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还我儿郎
    孙坚父子逃过伊水,收拾兵马,加上从伊水游过来的,最终也不过五千。

    至于将领,孙坚自己身上多处收拾,孙策也受了几处伤口,他虽然勇猛,但毕竟还年轻,武艺颇有几分稚嫩,战力没有达到巅峰。其他诸将,孙河断了一条臂膀,孙静受了重伤,韩当中了弩箭,唯有祖茂还好一些。

    看到手下如此凄惨的模样,尤其是基层将领,几乎损失殆尽,令孙坚大为心痛,长叹道:“自十七岁领兵一来,已近二十余年,却还未曾遭逢如此大败,今日方知张辽之勇也。若非伯符月前从舒县赶来,吾今日要折在此处了。”

    “父亲何须灰心,他日再战便是!”孙策朗声道。

    张辽的勇猛确实令一向骄傲的孙策感到震撼,即便如此,他眼里仍是透着坚定和自信,这也是一个从不服输的主。

    祖茂叹道:“可惜德谋与公覆去了太谷关,否则定能击败张辽!”

    孙坚摇摇头,沉声道:“关东群雄讨伐董卓,非止一时,速回梁县,整军再战!”

    “喏!”一众将士看到孙坚依旧自信坚挺的姿态,不由再次振作起来。

    孙坚当即带着手下残兵,一路南下,不想走了数十里,接近太谷关时,突然又一支骑兵袭来,一杆“中郎将徐”的大旗迎风烈烈。

    ……

    张辽骑着象龙回到那处小荒原,看着满地的尸首,还有惨叫的伤兵,有孙坚的,也有自己的,他长叹一声,下了战马,组织伤兵迅速救治伤兵,收拢尸体。

    这一战,孙坚伤亡足有三千以上,余下的都溃逃了,还有伤兵在战场上惨叫,难以逃走。

    而张辽手下也折损惨重,纵然张郃始终没有散开数阵,保护着一众预备兵,但激烈的厮杀仍是令他们折损了一千多的士兵,而伤兵就更多了。

    这些预备兵本是从鲍信和孔伷手下俘虏而来,若与其他诸侯手下兵马作战还行,但他们此次面对的却是关东诸侯之中最强悍的孙坚兵马,一比三的伤亡,足以自豪了。

    若非张辽和张郃采取了正确的战术,若非张辽拼死冲杀,直破孙坚中军,若非骁骑营关键时候来援,他们的损失会更惨重,甚至最终惨败也难说。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救治伤兵,可惜张辽军中的医疗队还没建立起来,只有随行四五个军医,对于这么多伤员,根本忙不过来。

    好在张辽当初便专门在军中开了处理伤口的训练项目,凡是他手下的士兵都懂得一些处理伤口的手段,连预备兵都专门学过这些,因此重伤由军医处理,轻伤则由其他同袍处理,伤员救治速度极快,免得造成失血过多的二次伤亡。

    只是重伤兵仍然不少,张辽见状,便自己上阵,他随同左慈多时,耳濡目染,治病有些勉强,但处理重伤口不比那些军医差。

    张辽没想太多,但一众伤兵看到主公不顾自己有伤在身,亲自给手下士兵处理伤口,无不感动的落泪。

    谁都能看出来,今日一战,主公出力最多,他们只能自保,如今主公战罢又给他们治伤,他们感动之余亦复惭愧,只是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倍操练,上阵杀敌,为主公前驱,而不是无力的受伤等着主公来救治。这是主公的恩义,明却是一个士兵的耻辱!

    收拾完自己的伤兵,在张辽的命令下,对于孙坚留在战场上的三四百多无力逃走的伤兵,也简单的处理了下他们的伤口,本要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但这些士兵竟然感激张辽的不杀和救治之恩,愿意追随于他,张辽沉吟了下,又带上了他们。

    这些士兵都是百战老卒,自己今后很长一段时间的主战方向在西北异族,不会与孙坚有冲突,若是能将这些老卒收为己用,也是助力。这每一个士兵,都是汉人的一份元气,能保便保吧。

    救治好了伤兵,又将死去的士兵寻了一块好地葬下,张辽带着将士再次赶往毕圭苑。

    战斗是士兵成长的最快途径,虽然代价极大,但经历了一场激烈杀伐的预备兵,明显成熟了许多。

    张辽身上也包扎了几处伤口,他一边行进,一边却在思索一件事情。

    历史上孙坚貌似在雒阳之战中得到了一件宝物,传国玉玺。为什么自己先前在雒阳皇宫时忘了这一节?如今关东诸侯进击雒阳,怕是没有机会了。

    张辽心中颇有几分遗憾,虽然他并不认为传国玉玺能决定什么,但时下的人却很在意,若能得到传国玉玺,收藏着也好啊。可惜失之交臂,只是张辽总觉得自己好像还忽视了什么一般。

    斥候在前探路,又行进了十多里,距离毕圭苑也不过数十里了,但就在刚经过伊水又一处桥头不远时,突然从河对岸冲过来一支人马,从后面急追过来。

    张辽急忙令士兵列阵,看着后面源源不断赶来的敌兵,心中却是一沉。

    如今他手下士兵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正是疲惫之时,大多带伤,何况还携带了不少重伤兵,如此情形,怎能作战?

    再加上这一片地势狭窄,不适合骑兵作战,后面赶来的敌兵已经超过五千,若再开战,他几乎胜算全无!

    “猛虎!大戟!骁骑!神射!速速列阵,准备战斗!”张辽沉喝道。

    即便胜算全无,也要战!

    “喏!”

    一众衣甲沾满血泥、周身带伤的士兵齐声领命,迅速列阵,战意十足的看着后面追来的敌人。

    张辽转身又吩咐那些预备兵:“尔等护送伤兵和机械营,速速撤退!”

    带领预备兵的是韩却,他大声道:“大敌当前,我等怎能退却!正要为主公杀敌!”

    “为主公杀敌!”五千多预备兵齐声大吼,声音前所未有的高昂。

    同为男儿,经历了先前一战,这一战他们不愿意后退,不愿意再被已经疲惫不堪、伤口处处的同袍保护着,不愿意在让主公挡在前面,他们要为主公杀敌!

    张辽看到一众预备兵慷慨激昂的姿态,不由大为赞许,这些士兵一下子成熟了,看到他们期盼的眼神,他长刀一斩,沉声道:“如此,我等合力同战,杀敌!”

    在这种情况下,他若是拒绝这些士兵,就会挫伤了他们的自信和积极性,适得其反了。

    只是他话音刚落,后面追兵之中便有一个声音大吼:“张文远,济北相鲍信在此,还不还我儿郎!”

    张辽身子一下子僵在那里,看向那些同样僵在那里的预备兵。

    这五千预备兵中,还有自己的猛虎、大戟和神射营中,至少有四千多士兵是鲍信的旧部,占了自己兵力的一半之多!

    如今,鲍信找来了,这一战还怎么打?

    张辽想到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自己当初坑了鲍信超过五千兵马,如今鲍信却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