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召虎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危境
    果然,旋门关被破后,关东诸侯的十万主力直扑皇宫,却在皇城以东十多里之外的阳渠一线被段煨借助地势阻住,展开大战!

    与此同时,关东诸侯分兵八万南下,渡过洛水,意图从背后攻击东南轩辕关、太谷关、广成关、伊阙关的董卓守军,接应颍川和鲁阳的关东兵马入雒。

    不过他们在半途遭遇了李傕、郭汜和张济的飞熊军,战成一团。

    但率兵南下的将领似乎颇是擅长阵战,虽然被骑兵一波冲杀死伤无数,但居然以阵势抵挡住了飞熊军的奔袭,将他们的速度降了下来,战局陷入了胶着。

    雒阳盆地太过宽阔,方圆二百里都被烧为坦途,可任意横行,关东诸侯兵力占据优势,又分出几支兵马绕过战场,向南向西突进。

    如此一来,张辽的撤退道路并不是那么安全了,随时可能面临北面来的攻击,张辽只能命令将士再次加快行军速度。

    如今的形势,他是战无可战,手下攻击性最强的典韦和高顺都不在,骁骑营也调出大半,只凭自己和张郃带着一帮新兵,实在有些吃力。

    更麻烦的是韩馥的兵马也来了,若是张郃碰到旧主或者冀州故交,怕是尴尬。

    而且不仅是张郃,还有自己眼下撤退的一万士兵之中,有将近六千都是鲍信的旧部,若是碰到鲍信,那更是要命的麻烦,张辽很难判断会发生什么变故。

    所以,张辽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跑!跑!跑!

    一路疾行,到了午时,距离伊水还有五六里,但斥候的消息却传递得越来越频繁,北面已经出现了多支敌兵,压缩了斥候的探查范围,李傕郭汜那边的战况已经难以打探了。

    而就在这时,南面打探军情的斥候便传回来一个消息,伊阙关被破!

    本在梁县一带威逼广成关的豫州刺史孙坚,却突然出现在近百里外的伊阙,如同神兵天降,伊阙关不到半日便被攻破,驻守此关的杨定兵马损失惨重,被敌人紧咬厮杀,正向北溃退而来!

    张辽心中一沉,情况果然再向最恶劣的方向发展,伊阙关距离他们此时的位置更近,不过三四十多里的路程!

    而且可以想象,孙坚进入雒阳后,紧邻伊阙关的广成和太谷二关必然失守,如此一来,屯驻在鲁阳的袁术两万兵马也要攻进来了!

    形势变化太快,南北两线皆破,超过二十五万兵马涌入雒阳,转眼之间,雒阳已成为一锅沸粥,各路兵马纵横其中,再也没有一处安全之地!

    关东诸侯一反上次迟疑不进的风格,一切都是突如其来,张辽实在有些措手不及!

    而他此时正好夹在南北两线之间,极为凶险。尤其是他前次拉仇恨拉的狠了,如果关东诸侯得知他在这里,他不敢想象那种后果。

    不过越到危险的时候,张辽反而越冷静,因为他明白,焦虑与慌乱不能解决问题!

    他沉吟了下,当即下令,让急行军的将士慢了下来,否则将士奔波劳累,一旦接战,情况将更加危险。

    张辽先召集士兵,吩咐了一番,他手下很多新兵都是泰山郡和颍川郡人,都有一套关东诸侯的衣甲,张辽并没有让他们丢掉,此时命他们全部换上,如此一来,在关键时候就可以伪作关东诸侯的兵马,浑水摸鱼。

    如今情况,能不战就不战,战也不战,张辽可不想无谓的去捅马蜂窝。

    安顿好一切,让将士匆匆用了干粮,补充了水,继续赶路。

    骑兵依旧在前拉开距离,远远策应,步兵放缓速度,恢复体力,保持阵型,猛虎和大戟在外,弓箭手在中,随时可以借助车辆掩护实施远程打击。

    纵然张辽不想打仗,但必须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走了四五里,已经可以看到伊水了,张辽不由心中微喜,只要度过伊水,就有一道屏障,可以从容而退了。

    但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了一阵马蹄声,转头看去,只见南面大约四五里之外,一支骑兵奔冲而来。

    远远看去,规模不大,大约就是三四百骑的样子。

    张辽估摸着,很可能是伊阙的杨定溃兵,不过他没有大意,沉声吩咐:“全军警戒!”

    刚吩咐完毕,他就不由脸色一沉,只见一骑在前奔冲而来,正是军中派出打探消息的斥候,但那斥候此时却身带羽箭,战马刚到眼前,人就滚乱下来。

    几个亲卫不待吩咐,便立时迎上去,将那斥候扶了起来,两支箭都不在要害,但那斥候却大声哭道:“校尉,兄弟们死的好冤!后面的胡骑是伊阙关杨定逃兵,杨定也在其中,我等庚组五人上前与他们接头,想要询问他们战况,却被他们不分皂白攻击,除了小人,其他四人全部殉职……”

    张辽闻言一下子握紧拳头,脸色铁青:“徐扬,你们可报知了身份?”

    那斥候徐扬咬牙道:“我等正是先报明身份,才迎上去的。”

    张辽脸色平静了下来,吩咐亲卫:“带徐扬下去疗伤休息。”

    他抬头看向那奔来的骑兵,眼中寒光闪烁。

    众将士看着那些骑兵,眼里无不露出愤怒之色,斥候营是军中的精锐,也是他们向往的地方,他们各营都选拔了精锐进入其中,若是堂堂正正死于战场也罢,如今却被董卓手下的自己人残杀,他们如何不恨!

    张郃等将领看着张辽,等着他做决定。

    杨定的那支骑兵越来越近,已经到了两里的距离,突然北面又一骑斥候来报:“东北方向五里外出现一支人马,大约千人,步骑各半,旗帜为刘、关、张。”

    刘关张?张辽身躯一震,他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三个人来,难道会是他们?怎么可能?

    他转头看去,远远可见一支人马冲来,但却看不清旗帜,更看不清人的相貌。

    只是刘关张应该远在青州吧,青州可没诸侯起兵啊,公孙瓒还在幽州呢。

    但除了他们还能是谁?难道是某种巧合?

    如果真是他们,那可就危险了,刘关张兵马虽少,但架不住将猛!

    南面的杨定起兵转瞬而近,已在数百步外。

    眼下南有杨定,虽是友军,却杀害自己的斥候!

    北有敌军,转眼即来,更可能有万人敌级别的猛将,而且还不是一个!

    怎么办?情况根本容不得他多想,张辽当即收拾心中疑惑,立时沉声下令:“杨汉,召回东北方向斥候,不要再打探那支兵马!”

    如果真是关羽和张飞两个猛人,那斥候可就危险了。