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杀杨
    张辽转头看向北面,又道:“再派几个斥候去告知张健,带领骁骑营在北面伊水一线巡守,不能放一个胡骑北去!”

    “喏!”杨汉听出了张辽的意思,本来愤怒的神情登时转为振奋。

    张辽目光扫过众将士,沉声道:“本为同袍,他不仁,那就莫怪我不义!我的将士不能枉死!必以百倍报之!众将士做好战斗准备,神射营上弦,只要我一声令下,弓箭先行,大戟、猛虎、击刹随后出击,一个不留!否则就是大祸!记得,先射马,他们便逃不了!其余将士不要心动,要防守北面来敌……我们的口令是,讨贼!”

    “喏!”众将士低声吼着,张辽为手下将士出头的决然姿态令他们感到振奋。

    众将士刚领命,那三四百骑兵已经奔至百步之外,停了下来。他们的衣甲相貌已经清晰可见,处处血迹,颇是狼狈,大多都是胡骑。

    领头一个白面微须的将领厉声喝道:“前方可是讨寇校尉张辽?”

    此人正是董卓麾下爱将杨定,出身凉州大族,与胡轸同被凉州兵称为凉州大人,而他身后的一众胡骑则显得惶恐和暴躁不安。

    张辽神情平和,脸上看不到丝毫杀气,抱拳道:“正是张辽,来者可是杨校尉?”

    他看到这些胡骑的状态,顿时明白了手下斥候为何被杀,这些胡骑处于崩溃边缘,他们大败之后,需要发泄惶恐和暴躁,所以自己手下斥候遭了秧。

    杨定确定了张辽的身份,立时带着三四百骑冲近前,大声道:“张校尉,伊阙关被贼兵偷袭,孙坚攻入雒阳,吾麾下数千人马被困,此关相国大计,情势紧急,吾须回去报知相国,汝当速速领兵前去退敌营救,否则万事皆休!相国定要怪罪!”

    纵然张辽此刻心中杀意凛然,却也被杨定这无耻的作派和言语逗得有些发懵,自己吃了败仗要逃回去,反倒让别人去挡灾断后,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这厮真当自己是傻子不成!

    他早听说李儒说过杨定此人,惯于算计别人,自恃出身,自以为是,没想到竟至于此!

    而且拿董卓来压自己,那还不够!

    他强忍自己古怪的神情,回头看了一眼东北方那支兵马,大约还有近两里距离,转头微微笑道:“不过一个伊阙关,如今李傕郭汜率飞熊军南下,不足为道,眼下北面贼兵赶来,在下须要应对。”

    “何谓不足为道!”杨定神色登时凌厉起来,怒道:“张文远!若误了大事,相国绝不饶尔!”

    张辽道:“杨校尉可说说军情。”

    他与杨定打发着说了几句,回看东北处那支兵马在一里外停了下来,他眼神陡然凌厉,双目低垂,面无表情的问了杨定一句:“杨校尉方才可是杀了我手下几个兄弟?”

    杨定一愣,眼睛一闪,摇头道:“实乃误伤耳,他们不曾报知身份……”

    队伍中那个赶回来的斥候怒吼道:“胡说,我等分明已报知身份!”

    杨定脸色阴沉下来,冷哼道:“我堂堂一军校尉,莫非还会说谎乎?”

    张辽摇摇头:“杨校尉身为一军统帅,我自是相信……我的手下!”

    张辽面色陡然变得凌厉,杀气迸射,声音森冷:“杀!一个不留!”

    杨定听了张辽前半句,本来神情微缓,却不妨张辽后半句话陡然转折,他神情愕然,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张辽充斥杀意的低吼,不由面色大变,转身拨马,但为时已晚。

    “杀!”

    几乎同时,早已按耐不住的张辽手下众将士齐声大吼,前面大戟士和猛虎士陡然低伏,后面弓箭手立时起身,千支羽箭率先离弦!

    嗡!箭雨朝杨定与那三四百骑兵倾泻过去,三四百胡骑连同战马登时惨叫着倒下一片。

    弓箭手发出一波攻击后,便不在行动,而是转向北面,与刀盾兵和那些预备兵配合,小心防御。

    而后大戟士和猛虎士则迅速起身,在张郃和张辽的带领下,朝那些惨叫和慌乱的胡骑杀去!

    一百击刹士紧跟而上,专门狙杀逃得快的胡骑。

    张辽盯得是杨定,这厮反应很快,居然跳下马躲过了一劫,但他的战马已成刺猬,此时杨定骇然看着张辽,嘶声道:“张辽……汝要反乎?”

    张辽森然道:“杀我儿郎,以命来偿!”

    他手中钩镰刀一挥,朝杨定杀去,与此同时,大吼一声:“讨贼!”

    “讨贼!讨贼!”众将士跟着大吼,愤怒的他们个个勇猛异常,而且几乎是五六个人围杀一个胡兵,两三人刺马,两三人杀兵,丝毫不给他们逃走的机会。

    张郃最擅长应变,他第一时间指挥大戟士趁着胡骑还没有奔跑起来时,迅速围困了南线,令这些胡骑难以南逃,至于北面,有张健带着一千六百骁骑营在数里外猎杀,反倒不怕。

    张辽杀向杨定,而杨定反应也疾快,几乎是连滚带爬算到了一群亲卫后面,嘶声大吼:“不要恋战,速速逃走!一定要报知相国!”

    胡骑的机动性毕竟强一些,纵然有击刹士狙杀,也逃出了不少战马。

    这些胡骑也是董卓麾下最精锐的士兵之一,极为凶悍,不少羌胡兵在第一波箭雨下便受了伤,但却未死,而是绝望之下疯狂反扑。

    战斗几乎是在一开始就进入最激烈的状态,到处都是惨叫声,到处都是刀光剑影,鲜血飞洒,场面极为惨烈。

    张辽连砍杀数人,杨定的数十个亲卫也在猛虎士的猛攻下死伤惨重。

    以两千剿杀三四百,又有弓箭手第一波凶猛打击,不过片刻,三四百羌胡兵便几乎全部倒下,而杨定却凭借着数十个亲卫的人肉盾牌,竟然躲过一劫,与两个亲卫各抢了一匹马,三骑冲了重围,一路向西面的伊水逃去。

    此地距离伊水不过半里,若被他们借助战马冲过伊水,那可就麻烦了。

    张辽见状,立时一声呼啸,飞身跃上象龙,直追而去。与此同时,一头猛虎从阵中扑出,矫捷而迅猛的追向那三匹逃走的战马,正是虎牙!

    张辽离开轩辕关时并不想带走虎牙,想让它留在山林中,但虎牙却要执意跟随,只能带上,让它老老实实的行在阵中。好在众将士早已听说他们的校尉降服过一头猛虎,兴奋和好奇多于畏惧,一路还算顺畅。

    此时阵外厮杀凶猛,浓烈的血腥味早就刺激得虎牙暴躁不安,张辽一声呼啸后,它凶性立时爆发,与象龙一道朝那三骑追去,速度极快!

    “嗷呜!”

    虎牙奔跑中一声咆哮,除了象龙,寻常战马可抵不住它这一声咆哮。

    那三匹战马听到呼啸,打了个哆嗦,登时乱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