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七十章 斗将 2
    在接下来的两日里,关东诸侯大军与董卓兵马在阳渠一线展开了激烈的对战,双方用尽了手段,来回反复拉锯,阳渠几乎断流,渠水都被染红了。

    而洛水之南,李傕郭汜骑兵依旧在这一片宽阔的平原上与关东兵马展开大战,互有胜负,各有损伤。

    孙坚败回鲁阳后,收拾兵马,再次兵进雒阳。

    在张辽回到毕圭苑的第三天,关东诸侯北路又增加了韩馥、张杨和南匈奴单于於夫罗,他们跨河而来,越过北部邙山,加入关东诸侯之中,猛攻整日,阳渠防线失守!

    董越、段煨、胡轸、吕布不得不后撤,退至雒阳皇城一线,依托高大的城墙和南部洛水建立二道防线,阻截关东诸侯大军。

    张辽这两日并未参战,前面打得激烈,他却向董卓告了假,只说要重整兵马,以利再战,董卓念及他与孙坚一战,伤亡惨重,兵力“损失过半”,便同意了他的要求。

    不过在这两日间,张辽没浪费时间,他对如今手下的兵马做了重新整编。与孙坚的一战,令他损失惨重,但也收获不小,尤其是发现了自己军团编制的缺点。

    一个完整的军队编制,应该包括前军、中军、左军、右军和后军,五军协同配合,才能攻守兼备。在与孙坚的大战中,正是因为他的编制不够完备,所以大戟营被拖在数阵之中,难以发挥出本该有的战斗力。

    此番编制,张辽以猛虎营为前军,大戟营为左军,骁骑营为右军,神射营为后军,又将鲍信麾下的那三千兵马全部编制入军,组建鹰扬军,作为中军。而斥候营、击刹营不变。如此一来,他的编制算是完备了。

    事实上,右军本该为高顺的陷阵营,而骁骑营要独立出来,作为机动部队,策应四方,但如今陷阵营在外,他只能将骁骑营作为右军。

    张辽将编制完善后,令各军加紧操练,磨合协同作战能力,董卓一时之间也没用他这支兵马,他正好乐得躲灾。

    期间,张辽也见到了师父贾诩,贾诩在小平津故布疑阵,悄然而退,兵马保存的很完整,不过在第三日战局紧张之时,贾诩也被派往前方作战。张辽担心他的安危,便派击刹营跟随保护师父。

    不想第四日,董卓忽然派来来召,张辽到了毕圭苑后,才得知董卓要亲自赶赴皇宫观看战局,要张辽随同。

    张辽当即命张郃在后方操练军队,又叮嘱了一番,自己只带了二十个猛虎士,随同董卓赶赴皇宫。

    直到在赶往皇宫的途中,张辽才知道董卓竟然与关东诸侯约定斗将,而关东诸侯居然也同意了。他一时之间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斗将?这是在演义历史麽?

    要知道,在真正的历史上,虽然自春秋以降,也有斗将的,但着实不多。因为将领乃军中之宝,是指挥军队的首脑,斗将对于两军大战,如同儿戏,但对于双方上阵搏杀的将领,则是极为残酷,几乎就是生死一瞬,如果因为斗将而损失将领,那是极为可惜的,得不偿失。

    尤其斗将属于骑战,不同于步战,影响胜负的不只是武力,还有战马、兵器、临场发挥、心理素质,甚至包括阳光、沙尘、暗器,都能在某一种程度上逆转生死。

    而且斗将一般都是小规模战斗才常有的,在小规模的战斗中,将领的勇武往往能提振士气,左右胜负,就比如自己与孙坚之战,与孙坚都亲临前线,双方的胜负对将士的士气影响很大。

    但像眼前这种规模的大战,动辄二十万人,本该斗阵,哪用得着斗将!

    董卓在玩什么?关东诸侯又在玩什么?

    直到登上皇宫中东门城楼时,张辽还有些发懵,但随即便被眼前的阵势震撼了。

    他突袭酸枣之时,属于夜战,且敌人混乱,未能感到十万人是什么概念。但此时,他看到了。

    站在高达七八丈的中东门上,他放眼望去,只见皇城东面五六里外,黑压压的一片,与天地相接,旌旗遮天蔽日,黄土骑卷,战马嘶鸣,声势浩荡。

    这就是关东诸侯二十万大军!

    而皇城之下,则是董卓的数万兵马列阵,虽然数目少,但那股肃杀剽悍的气势,却远超关东诸侯的兵马。

    两阵之间相隔两三里,真要厮杀起来,恐怕便是一场旷日大战。

    董卓坐在城楼之上观看敌阵,他的身旁,胡轸、吕布、杨定、华雄等将领俱在,这几人包括张辽,兵马损失惨重,守在后阵,被董卓带到了阵前。而董越、段煨、徐荣、李傕、郭汜、樊稠、张济、贾诩、李蒙等将领则在下面领兵列阵,以防敌人冲阵。

    董卓看着关东诸侯二十万兵马,脸上并无惧色,反而一副睥睨群雄的姿态,环顾左右,大笑道:“关东兵马虽众,却不过乌合之众,远不如老夫麾下兵强马壮,更不如老夫麾下猛将如云,今日,老夫便带尔等在此观一番斗将,看众将大展身手,力挫关东群贼!”

    随着董卓一挥手,身边亲卫一声吆喝,城楼下面登时鼓声隆隆,号角亢鸣,很快,一员身披甲胄的将领纵马从阵中冲出,舞动手中丈六长矛,朝对面关东诸侯大阵高喊挑衅,只是鼓声太大,听不清他喊什么。

    董卓大笑道:“此乃李肃也,传是飞将军李广之后,素来勇猛,与我儿奉先却是同乡。”

    “正是。”一旁吕布应了一声,看向下面挑战的李肃,眼里却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随着李肃的挑衅,对面军中也出来一员将领迎战。

    张辽在城楼上亲眼看到了斗将的经过,两匹战马交错而过,厮杀只在交错的一瞬间,而凶险也在一刹那。

    李肃武力确实不差,在张辽看来,应当是比张郃差一筹,比赵武等人要强一些,不过三个回合,李肃便一矛刺死了那员将领!

    董卓这边的兵马齐声大啸,显得极为振奋。

    李肃斩杀一将,并没有下场,只是纵马回旋,很快关东诸侯那边又派出一员将领,但没几个回合,又被其气势如虹的李肃斩杀。

    直到李肃连斩五人,那边才出来个厉害的将领,一口气与李肃厮杀了上百个回合,李肃连战之下消耗太大,不敌回阵,他连战六人,虽然最终败回,但却威风不失。

    关东那边终于胜出一场,十数万将士齐声大啸,又擂鼓如雷。

    接着董卓这边又出了三将,却接连被斩,底下一时之间没有将领出战了。

    张辽看出来了,实则无论是董卓这边还是关东诸侯那边,都藏有不少猛将,但都不愿意派到阵上斗将!

    显然他们都能清晰的认识到,真正的大将,是用来统领军队的,而不是派上去争勇斗狠,徒自伤亡。

    城楼之上,董卓脸色有些难看了,他环顾左右:“谁能出战?”

    一旁早就急不可耐的吕布正要出列,一直怒视着张辽的杨定却突然大声道:“相国,张文远有万夫不当之勇,何不令他出战,关东宵小必然难以抵挡,以彰相国威势!”

    张辽不由在心中大骂,转头却看到董卓目光扫过来,正自头疼,下面华雄却抢步出列,大声道:“不劳张校尉出战,末将愿意出战,斩贼将之首如探囊取物也!”

    一旁胡轸也急忙道:“禀相国,华都督勇冠三军,必不令相国失望!”

    董卓一看身高九尺的华雄,不由转怒为喜:“如此,便由华都督出战,若斩将立功,定有赏赐!”

    “谢相国!”华雄大喜,拜了一拜,转身大步下了城楼,不过在下城时,狠狠瞪了张辽一眼,又带了几分得色。

    张辽有些无语,自己这里三个仇人,杨定一心鼓动自己出战,胡轸和华雄却唯恐自己立功,还真他娘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