置,不过却是在最角落下首。他的身后是关羽和张飞。

    此外,还有一人,不是诸侯,却也在帐中,却是游说诸侯的郭图,不过郭图是站在袁绍身后。

    此时,外边鼓声隆隆,里面众诸侯的脸色都不好看,就在这时,鼓声倏然而止,帐外探子又来报:“王楷与贼将战不三合,被贼将斩了!”

    砰!座中刘岱一拳击在案台上,脸色铁青。王楷正是他麾下战将。

    这时,张杨起身道:“吾帐下猛将缪尚,颇有武力,可战贼将。”

    袁绍点了点头:“传令出战!”

    鼓声再次再做,但不过数息之间,又戛然而止,转眼探子又来报:“缪尚又被贼将斩了。”

    座中张杨不由握紧了拳头,其他诸侯也是面面相觑,一连折了数员大将,他们都有些灰头土脸,这不仅是战将的损失,而且对三军士气也是打击。

    袁绍起身,沉声道:“来人,速速去打探敌将名姓!”

    不多时,一人来报:“禀将军,敌将自称华雄。”

    “华雄?”其他诸侯还没什么反应,后将军袁术却一下子站起来,脸色狰狞,眼里杀气毕露:“华雄!”

    这一年来,那个华英雄无数次将他从噩梦中惊醒!雒阳道上的那一幕屈辱无时不刻啃噬着他的五脏六腑。他从小养尊处优,何曾受过如此大辱!那一干看到他受辱的亲卫,除了纪灵,已经全被他灭口,包括那个女人!

    袁术本就不热心讨伐董卓,而他此番能来此会盟,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杀了华雄,否则华雄便如同梦靥一般令他寝食难安,睡不安枕。

    诸侯之中,袁绍最是关注这个兄弟,他看到袁术神情,眼神闪烁了下,开口道:“公路,莫非汝认得此人?”

    袁术没有回答袁绍,而是环顾左右,一字一句的道:“此人与吾有大仇,谁能擒之,吾送他粮草万石,精甲三百副,良马三百匹!”

    众诸侯闻言,不由一震,愕然看向袁术,却见他双目赤红,犹如喷火,也不敢多问,心中却是无不大动。

    栾提於夫罗却率先抢道:“不过一个华雄,孤麾下颇有猛将乌拉拉,可以出战!”他远离南匈奴王庭,几番劫掠无果,如今最缺乏粮草和精甲,因此听了袁术的许诺,贪心大起。

    袁绍神情有些犹豫,於夫罗毕竟是外族,若是被他斩了华雄,诸侯面上怕是不好看,但於夫罗此来主要是依附于他,他也不好拒绝,沉吟了下,又看在座诸侯无有反对的,便摆摆手:“如此,传令出战!”

    於夫罗大笑,看向袁术:“袁将军之言可作准乎?”

    袁术对这个粗鲁的匈奴单于没什么好感,冷哼一声:“吾言既出,驷马难追,但要记住,须要活捉华雄,死的不要。”

    “袁将军但请放心,孤族最多勇士,孩童可挽弓,妇人可骑马,何惧区区华雄!”於夫罗颇是自傲。

    但随着鼓声又起再落,探子又来报:“乌拉拉被华雄斩杀!”

    正在大笑的於夫罗脸色一下子涨红,随即又道:“孤麾下还有猛将兰苟,客可战华雄!”

    袁绍懒得多说了,摆了摆手:“传令出战!”

    不多时,探子再次来报:“兰苟被华雄斩杀!”

    於夫罗一下子呆坐下来。

    袁术脸色又狰狞起来,他很想派人亲手斩杀华雄,但自己手下最强的大将纪灵都不是对手,更不用说其他人了。或许孙坚能与华雄一战,但孙坚兵败后在鲁阳整军,还没有赶来,袁术却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袁绍面色也不好看,这华雄实在厉害,己方连连大败,于军心不利,他环顾其他诸侯,都是低头不语,显然不愿意将自己的大将派出去冒险,除了刘岱、张杨、於夫罗、韩馥几个没远见或贪图小利的。

    袁绍自己也在心中掂量起来,他手下此次带了猛将颜良与文丑,但颜良在镇守南线,文丑也统帅大军,若是二人出个差池,以自己如今的这点实力,损失实在难以承受,但若是得胜,则于名望有助。

    他掂量了一番,终是下定决心,正要开口派文丑出战,忽然下面一人出列,沉声道:“小将愿往擒华雄,献于帐下!”

    众诸侯没料到居然还有人敢主动请缨,不由看过去,但见那出列之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色微红,自有一番气度,不过却是一身布衣。

    袁绍一愣,问道:“汝是何人?”

    那人还没答话,座中毌丘毅便起身道:“此刘玄德之弟关羽也。”

    “现居何职?”袁绍又问了一句。

    毌丘毅犹疑了下,道:“跟随刘玄德充马弓手。”

    袁绍眉头皱起,连连摇头:“使一弓手出战,必被董卓所笑。”

    一旁曹操看着关羽,眼里闪过赞许之色,开口道:“本初,此人既出大言,必有勇略,试教出马,如其不胜,责之未迟。何况他仪表不俗,董卓安知他是弓手?”

    袁绍神色迟疑,一旁袁术却看向关羽,沉喝道:“汝可出战,若果真擒回华雄,吾绝不背诺!但若败亡,莫怪某将刘玄德一并打出大帐!”

    一旁张飞大怒,便要开口,却被刘备急忙阻止。

    关羽眯着眼睛,一道杀气隐去,抱拳道:“如不胜,请斩某头!”

    曹操见状,忙唤一旁侍卫:“酾热酒……”

    但他话音未落,关羽已经大步而出。

    刘备担心关羽,急忙令张飞出去接应。

    ……

    战场之上,华雄连斩六将,气势更盛,纵马回旋,挥动手中被鲜血染红的大刀,纵声大笑。

    他自从军以来,浴血沙场,斩将夺旗,威名远播,是胡轸最为倚重的大将,胡轸一半的战斗力都在他身上,但自进入雒阳之后,却事事不顺,先是被张辽暴打卧榻,而后在调防路上又被张辽手下一大汉打败,劫掠颍川之时更是凶险,仅以身免,信心几乎丧失。

    此时到了这里,他才知道自己的一身本事依旧强横。他雄心再起,回望皇宫城楼,眼里闪过一丝怨毒。

    此战他斩杀如此多敌将,必得重赏,再得大都护美言,一个校尉之职怕也跑不了,如此便能与张辽齐平,若得机会,定要将张辽折辱至死!

    还有颍川,关东群贼必难持久,贼兵一退,自己便请命,定要兵屠颍川,以报大仇!而且听说张辽的妻子,那个弘农王妃也回了颍川,若是得了她……华雄正想到这里,突然脑子里闪过一道灵光,眼睛一鼓,面色霎时间大变,咬牙切齿的道:“是他!是了,在颍川突袭我的定然是张辽!”

    华雄只觉得一瞬间自己明白了许多,那个击败自己的凶悍面具人定然是调兵路上遇到的大汉,虽然将青龙戟换成了大刀,但体型却没变,而且若非是旧识,他又怎会戴面具?

    张辽与颍川有勾结!他的妻兄能做颍川太守,必然是他暗中推动!不成,一定要报知相国!

    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华雄在这一刻竟然想通了这些事,不由在战场上狂笑起来,面目狰狞。

    张辽,此次定教汝死无葬身之地!

    华雄一拨马,正要回去见董卓,却突然听到关东群贼那边鼓声再次响起,只见关东诸侯阵中一骑奔出,马上敌将的身高竟在自己之上,同样也是手持长刀,但一身布衣,连衣甲也没有,一看便不是什么地位高的将领。

    华雄眯起眼睛,嘴角露出残忍的狞笑,正好,先斩杀了这员贼将,再携胜向相国报告大事,必然事半功倍!

    他大笑一声,甩缰纵马,握紧长刀,朝那敌将杀去。

    两马疾驰,即将交错。

    “杀!”华雄大吼一声,手中长刀猛然挥出。此前几次斩将,他凭的就是自己足以顶牛的力气,大刀所过之处,敌将根本无力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