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夜离
    张辽咧嘴一笑,吹了个口哨。

    嗷呜!虎牙一下子钻了过来,骇的刘备、关羽和张飞三人急忙起身,便要去拿兵器,连他们的手下也是一阵骇然惊呼。

    张辽忙阻止他们,摸了摸虎牙,呵呵笑道:“无妨,此是虎牙,正是在下所降服之虎也,随军多时,并无伤人之意。”

    刘关张这才微微淡定了下来,关羽忍不住惊异的看了张辽一眼,倒是多了几分相惜敬重之意,而张飞则是瞪大了眼睛,一直看着虎牙。

    刘备倒是最先镇定下来,在张辽身边坐下,他的胆量也不小,坐的离老虎并不远,只是连连摇头苦笑:“不想召虎竟有如此之能。”

    张飞眼里突然迸射兴奋之色,忍不住道:“召虎,便让俺与这猛虎大战一场如何?”

    这个好战分子……张辽咧了咧嘴,有些无语。

    刘备看不过去了,黑着脸斥道:“三弟不可如此!”要与一个驯服的牲口争斗,纵然是猛虎,刘备也觉得张飞实在丢人。

    张飞挠了挠头,心中兴奋却难以平静下来,又道:“召虎,你既能伏虎,想必本事不差,我二人比试一番如何?”

    一旁的关羽闻言,丹凤眼猛然一睁,看向张辽,显然也是对比试大为心动。

    张辽连连摆手:“关兄张兄皆万人敌也,小弟不如,不敢献丑。”他虽然也颇是心动,但此时犹在险境,哪有功夫与这二人比斗。

    张飞是个直爽人,看张辽拒绝,登时大为不悦:“哼!看你也算人物,却如此不爽利。”

    刘备见状忙引开话题,二人又谈及家国之事,刘备认为当以国事大事为先,妻子可先放一旁,至于女人妾室更是不足为道。

    张辽却反对道:“我等所图大事,最终也是安抚百姓,使百姓安居乐业,而自家妻妾岂非亦为百姓?更是以生死托付我等的百姓!怎能轻易相弃?非大丈夫所为!”

    张辽算是巧换概念,令刘备一时难以辩驳。

    张飞却瞪眼道:“大丈夫行事,岂能因小失大?”

    张辽淡淡一笑,引用了先贤一句话,道:“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大丈夫立身处世,正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屋不扫,家室难保,何以治国平天下!”

    张飞愕然,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随即又转换了话题,几人谈及兴衰之事,刘备叹道:“汉室倾颓,先是外戚当政,宦官佞主,发动党锢之祸,戕害忠良,又有凶臣窃命,使主上蒙尘,如今道德沦落,人心丧乱,备以为,欲安天下,先取人心。唯有行仁义,持忠孝,除贼扶汉,方能人心所向,天下大定。”

    张辽却不以为然,摇头道:“祸乱根由,在于世家豪强日益壮大,掌控察举,垄断朝堂,门生满天下,引起天子忌惮。两次党锢之祸,并非单纯的宦官戕害党人,根源还在于臣权与皇权之争,天子欲遏制世家日益膨胀之权柄,但可悲的是除却世家子弟之外再无人可用,只能用宦官。而宦官之辈,见识与心性不足,被世人蔑视,易走极端,一旦掌权,荼毒无穷,又被世家排斥,只能任用地方亲属朋党,恶性循环,乃至朝纲崩乱。故而,朝政混乱,不在于宦官,不在于外戚,不在于天子,而在于臣权与皇权失衡,若不抑制世家势力,继续失衡,便是统一了天下,祸乱也迟早要延续。”

    刘备闻言,震惊莫名,细细琢磨着张辽的话,喃喃自语片刻,不由朝张辽一个鞠躬,道:“召虎真知灼见,令备自愧不如,茅塞顿开!”

    张辽咧了咧嘴,他说这些便是想转变刘备的观念,如果将来他还能割据一方,那一个他,一个曹操,一个自己,或许就是汉末大改革的急先锋,有两个陪同的,总比自己一个人面对天下滔滔世家阻力要强的多。

    他呵呵一笑,又道:“此是朝政,上层失衡,还有下层,也已失衡。世家豪强兼并土地,又高筑庄园堡坞,私藏隐却佃农无数,自征其税,日益壮大,反之朝廷赋税捉襟见肘,灾年无力赈济百姓,而百姓土地流失,难以为生。”

    张辽说到这里,用树枝在地上划了圈:“某以此圈喻之,天下土地共十分,人口共五千六百余万,其中世家豪强有六百万余,平民百姓有五千万余,然则六百万占据天下七分半土地,而五千万却仅有两分半土地,如此失衡,大量百姓无田可种,无粮可食,怎能不铤而走险,黄巾之乱,聚拢百万,非张角之能也,实则田地分配失衡,百姓无以为生也。百姓无以为生,除却造反之外,还有一条道途便是投靠世家豪强,成为佃农,如此一来,豪强日壮,而向朝廷纳税百姓越少,朝廷无有赋税,只能加税,又加剧百姓困难,可谓恶性循环,糜烂愈甚,大厦将覆,岂是一个扶贼除汉所能解决的。”

    事实上张辽说的并不算过分,实情可能更严重,要知道历史上曹操以满宠为汝南太守,攻下堡坞二十余,得民十余万,足见豪强私纳百姓的严重性!

    十余万百姓,只用上缴二十个大户的税费,甚至还有大户免税,如此一来朝廷又能收到多少赋税?边关还要连年作战,加上天灾连连,府库能不空虚?所以灵帝卖官鬻爵,也是被府库的穷困逼怕了。而那些世家的代表官员,还义正言辞斥责宦官作乱,天子昏聩,实则他们才是天下大乱的最大祸害。

    刘备听了张辽所说,不断沉思点头,脸色变幻莫名,张辽的话对他的冲击太大了,对于世家垄断的危害或许刘备到了后期才能认识到,他此时在底层奔波,敬慕名士,还完全没意识到这些,听了张辽的话岂能不震惊?

    但他却又不得不承认张辽的话可谓一针见血,字字洞明。

    此时别说刘备,就是关羽和张飞也听得入神了,张飞这次也没辩驳,他也被张辽的观点吸引住了。

    他们兄弟辗转南北,看到很多现象,但却说不出来,而张辽此时一说,他们登时如醍醐灌顶,心中不由生出佩服之意。

    刘备脸色变幻了许久,才长长舒了口气,转又急切的问道:“然则该如何去做?”

    张辽道:“平祸乱,破堡坞,编户齐民,开科取士,广纳人才……”

    四人畅谈许久,直到深夜,刘关张此时对张辽这个年轻人已经是佩服之极。

    而张辽看一时招揽三人无望,却又突然冒出个念头,提议四人结为兄弟,他对三人印象都不错,确是可交之人。

    张辽虽然年轻,但兵马实力犹强于刘备,官职也比三人要高,却态度谦和,谈笑风生,见识不凡,自有一番英雄气度,而且擅长套近乎,几番称兄道弟,四人关系已经颇是亲近。在个人武力方面,张辽与关羽、张飞虽没有比试,却掰了手腕,关张二人也见识到了他的巨力,称道不已。

    是以张辽提出这个建议后,刘关张三人迟疑了下,并没有反对,而且他们三人虽然平时兄弟相称,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桃园结义,所以对于张辽的提议也很心动。

    四人都不是迂腐之人,当即便行了结拜之礼,当然如今情况下,他们也没有行什么太过繁琐的礼节,只是令士兵取来酒肉,祭拜了皇天后土,便算是兄弟了。

    当夜子时,四人谈兴犹浓,张辽以明日有战事,催促三人去休息,他则派兵在外守营。

    夜间,在刘关张等士兵休息之后,张辽令张健率骁骑营在外弄出动静,他则突然领兵追击,早已得了命令的万数人马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待刘关张及手下士兵醒来之时,却见夜色漆黑,一时不知情由,他们手下的士兵并没有夜战的经历,一时不敢妄动,关羽和张飞轮流带兵去探查情况,却无功而返。

    一直等到天亮也不见张辽万数兵马返回,只留下了营中数十辆车,还有粮草辎重和三匹骏马。

    刘备担忧张辽,正要让将士查探行军痕迹,前去寻找,却看到了张辽留下的一封信:小弟重任在身,不得不急行离开,粮草辎重皆送予三位兄长,还有三匹良马奉上,以表歉意,见谅。雒阳战事凶险,多多小心。

    落款只有一个字:张。

    刘关张对视一眼,看着满营辎重粮草,一时不由茫然,险些觉得昨日昨夜之事仿佛是一场梦,但眼前这些辎重和粮草却分明是真的。

    这时,北面突然行来一支兵马,刘备三人还以为是张辽回来了,不由大喜,急忙迎过去,却看到是毌丘毅的兵马,不由大为失望。

    毌丘毅来到这里,听闻刘备说了昨日之事,再看满地辎重和粮草,也不由愕然,这些辎重和粮草可是价值不菲,尤其是辎重之中还有一些枪矛衣甲,能让刘备的身家陡涨数倍,战力凭增。

    如此情景,连毌丘毅也摸不着头脑,平白无故就送了这么多辎重和粮草,他怎么就没遇到这般好事。

    又细细询问了情况,听到刘备描述张辽形貌,蓦然心中一动,眼里露出震惊的神色,又问张辽相貌细节。

    刘备三人看他古怪的神情,心中不由疑惑起来,不过刘关张三人之中,反是粗猛的张飞擅长作画,他不用口头描述,三两下将张辽的轮廓和相貌便大致描画了出来。

    毌丘毅一见那画上人物相貌,不由失声道:“张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