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斗将
    一旁杨定看到董卓竟然相信了张辽的谎言,自己的真话居然说不过假话,自己这个被害者反倒成了谗言陷害者,不由大急,忙扑倒在董卓脚下!“相国!相国哪!末将险些被此人杀死,手下将士更是被此人尽灭,此人实乃大奸大恶之徒,还请相国明鉴啊!”

    “造谣诬陷还真没完没了了!”张辽冷笑一声,大声道:“某斗胆说句不惭之言,似你这般丢关弃卒的无能之辈,某真杀要你,一刀便是两断,又怎会让你逃到相国面前大放谗言!”

    杨定瞪着张辽,恨得面颊抽搐,嘶声大叫道:“那是汝这奸贼以为吾已被汝杀害,吾方能借水逃生!”

    “也罢,真金不怕火炼,”张辽沉声道:“吾观汝受伤在身,可令相国明辨,若是我钩镰刀伤,本校尉他老母的捏着鼻子也认了!”

    董卓点了点头:“文远此言不差,他使钩镰刀,乃老夫亲手所赐。”

    杨定一呆,随即回过神来,大声道:“汝怎可如此无耻!分明是汝以吾兵器伤吾……”

    张辽打断他:“汝可通水性?”

    杨定一愣,立时知道张辽想说什么,忙大声道:“吾虽不识水性,但却借马逃生……”

    果然,凉州人大多不通水性。张辽看自己猜对了,心中一乐,立时一口打断杨定,嗤笑道:“汝莫名其妙丢了伊阙,慌忙兵败逃走,一路跑丢了士兵,然后莫须有的突然被我追杀,而后眼瞎的我竟然以为汝死了,让不通水性的汝侥幸遁水逃生,最后汝的伤口还是汝自己的兵器砍的……好一个诡异离奇的故事,编!接着编!怕不是汝被孙坚打怕了,慌忙跳水,可是跳水姿势不对,被自己兵器伤了,无颜见人,又以为我回不来了,便栽到我头上吧?”

    噗嗤!一旁有人被张辽这番话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忙捂住了嘴。

    便是心情不好的董卓也不由莞尔,经张辽如此一说,他也觉得杨定的话实在是漏洞百出了。而且他捉住了张辽话语中的一个砍字,事实上杨定的伤口是被刺的,张辽说砍,显然是真不知道杨定如何受伤的。

    当然,董卓不知道,那个“砍”字是张辽故意说的,他更不知道,后世有一句话,真实有时候比虚构更加荒诞,因为虚构是在一定逻辑下进行的,而现实往往毫无逻辑可言。

    所以董卓基本相信了张辽的“清白”,而杨定则注定悲剧了。

    他被张辽说的哑口无言,急得直顿足,还要再说,董卓摆了摆手:“整修,不必多说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孙文台也非等闲之将,汝败于他手下也罢,老夫并无责怪之意。”

    杨定看自己百口莫辩,莫大的委屈在心中积聚,一股壮烈之气陡然涌起,狠狠磕了几个头,大声哭道:“相国,末将愿以死证明!”

    “好啊,一哭二闹三上吊。”张辽扬了扬眉,指着一旁柱子:“某拭目以待。”

    杨定本来心中爆发的那股壮烈之气被张辽这一句话一下子憋了回去,不由目赤欲裂,朝张辽扑过来,嘶声大吼:“张辽!汝不得好死!”

    张辽毫不客气,抬腿就是一脚。

    “啊!——”

    杨定惨叫一声,滚出丈许,砰地撞在一旁柱子上,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情势变化太快,董卓近在咫尺也来不及阻拦,看到杨定被撞昏过去,脸颊抽搐了下,转头瞪着张辽,喝道:“文远!休得动粗!”

    张辽朝董卓咧了咧嘴:“他不敢以死证明,却来打末将,末将是正当防卫……”

    董卓摆摆手:“都下去吧。”

    凉州将领素来跋扈,相互动手的情况董卓见得多了,此时关东二十万大军围城,董卓没有心思再听二人吵闹,索性将他们赶了出去。

    众人退下后,唯有李儒留了下来。

    “文优,”董卓长叹道:“凉州兵与并州兵俱为老夫效命,如今却势如水火,先是胡文才与奉先不和,失了旋门关,而今杨整修与张文远也是如此,大敌当前,实令老夫大失所望。”

    李儒也不知说什么,关东的形势变化太快,便是始作俑者张辽也始料未及,何况是他这个不知情者。

    这时,刚才被董卓派出打探张辽军队情况的亲兵进来,报知了董卓情况,确实如张辽所说,兵马折损严重而且还拿回了一面“破虏将军孙”的旗帜,证明了张辽确实与孙坚交战过,并且得胜。

    董卓摩挲着旗帜,询问李儒:“文优,依汝之见,杨整修与张文远,谁言可信?”

    李儒听到董卓询问,并没有感到奇怪,上位者对领兵将领总有几分警惕之心,何况如今大战当前,形势不好,董卓也担忧将领叛变,在杨定和张辽之间,纵然倾向张辽,但杨定毕竟是他的嫡系,他对张辽的疑虑还是有一些的。

    因此李儒沉吟了下,抚须道:“张文远行事虽偶有鲁莽,但颇重情义,忠心也不需怀疑,且他既领残兵归来毕圭苑,听候调遣,那就断不可能叛变相国。”

    “嗯,文优此言不差。”董卓点了点头,他知道李儒与张辽关系不错,但李儒也曾几度算计张辽,只为让张辽忠于自己,因而董卓对李儒很是信任。

    “至于杨整修。”李儒沉吟道:“他跟随相国多年,又是凉州人,忠心也不需怀疑,但气量嫌小,睚眦必报,若与张文远有怨,诬陷他倒也不是不可能。”

    李儒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从眼前这面旗帜上看,张文远分明与孙坚交过手,但杨整修却说张文远畏惧孙坚,没有援助他,显然杨整修所说不实。”

    李儒内心本就偏向张辽,此时看到这面旗帜,确实更相信了张辽的话。他却不知,张辽与孙坚之战,是有先后的,阴错阳差,反倒令他的谎话更加可信了。

    董卓也没说什么,从情理上看,确实是张辽的话更有可信度,杨定的言语有些无稽了。

    事实上,杨定走到这一步也只能怪他自己,这事却是他贪心了,他怨恨张辽,所以不但向董卓阐述了张辽杀他之事,并诬陷张辽与关东诸侯勾结谋逆。这两件事看似是一体的,但分开也能成为两个单独事件,并没有绝对的关联或冲突。

    杨定本是想要将张辽一举置于死地,结果弄巧成拙,两事相比,董卓更看重张辽谋逆之事,反而忽视了他们并无关联,确定了张辽不会谋逆,便下意识的以为杨定说谎,连带对张辽杀杨定一事也认为是假的。

    若是杨定只说张辽杀他一事,或许就是另一番结果。这只能算他自讨苦吃。

    看董卓还在沉吟,李儒忙又道:“既是他二人都不会背叛相国,那余下的便是小事,相国不必为他二人费心,索性由他二人争去,眼下关东群贼二十万兵马逼近,相国当谋大事才是。”

    “文优所言甚是。”董卓闻言,缓缓颔首,又问李儒:“当此之时,该当如何?”

    李儒抚须沉吟道:“而今关东势大,且突如其来,我等措手不及,连日大战,胡文才、段忠明、吕奉先、杨整修、张文远各路兵马均折损不少,如今雒阳兵马可战之兵不足六万,虽精于关东,但悬殊甚大,于我不利。”

    “这些逆贼!”董卓一想起眼下不利的战局,神情又焦躁起来,看向李儒,道:“汝先前献计,让老夫派人去凉州招抚马腾韩遂,且不说能否成功,便是成功了,也远水救不了近火哪。”

    李儒又道:“相国不须忧虑,马腾、韩遂纵然招抚不成,却可凭借高官厚禄暂时拖延他们,令他们无心寇略关中,而后相国便可从关中分调兵马,前来雒阳与关东群贼一战。”

    董卓忧虑道:“如今关东群贼近在咫尺,便是从关中调兵也为时已晚。”

    李儒眼珠一转,抚须道:“关东这边,我等亦可采用拖延之策,一可等候关中援兵,二来关东兵马众多,日食万石,耗时一久,粮草必然难以为继,拖延越久,对我等越有利。”

    董卓闻言,不由眼睛一亮,哈哈大笑:“拖延,文优此计甚妙。却不知如何行拖延之计?”

    李儒抚须一笑:“如今段中郎、董中郎皆在阳渠一线,可拖延两日,而后再退却皇宫,以皇城为垒,两军对阵,可邀其斗将,亦可拖延些时日。”

    “斗将?”董卓一愣:“关东诸侯兵马居于上风,可会应允?”

    李儒嘿嘿一笑:“相国可派细作前去关东大营,扮作朱儁所派密使,只说他们正在暗中谋划策反之事,需要关东群贼拖延我等一番,如此,便可行事。”

    董卓闻言,不由抚掌大笑:“哈哈哈哈!文优此计妙哉,不但可拖延关东群贼,且朱儁此人屡屡违逆老夫,心怀关东,若是坏了关东群贼大事,朱儁恐也难以在关东立足了,他岂敢再有二心?”

    李儒嘿嘿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