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结交
    不过张郃对这个主公竟能认识如此多豪杰也是暗自心惊,对于他喜欢游历天下、结交豪杰的言语倒是信了大半。

    至于刘备三人就更是惊愕了,张辽认得一个刘备倒也罢,居然连他们三人都认得,加上张辽对他们的称誉皆是一针见血,字字说到了他们心里,三人的警戒之心登时去了大半。

    不过三人一向都是以刘备为首,关羽和张飞始终没有开口,只是观察着张辽,还有他的兵马。

    刘备又抱拳歉然道:“方才敌友难辨,又观阁下力可破贼,故而备等迟疑未进,还请阁下多见谅。”

    张辽暗自点头,刘备此人果然有气度,如此坦诚应对,反倒令人难以生出责怪之念,他呵呵笑道:“关东诸侯兵马众多,来自海内各郡,各自不识,如此情形不足为怪,刘兄、关兄、张兄,有缘千里来相逢,此时已是未时,雒阳地域广阔,难以寻贼,何不休息一番,再讨贼不迟!或守株待兔、以逸待劳也未可知也。”

    刘备沉吟了下,抱拳道:“如此便依阁下之言。”

    他观张辽虽然年轻,却颇有气度,不见恶意,且兵强马壮,十倍于他,也不敢轻慢。

    张辽邀请三人,也非心血来潮,一来是想趁机打探一下关东诸侯的情况,二来他这个人就喜欢结交英雄,这三人能在英杰倍出的汉末璀璨群雄之中脱颖而出,也是当世英雄,即便信念坚定难以拉拢,但结交一番也是不错的。与英雄结交,对自己的成长是极有帮助的。

    而且他在后世对刘备的认识也是一波三折,儿童喜,少年恶,青年赞。

    说来历史上的刘备绝不像演义里那般哭出个江山,反而是个很厉害的家伙,从家境贫困的一介草根布衣,历经数十年颠沛流离,足迹几乎遍及整个中原,承受无数次失败而坚韧不拔,最终三分天下!历史上同样成就的人物,也就刘邦与朱元璋了。诸如董卓、袁绍、公孙瓒那般,几乎就是一败之后一蹶不振,又怎能笑到最后。而张辽也始终认为,挫而不馁,败而不弃,始终豁达奋进,才是人最可贵的本色,也是最难做到的。

    说刘备依靠皇叔之名招摇撞骗,但事实上他从来没被献帝认过皇叔,落魄无成之时也从没提过自己的宗室身份,从赤壁之战时才由诸葛亮提出宗亲身份,那时候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实力。何况皇亲名义的作用终究也不过是小小的辅助而已,汉末皇亲多了,刘虞、刘表、刘焉三个州牧,陈王刘宠、刺史刘岱,哪个起步不比刘备高,但最终也难比刘备,这其中人的魅力和能力才是关键。

    说刘备虚伪,凡成大事者谁没点城府,没城府者就是孔融、杨修和祢衡那般水平,不通政治,不能造福一方,不足以成大事,连谋士和猛将也不会投靠,因为太傻太幼稚,不能给他们带来前途,不能带他们实现理想。张辽在官场混过,深知城府的重要性,说来他自己还厚着脸皮在董卓麾下打混呢。

    曹操能说出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或许也是感叹他们近似的奋斗历程,心生佩服。否则刘备那时寄人篱下,哪有资格与曹操并论。

    张辽便没有尊刘贬曹,也没有尊曹贬刘,他对历史人物一向是客观看待,对刘备和曹操都是极为佩服的,二人都是胸怀大志之人,二人都是屡败屡战、坚韧不拔之人,二人都懂得休养生息,济世安民。当然,曹操屠城、刘备抛家弃女的行为也让他腹诽。

    至于关羽和张飞,不说武力,单只他们能一辈子跟着刘备打拼,无论多艰难时也未曾离弃,这种情义也足以令人敬佩了。

    张辽与三人坐下,他选择的地方很讲究,正好在那些预备兵的四周,众士兵早得了吩咐,在那里进餐交谈,所说言语皆是兖、豫两州之地的方言。

    刘备三人见状,更去了疑心,与张辽畅谈起来。

    言谈之中,张辽的许多独特观念无疑令刘备三人大开眼界,几人渐渐熟络起来。

    张辽趁机以自己从太谷关突破为由,好奇的询问旋门关是如何被攻破的。

    刘备看张辽如此直白的询问,倒也没有怀疑,大略的说了关东诸侯突袭旋门关的经过,张辽听了也有些无语,而且凭借自己对胡轸和吕布的了解,也大略猜出了前因后果。

    原来胡轸坐镇成皋后,将吕布分出旋门关镇守荥阳。张辽对此不予置词,若是二人关系好还行,但二人矛盾甚深,吕布被派到关外,面对关东随时可能攻来的数十万大军,必然担忧胡轸见死不救,心中哪有安全感。何况吕布擅长阵战攻伐,对于守城可不擅长。

    而关东诸侯方面,先是将大营驻扎在原武、阳武一带,绵延数百里,声势浩大,每日操练,欺骗了胡轸和吕布的耳目,暗中却派两万精锐迂回向南绕道,进入毗邻荥阳的卷县境内,伺机突袭荥阳!与此同时,原武和阳武一带的十数万大军则白日休息,趁夜进军,悄然接近了旋门关。

    夜半之时,潜伏在卷县境内的两万精锐突袭荥阳,造大声势,驻军荥阳的吕布夜半惊起,只以为关东十数万大军皆至,二话不说,拔军就走,到了旋门关下,吕布恐怕胡轸不开关门,怕是用了什么手段,打开关门,到了关门之内,二人先起了矛盾,手下兵马混乱起来,结果关东大军捡了个便宜,趁势一举入关。

    在张辽看来,旋门关被破,固然是关东诸侯用了暗度陈仓之计,但胡轸与吕布的不和也是关键因素。胡轸脾性暴躁,性格阴沉,厌恶并州军,这个大督护完全不合格。而吕布珍惜自己手下仅有的那点兵马,又怀疑胡轸,不肯死战,性格任侠,随心行事。总而言之,二人都是不计大局、活埋队友的坑货。

    随后张辽又询问了关东诸侯入雒阳的情形,果然是兵分三路,主力向西直击皇宫,南路夹击轩辕等关口,北路则夹击孟津关和小平津关。

    张辽对于北路并不担忧,师父贾诩办事比自己要缜密百倍,进攻或许不足,却最擅长保身,早就将小平津的家眷和书籍全部转移了,张辽很放心。

    而南线附近,袁绍手下大将颜良、鲍信手下于禁,还有曹操与陈王刘宠正率大军与李傕郭汜大战,又分出两万多散兵,由鲍信总领,四处游击,刘备他们算是游击的一支人马,除此之外,还有鲍韬、骆俊、毌丘毅等兵马。

    张辽直听得暗自心惊,这一片的老冤家可不少,而且都不差,自己退走的策略果然是英明的。

    他本想寻机与刘备分开,但期间接连遇到几路兵马南下,都被刘备他们应对过去,眼看天色将晚,各路兵马怕是都在各处扎营了,张辽反倒平静下来。

    他邀请刘备一同扎营,防范敌兵,刘备没有拒绝。二人继续谈论时事,关羽和张飞始终守在左近。

    张辽尝试着拉拢刘备,却被他带过,张辽也不再强求,有些人是很难拉拢的,而且此时他在董卓麾下,即便拉拢了刘备,他们一旦得知真相,怕是关系反而恶劣,索性去了心思,继续畅谈。

    言谈之中,刘备也在打探张辽的来历,张辽嘴里天南地北应付着。

    刘备又夸赞他的名字张召虎:“召虎者,周之忠臣也。张兄弟他日必是汉室忠臣也。”

    张辽呵呵笑道:“在下本名张召忠,只因降服了一头猛虎,才改名张召虎。”

    正夸赞的刘备脸颊不由抽搐了下,关羽抚须呵呵而笑,张飞却是听不过去了,眼睛一瞪,大声道:“你这小身板,也能伏虎乎?真是大言不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