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六十章 战孙坚
    张文远?!

    刘备、关羽和张飞闻言无不震惊。

    “毌丘都尉,莫非弄是认差了人?”刘备下意识的摇头道:“四弟怎会是张辽?若是张文远,有万数兵马,怕是早就攻杀了我等,又怎会结交我等?何况备曾亲眼看到召虎围杀董卓麾下胡骑,岂能有错?”

    “吾又岂会认错?且张文远镇守轩辕关,出现在此地不足为奇,他必是张文远无疑!”毌丘毅盯着那张图画,语气笃定,随即想到了什么,苦笑一声,摇头道:“其实张文远之事,实在难以言说。”

    “哦?”关羽忍不住问道:“都尉何出此言?如何难以言说?”他最重义气,既然结为兄弟,他心中自然很是急切的想了解张召虎的情况。

    毌丘毅沉吟道:“张文远虽数次大败关东诸侯,却也曾义释鲍允诚、曹孟德,连张孟卓、刘公山、袁伯业等诸侯也曾被他擒过,却未曾加害,反而释放,哎!其意难明,其意难明哪。”

    刘备三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内幕,不由更是愕然。

    事到如今,他们已有几分相信了毌丘毅的话,只是一想到自己三人昨夜与这个恶名昭彰的家伙结拜了兄弟,便不由面面相觑。傲如关羽,猛如张飞,也有些发懵。

    张飞暴躁不安的徘徊着,怒道:“俺当初本还想一矛刺死这个助纣为虐的逆贼,如今却怎的与他结了兄弟?不成!不成!这兄弟不做也罢。”

    关羽抚须沉声道:“我四人已拜过皇天后土,岂同小儿之戏?”

    张飞两拳一击,大声道:“他弑杀天子,我等岂能与他同流?”

    毌丘毅忙道:“张文远并未弑帝,桥东郡、唐颍川等诸侯已经为他正名,弑帝之人实乃董卓侄子董璜。”

    张飞一愣,心中怒气犹自难平,又道:“便是没有弑帝,他与我等结交,藏头露尾,也是心怀叵测!”

    毌丘毅闻言不悦的道:“益德此言过矣,文远如此心怀叵测了?老夫曾与他为同僚,他虽为董卓效命,却也是少年豪杰,说句不中听的话,以他如今的名声、地位和兵马,若要对如此贤兄弟,还用不着如此手段。何况还送了如此多辎重和粮草,老夫从未听闻有如此心怀叵测的。”

    张飞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刘备忙阻止张飞再说,沉声道:“四弟若心怀恶意,昨夜我等休矣!”

    张飞和关羽闻言,不由额头冷汗微出。昨夜他们一千多人马几乎全部熟睡,尤其是张飞喝酒不少,酣睡如雷,若是张辽图谋不轨,以他超过万数的兵马,自己这些人恐怕早已人头落地,性命不保!

    刘备沉吟道:“或许正如四弟所说,他生平喜欢结交朋友。”

    关羽点了点头,张飞却嘟哝道:“若再见面,总要问个一二!”

    ……

    张辽早已派斥候探明了道路,万数兵马当夜便从一处桥上渡过了伊水,到了伊水西岸,再一路向北,奔赴毕圭苑。

    行出十多里后,又令将士休息了一番,待到天亮,继续行军。

    伊水西岸,已靠近雒阳盆地西面,沿途十多里外便可见高大的山脉,不知山名,但大约也是秦岭余脉。

    由于雒阳百姓一空,这里鲜有人迹,到处都是残垣败井荒田,路上道旁早就长满了丰茂的草木,西面更是树林茂密,这就为斥候的探路带来很大困难。

    虎牙早就一头窜进了山林之中,不多时便捕获了一头獐子,扔给了张辽,张辽命士兵扛上,作为加餐。

    此番他们放弃了辎重,只带了干粮,行军速度更快,张辽必须在关东三面大军形成合围之前退到毕圭苑。

    至于骁骑营,这次放到了后面作为警戒,如今前方当是无碍,唯一担忧的是后面的兵马追来,或右侧伊水东岸的关东兵马渡水截击。

    不想北行了十多里,路过一片荒原,将要走入一段窄道小谷时,突然从左前方山林中传来了虎牙高亢的咆哮声,紧接着传来人的惊呼声,而且为数不少。

    前方有埋伏!

    张辽脸色一变,立时下令:“结阵!准备战斗!”

    他命令一下,张郃反应最快,大戟营瞬间进入战斗状态,在他的带动下,其他各营也迅速就位!

    张辽看着前面那段只有数百步之遥的窄道小谷,不由冒出一头冷汗,这里怎么会有伏兵?若非虎牙及时发现敌人,一旦自己兵马进入那段窄道小谷,敌人猛然伏击,自己必然损失惨重!

    “杀啊!”

    前方左右两侧陡然响起震天的喊杀声,数不清的兵马从密林高草中冲了出来,出现在大道荒原上,埋伏已被发现,他们不得不冲出来。

    一杆旗帜高扬,破虏将军孙!

    江东猛虎孙坚!

    张辽心中一沉,这可是关东诸侯之中最硬的一块骨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孙坚怎会出现在这里?

    随即他心中明白了,这里是南面董卓守军撤退的要道,孙坚设伏不足为怪,但他怎么会行军如此之快?难道没去攻打太谷关?

    无论如何,眼前退无可退,只有一战!

    张辽迅速命斥候去传令后面十多里外的骁骑营,而后转头看手下列阵的士兵,大戟士、猛虎士个个战意昂扬,但那些预备兵陡然遇伏之下,却有些紧张不安。

    张辽又眯着眼睛看着那些气势汹汹冲出来的兵马,竟有上万人,分作三股,最中间一路的将领是个身披铠甲、头戴赤厨帻的大汉,赫然正是孙坚!

    犹如烈火一般的赤厨帻几乎就是他的招牌!赤厨帻从无后退,将士作战时看赤厨帻比看旗帜还多。

    万数兵马可谓气势汹汹,数百步的距离猛冲过来,几乎是转眼之间就进入百步之内,而且阵容严密,气势迫人,完全不同于那些流寇和一窝蜂的凉州兵。

    只是有几分滑稽的是,一头猛虎在他们右后方后面咆哮着,令孙坚手下不少士兵惊慌乱窜,坏了他们不少气势。

    那路人马分兵去猎杀虎牙,虎牙则机警退却,士兵转身,虎牙紧跟着出来咆哮,毕竟是一头猛虎,那一片的士兵极为不安,便是孙坚手下其他士兵看到这一幕,也受了感染。

    张辽咧了咧嘴,心中大赞虎牙一声,指着那一片,对手下紧张不安的预备兵大声笑道:“看到没?虎牙正在调戏一群冲过来的獐子,他们在害怕。”

    那些预备兵本来还有些紧张,但顺着张辽的指向看去,正好看到虎牙朝那些敌兵咆哮,吓得那些敌兵冲得歪七扭八,紧张的情绪登时消失不见,不少人甚至笑出声来。

    张辽指着已经冲进百步之内的三路敌兵,冷笑道:“不过一群獐子而已,藏头露尾,设伏失败,在这荒原之上,我等何所惧哉,看是谁围猎谁!我张辽从来没有打过败仗!也从来没有过退缩!任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狭路相逢勇者胜!尔等可曾畏惧?”

    张郃手中大戟一挥,沉喝道:“战!”

    众将士跟着大吼:“战!”

    张辽长刀向前,大吼一声:“战!”

    大戟士和猛虎士率先出击,整个军阵向前冲出,丝毫不乱!

    张辽一边前冲,一边大声唱道:“披铁甲,挎长刀,与子同袍照肝胆!”

    众将士阵型向前,踏着步子,舞着刀剑,跟着齐唱:“行如林,列如山,号令严明撼长天!疾如风,侵如火,千军万马势无前!狭路逢,勇者胜,纵横驰骋破敌胆!”

    一曲军歌盛世震天,越唱士气越盛,无论是老兵还是新兵,个个气势如虹,只杀向孙坚冲过来的兵马!

    张辽带着猛虎营,直冲孙坚中军!

    他要让这头猛虎知道,这次攻击选错了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